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換了三間難民營,還被職員騷擾性侵」香港女大生因反送中被起訴,逃往德國一年終獲庇護

2020-10-20 18:40

? 人氣

香港警察正在逮捕抗爭者,圖中女性並非新聞當事人。(台灣新聞攝影協會提供)

香港警察正在逮捕抗爭者,圖中女性並非新聞當事人。(台灣新聞攝影協會提供)

一名因為反送中示威被控暴動罪的香港中文大學女學生,去年逃離香港到德國尋求難民庇護,上周三(14日)獲批,成為因反送中運動獲德國政府批准的首宗政治庇護個案。接受德國之聲記者專訪時,她細訴過去一年來在德國的經歷。

原本就讀香港中文大學、22歲的Elaine(化名),去年夏天與很多香港青年一樣,走上街頭反對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Elaine接受訪問時表示,走在前線抗爭,早預計要承擔後果。結果,她在一次示威後被警方以涉嫌暴動、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及違反蒙面法等理由拘捕。「我原本打算無論如何都要留在香港,因為出得去抗爭,已亦有心理準備可能被捕,最高監禁刑期可能長達十年,因此預備要上庭。但後來聽朋友說到,香港司法制度越來越不公義,或者現在看到已推出的國安法,以及拘留十二港人,都會知道香港的制度變得敗壞。我當時也想到離開香港,用另一個身份支援香港的運動,可能性也許會更大。」因此,Elaine在警署保釋期間未有報到,選擇放棄未完成的學位課程,離開親人與朋友,到德國尋求庇護。

一年間三換難民營 曾遭難民營職員性侵

Elaine飛抵德國後到當地的難民署申請庇護,但申請程序繁複需時,她獲安排入住難民營,並獲提供少額生活津貼及基本醫療服務。她表示,負責審批庇護的官員曾與她進行詳細聆訊及面試,她講述了在香港被捕經過、控罪,提供被捕時相片及保釋資料等。等待的一年間,她先後換過三個難民營,其中一個多達二、三百人,需要與其他難民同房、共用廁所,而難民營亦沒有廚房,只有飯堂提供膳食。Elaine表示,難民營內沒有其他香港人,即使見到中國人也不會交流。她說,當初離開香港的決定很倉促,到德國後不適應難民營的生活,再不時想到香港發生的事情,令她情緒瀕臨「爆煲」。

更甚的是,Elaine在其中一個難民營,曾遭一名中年男職員言語間性騷擾,逼她討論有關性的話題,並向她非禮。事後Elaine向其他職員報告,要求調到另一個難民營生活,之後報警求助,現時案件已進入法律程序。「事發後,我整個人都崩潰了,報警後第二天我就被送院,因為我完全不能入睡,要入住精神科醫院休養十天。」她坦言,對被性侵一事仍有陰影,但幸得難民營內其他朋友支援,以及得到同在德國獲批難民庇護的黃台仰協助,現時情緒已回復穩定,而她獲批庇護後亦搬離難民營,在市內另一處所居住。Elaine表示,非常感激德國政府向她批出庇護及提供一切協助,目前正修讀德文,並打算完成學位課程。她希望利用自己獲批難民庇護的經歷,協助其他流亡海外的香港示威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