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回歸國防專業、理性辯論為明

2020-10-21 05:30

? 人氣

作者認為,國家安全絕對不是只有中華民國國軍21萬人的責任與義務,應該是全國上下不分男女老幼的責任與義務,而任何國防軍事戰略的論述及評論,應該不是只有單一軍事或外交關係層面的觀點而已。圖為109年國慶典禮國軍快反連登場。(資料照,陳品佑攝)

作者認為,國家安全絕對不是只有中華民國國軍21萬人的責任與義務,應該是全國上下不分男女老幼的責任與義務,而任何國防軍事戰略的論述及評論,應該不是只有單一軍事或外交關係層面的觀點而已。圖為109年國慶典禮國軍快反連登場。(資料照,陳品佑攝)

近日以來,全國民眾應該突然發現,眾多媒體或是電視上的名嘴專家,個個都成了國際關係、戰略國防專家了。不論從年初的新冠肺炎爆發、總統大選、中國機艦騷擾我鄰海、空區域,抑或是目前最熱門的美國總統大選,放眼所及不論是主流媒體或是各領域專家,每每在各個公開場合頻道評論,儼然都是跨領域的通才型專家,無所不知、針貶時事振振有詞。但是身為國民的我們,是不是應該問一問,你們說的都是真的嗎?你們到底要表達什麼?

以近日為例,立榮包機取消飛行計劃返回小港機場以及吳怡農先生發表的「聯合國土防衛論述」、「全民在家當兵」概念引發朝野熱議,屢屢成為新聞以及政論節目的焦點,各位受訪專家無不發揮三寸不爛之舌,努力闡述的自己“專業”的觀點(當然其中也不乏恪守本分,僅就真正自我領域學術發表真實評論的與會學者,筆者深感敬佩)。彷彿自己是當事人或是貌似握有極機密內部真相一般,毫無限度地發表了一些與事實不見得相符的論點。

2020年跟蔣萬安對戰的吳怡農(中),最近又重新回到選區跑基層,被解讀是要爭回立委寶座。(柯承惠攝)
吳怡農發表的「聯合國土防衛論述」、「全民在家當兵」概念引發朝野熱議。(資料照,柯承惠攝)

筆者本身並非雖從事軍事或是國際關係之專家,唯一擁有的的軍事經歷為國民應盡的兩年義務兵役、曾負責參與精實案多項人事業務而已。在國防軍事上並無相關學術專研的經歷與歷練。但身為一個希望我們國家安全的平民百姓,有幸結識專精於各個不同領域的「職人專家」,對於民航領域以及全民國防事務略有涉獵,故想就上述兩事件發表個人兩個觀點與這些媒體及專家討論:

一觀:針對立榮包機遣返一事,電視以及平面媒體上充斥著“中國陰謀論”、“中國將包圍拿下東沙島“等的論述,彷彿一不小心明天一早起床,我們國軍就要在東沙跟中國發生衝突一樣。先不論香港飛航情報區,未依ICAO(國際民用航空組織)慣例於所行經其飛航情報區之航空器,發布飛航通告(NOTAM),其動機及背後因素,屬於國際關係及戰略研究之領域,筆者才疏學淺,尚不夠資格在此評論,但就筆者本身對於民用航空器規範所知及所學,提出以下分析:

依國際民航組織規範,行經各個飛航情報區(FIR)交接點時,機長需與該情報區所屬航管塔台聯繫,得到該飛行情報區相關資訊,以做為飛渡或降落該情報區機場之判斷與參考,雙方情報區航管塔台也需在航空器通過飛航情報區交接點時,「交接」民用航空器動向,以利後續飛航安全。而東沙島所屬機場與空域,正落在ICAO所劃設之香港飛航情報區(VHHK FIR)內。故航管及機長必需也必要接收該情報區塔台航管所提供之訊息,才可在該飛航情報區內,確保飛航安全。

當香港飛航情報區航管告知該區空域二萬六千呎以下具有危險之時,依照飛行計畫以及飛機安全之各項考量(海上迫降、轉降機場選擇、航機或機場醫護人員,以及最重要的攜帶油量),我方飛航情報區(RCAA FIR)航管判斷及告知機長訊息後,以機長之權力(最高指揮權以及最終決定權)來看,機長決定取消原訂飛行計劃返航為必然之徑,絕非部分專家所言「香港飛航情報區不“准”我民航機進入該情報區」或是「此為中方希望劃設其南海航空識別區之舉措」等攔阻行為,抑或是有『AIDZ與FIR混淆不清』、甚至要求國防部須對此事發表譴責之論。眾口鑠金,想必閱聽大眾已不知今夕是何夕,處於極度緊繃之狀態中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