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戰狼」,你累了嗎?

2020-10-20 07:20

? 人氣

我駐斐濟代表處舉辦國慶酒會,中方人員進入拍照引發衝突。(駐斐濟商務代表處官網)

我駐斐濟代表處舉辦國慶酒會,中方人員進入拍照引發衝突。(駐斐濟商務代表處官網)

沒有誇張,只有太誇張!根據外媒報導,我駐斐濟代表處在本月八日於當地旅館舉辦國慶酒會,竟遭中國大使館人員闖入,雙方爆發肢體衝突,對方報警,並主張外交豁免權,斐濟警方未有進一步可動;我方則住院驗傷,外交部並未即時公布此事,但通令各駐外館處,對中方外交人員愈來愈強的攻擊性,「提高警覺。」而事隔整整十天,曾任斐濟政府新聞顧問的戴維斯(Graham Davis)在其部落格Grubsheet Feejee披露,我方才知竟有如此荒謬之事。

兩岸情境特殊,各過各的「國慶」已歷七十年,早年「不談判不接觸」,即使在「外交戰場」第一線,泰半「漢賊不兩立」,你不惹我,我不招你,在外交場合就算難得碰上,眼神交會都屬特例,交談就更稀奇,以避免招惹「通敵」之嫌。

即使兩岸交流之門大開,「外交」依舊「守土有責」,各自想盡辦法挖對方的牆腳,前總統李登輝、陳水扁時代此起彼落的斷交、建交戰,即屬之;而馬政府八年暫時偃旗息鼓,也不表示北京對台灣的國際空間有一絲絲鬆手,包括行禮如儀的「國慶酒會」,通函各國政要不可參加台灣的雙十國慶,就是北京駐各國外館的「績效」之一,即使如此,「侵門踏戶」到我國慶酒會拍照(蒐證)仍屬極為特殊的案例(誰都算不準拍完照會不會投誠?),這也是外交部政次曾厚仁所言,「過去沒有到這麼嚴重的地步。」要持續觀察這是有計畫的普遍現象,還是單一事件。

斐濟與中華民國友好,館處在國慶就在

斐濟(Fiji)與「中華民國」關係久遠,一九三0年代當斐濟還是英國殖民地時代,就在國民黨同意下開設「中國駐斐濟領事館」;斐濟於一九七0年獨立,對兩岸均不承認,都無正式外交關係,但允許中華民國設立「商務代表團」;一九七五年,斐濟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建交公報,並允諾限期關閉我商務代表團,一九七六年,我撤回代表團改設亞東貿易中心;但一九八七年斐濟政府主動宣布再將亞東貿易中心「復名」為「中華民國駐斐濟商務代表團」(Trade Mission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to the Republic of Fiji),這也是少數能以「中華民國」行走於非邦交國的館處,直到去年七月底,在北京施壓下,再次更名為駐斐濟台北商務辦事處(Taipei Trade Office in Fiji)。

在「中華民國」能行走於斐濟的三十二年中,發生了什麼事呢?我代表團「復名中華民國」的隔年,一九八八年五月,斐濟總統甘毅勞(Penaia Ganilau)夫婦抵台訪問,會見李登輝;一九九0年,外交部次長金樹基在斐濟首都主持「第一屆南太平洋地區工作會報」,與會人員包括駐南太平洋國家大使、代表;一九九一年,斐濟總理馬拉(Kamisese Mara)抵台訪問,馬拉就任總統後於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和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兩度抵台訪問;一九九六年十月,兩國外長錢復與波雷簽署《相互承認聯合公報》,再次擁有相互承認的關係;一九九七年十二月,斐濟在台北設置斐濟駐華貿易暨觀光代表處(Fiji Trade and Tourism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R.O.C.),由總統馬拉親自主持開幕式,這個以「華」為名的館處,運行二十年後,才於二0一七在北京施壓下撤館。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