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紛紛撤出中國,台灣的機會來了嗎?駐台外籍記者:在台灣報導不怕被抓,但這缺點是致命傷

2020-10-20 10:30

? 人氣

20201019-時代力量19日舉行「當外媒撤出中國:台灣作為大島方舟的角色」國際講堂,前台北市美國商會執行長傅維廉出席。(盧逸峰攝)

20201019-時代力量19日舉行「當外媒撤出中國:台灣作為大島方舟的角色」國際講堂,前台北市美國商會執行長傅維廉出席。(盧逸峰攝)

從台灣傲視全球的抗疫表現,到台海情勢升溫,使台灣近期屢屢登上國際媒體版面。另一方面,美中二國自年初掀起「媒體戰」,北京當局大舉驅逐10餘名美媒駐中記者另有多人的記者簽證被拒更新,2名澳媒駐中特派記者則因遭公安威脅訊問,也在9月緊急撤離中國。原本以國際化環境成為各大外媒駐點首選的香港,新聞自由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前景未卜,《紐約時報》則已宣布,設於香港的數位新聞部門將遷往南韓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在外媒紛紛出走中國、香港媒體的背景下,地處印太區域關鍵位置,又享有高度新聞自由的民主國度——台灣,是否有潛力成為國際媒體在東亞的下個設點選項?而在外交部長吳釗燮推文歡迎外國記者來台之餘,我國政府還有哪些尚須精進之處,才能營造對外媒更友善的媒體環境?

時代力量19日舉辦國際講堂,以「當外媒撤出中國:台灣作為大島方舟的角色」為主題,邀請三位在台國際媒體工作者分享實務經驗,並探討台灣把握國際情勢變動的契機,吸引外媒進駐的可能性。三名擁有駐台報導經驗的講者皆認同,外媒記者在台灣享有高度報導自由,能接收社會各界的多元觀點,無須擔憂被當局關切甚至逮捕,但部分政府部會未能迅速提供英文資訊,成為外媒向世界訴說「台灣故事」的最大障礙。

來自澳洲的李可珍(Jane Rickards)曾親身見證台灣2000年首度政黨輪替的民主里程碑,其後在2004年再度來台,曾任《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駐台特約記者,現為《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特約駐台記者。

20201019-時代力量19日舉行「當外媒撤出中國:台灣作為大島方舟的角色」國際講堂,經濟學人駐台記者李可珍發言。(盧逸峰攝)
時代力量19日舉行「當外媒撤出中國:台灣作為大島方舟的角色」國際講堂,經濟學人駐台記者李可珍發言。(盧逸峰攝)

香港外媒據點地位恐不保?

報導台灣已十多年的李可珍回顧,在馬英九執政時期,兩岸關係相當平穩,外媒在這段時期反而對台灣失去興趣,紛紛裁撤駐台人力;如今海峽情勢趨於緊張,各家外媒又再度重返台灣。而同場講者赫爾(Erin Hale)亦是躬逢其盛在此際來台的外籍記者之一。

赫爾過去的報導足跡遍及柬埔寨、寮國、香港,作品散見英媒《衛報》(The Guardian)、《獨立報》(The Independen)、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等媒體。當被問及《港區國安法》上路後,對香港外媒的前景有何看法,赫爾便提及有聽聞不少友人的簽證被延遲的情況,但稍有規模的媒體若要撤離當地,則非短期內可決定。李可珍則認為事態發展仍待觀察,端看港府之後對媒體的施壓力道。

20201019-時代力量19日舉行「當外媒撤出中國:台灣作為大島方舟的角色」國際講堂,外媒記者赫爾發言。(盧逸峰攝)
時代力量19日舉行「當外媒撤出中國:台灣作為大島方舟的角色」國際講堂,外媒記者赫爾發言。(盧逸峰攝)

歷任《美聯社》(AP)台北、香港、華南分社主任的傅維廉(William Foreman)則指出,香港當前仍是國際財經媒體駐點重鎮,儘管新加坡也是設點選項之一,但星國的地理位置離中國太遠,是其較難成為外媒亞太分部的硬傷。

中共打壓力道愈來愈強 台灣能擔當「大島方舟」角色嗎?

三人不約而同指出,中國對外國媒體的打壓力道愈發強勁,簽證更是北京對付外國記者的一大利器,在駐中記者間形成寒蟬效應。李可珍表示,她曾被派往中國進行報導,卻因駐台多年在核發簽證的環節遭延宕刁難,赴中期間更被詢問如何看待「一個中國」,甚至跟總統蔡英文是否有私下聯繫等問題。

傅維廉則強調,在他派駐中國期間,曾創下一年被拘9次的紀錄,但如今中共大行「人質外交」,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斯帕佛(Michael Spavor)被羈押近兩年,甚至威脅拘禁美國公民,危急程度不可同日而語,「如果我是現在被關,將會非常害怕。」

20201019-時代力量19日舉行「當外媒撤出中國:台灣作為大島方舟的角色」國際講堂,國際部主任劉仕傑(右一)主持。(盧逸峰攝)
時代力量19日舉行「當外媒撤出中國:台灣作為大島方舟的角色」國際講堂,國際部主任劉仕傑(右一)主持。(盧逸峰攝)

而雖然台灣具備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擁有大量研究中國各領域的專家學者,理應是外媒設點報導中國議題的首選,但李可珍指出,台灣的特殊政治地位,導致撤出中國、香港的外媒擔憂駐點台灣可能反而「讓北京更不開心」,於是選擇遷往相對「政治中立」的日本或南韓等地。

同時擁有駐台、駐中經驗的傅維廉笑稱,在台灣從事新聞工作可輕易獲取所需資訊,就連計程車司機都能對國際政局發表看法,也不用擔心因報導被逮捕;相較之下。在中國做新聞簡直難如登天,幾乎無法找到願意暢所欲言的受訪者,更不用提動輒被政府阻撓報導。

但相對而言,兩地新聞受國際關注的程度也是天壤之別,如今有越來越多外媒記者來台,對台灣而言絕對是好事一樁,有機會讓更多「台灣故事」被世界看見。

20201019-時代力量19日舉行「當外媒撤出中國:台灣作為大島方舟的角色」國際講堂,前台北市美國商會執行長傅維廉出席。(盧逸峰攝)
時代力量19日舉行「當外媒撤出中國:台灣作為大島方舟的角色」國際講堂,前台北市美國商會執行長傅維廉出席。(盧逸峰攝)

不過,三名駐台記者皆指出,雖然我國外交部對外國媒體的態度相當友善,但政府提供英文資訊的速度實在不夠即時,官方網站的新聞稿在一個月後才會發布英文版本,使外媒難以追蹤最新的政策進度,遭遇重大事件時要在數小時甚至數天後才會給出英文回應,部分部會甚至嚴重缺乏能以英文溝通的官員。

傅維廉強調,以色列同樣身為面臨重大威脅的小國,便相當注重對外媒的溝通工作,台灣政府應效法以色列採取更積極的立場,並提升跨部會橫向連結及行政效率,例如在中央層級設立新聞單位,在發生重大事件時主動出擊,使外媒能及時獲知官方立場與回應,畢竟「(在新聞產業)速度就是一切。」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