解讀2020美國總統大選》川普狂轟濫炸,拜登屹立不搖,美媒關鍵分析WHY?

2020-10-21 10:00

? 人氣

拜登與川普將在選情進行最後一次當面交鋒。(美聯社)

拜登與川普將在選情進行最後一次當面交鋒。(美聯社)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進入最兩後兩周倒數關鍵時刻,川普總統日前在造勢大會上再度提起對手拜登的兒子杭特,痛批拜登家族+「犯罪集團」,拜登本人是「史上最糟總統候選人」。熟悉川普作風的人一點也不會詫異,2016年他的致勝關鍵之一,就是對希拉蕊.柯林頓口不擇言、狂轟濫炸。今年選戰,對手換成拜登,川普重施故技、變本加厲,從政壇記錄到心智狀態無一不罵。

問題是,川普今年的人身攻擊似乎並不見效。根據《華爾街日報》(WSJ)與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NBC News)上周的民調,43%美國選民對拜登(Joe Biden)有好感,略高於反感者的42%,1%的差距看似微不足道,但是比7月的民調高出13%;至於川普,多達53%選民對他反感,有好感者只有42%。為什麼?

佛羅里達州的拜登支持者。(美聯社)
佛羅里達州的拜登支持者。(美聯社)

今年爛蘋果只有一顆

《華爾街日報》分析指出,最大的差別在於,2016年的選民要在「兩個不受歡迎的候選人」之間做選擇,亦即所謂的「爛蘋果選擇」,結果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選民心目中「更爛一籌」,46%選民投川普是因為討厭她;今年儘管川普卯足全力丟糞,但多數選民並不買帳,爛蘋果只有一顆:川普自己。

一個關鍵是新冠肺炎疫情,小小病毒為川普及其團隊帶來噩夢,將這場大選定位成「針對川普抗疫工作與領導統御的公投」。這兩門學科,川普都是死當。

《華爾街日報》訪問了幾位「今是昨非」的選民,66歲的佛羅里達州花藝設計師瓊斯(Phillis Jones)說:「2016年的時候我就是不喜歡希拉蕊,雖然也不喜歡川普,但是程度不如對希拉蕊……如今回顧,我願意投給希拉蕊100次。」

瓊斯對川普的領導感到失望,對拜登則是越看越順眼,「就像川普感染新冠肺炎的時候,拜登大可以藉機大肆攻擊,但他表現得和善、有同理心。」瓊斯已經提前投票。

2020年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AP)
2020年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AP)

「我不喜歡川普,他無法團結整個國家。」

68歲的賓州退休學校主管韓寧(Dan Henning)也是「前川普支持者」,今年為了國家大局,已決定改投拜登,「我比較贊同共和黨的政策而非民主黨,如果共和黨派川普之外的任何人來選總統,我都會很容易做決定。我不喜歡川普,他無法團結整個國家。」

共和黨民調專家羅伯茲(Micah Roberts)指出,選民對拜登「好感略多於反感」的現象很不尋常,因為兩黨支持者對於大部分政治人物與政策的好惡往往非常鮮明。換言之,可能有不少選民未必支持拜登的政策,但是欣賞他的為人;也就是說,川普對拜登的人身攻擊並未打動太多選民。

拜登參選以來,川普嘗試過各種攻擊方式,有政策層面──說他對中國軟弱、犧牲美國貿易利益;有黨派層面──說他被「激進左派」(Radical Left)、社會主義者綁架;還幫他取「躲藏喬」(Joe Hiden)、「愛睏喬」(Sleepy Joe)之類的綽號。拜登次子杭特(Hunter Biden)的利益衝突爭議,川普自然也沒放過。

拜登這廂則是強調自己的藍領勞工家庭出身,自己與一般民眾的連結,從年輕到老年經歷的家庭悲劇。在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種族歧視與警察暴力悲劇層出不窮、經濟陷入大衰退的年代,與川普相比,拜登顯然更能撫慰人心;對於女性選民與年輕選民,差異尤其顯著。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