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教召」陳柏惟吧!

2020-10-09 06:20

? 人氣

目前國軍改以募兵制為主,導致常備兵力嚴重不足。(軍聞社提供)

目前國軍改以募兵制為主,導致常備兵力嚴重不足。(軍聞社提供)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今年十月才剛過一周,國防部長嚴德發表示,今年為了攔截共機,空軍已經飛了二千九百七十二架次,耗費成本達二百五十五億元!二百五十五億元是什麼概念?一個月前,國防部也才「證實」加碼二百億增購愛國者三型飛彈,換言之,共機頻繁擾台,台灣錢再淹腳目,國軍好不容易擠出來的軍購剩餘款三下兩下就得花個精光,預算編都來不及編。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我方廣播驅離:「中華民國空軍廣播,位於台灣西南空域高度7000公尺的中共軍機注意!你已進入我空域,影響我飛航安全,立即迴轉脫離。」共機廣播回擊:「台灣地區,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在進行例行訓練,請不要干擾我正常行動!」雙方「克制」的「嘴砲第一擊」,無事收場,但是,對方的「例行訓練」,顯然已有常態化的趨勢,「台海戰雲」不再只是紙上談兵,不論台灣指望的美國到底會不會「馳援」,台灣無可避免地站在中美強權爭霸的風口浪尖;台灣,既失去了槓桿的能力,也失去了自主的可能,甚至,連「思考和平」、「警惕戰爭」都成為「罪人」。

前總統馬英九一句「首戰即終戰」,被駡到現在還沒停歇;前陸軍總司令陳廷寵因為這二十年來役期縮短為四個月,評價「國軍戰力是零」,只差沒被打成「叛國賊」;這都不稀奇,知名作家龍應台不過在臉書感性發文,談她正在讀的一本書,描述一戰前的維也納,「整個瀰漫的是一種愉悅的、孩童似的幸福......」,她轉身泡杯咖啡,書已被愛猫「佔領」,龍應台大概太浪漫地以問號收尾:「一本由無數個文明細節織出的關於科學和藝術的書.....可以持續嗎?我有權利要求持續嗎?戰爭是可以把人民當籌碼、豪賭一盤的嗎?戰爭是可以當綜藝茶餘飯後隨便聊聊的嗎?怎麼我看見的卻是文明所有細節的毀滅呢?」她寫下了簡潔的結論:「不管你說什麼,我反戰。」竟引來各方「激戰」,回駡的言詞很難一一例舉,最經典的是套用其語反其道批之:「不管你說什麼,我反共!」

如果這是一種網民的集體情緒表現,的確讓人觸目驚心,台灣人已經到了「反戰」與「反共」漢賊不兩立了嗎?第一,反戰,可以上溯和平主義,和共產主義基本無關;第二,反戰訴求的是反對某個國家挑起或持續戰端,以及訴諸武力的行為。從這個基本定義,侵擾我空域的是共軍,我方是被動升空預警,龍應台的反戰雖未明言,但不論二八開、三七開,指涉對象肯定是彼岸大過我方,網友激烈反應,難不成還真做好「挑戰」或「開戰」的準備?

第三,「反戰」與「反共」不但不矛盾,甚至可以畫上等號,隨便舉例,最近才誕辰一百年的作家張愛玲,當然反共,甚至還以反共題材寫小說,但她當然反戰,否則不會急乎乎地飛奔美國,與友人書信往返除了談創作亦憂台灣時局,但她從不想定居台灣,甚且自陳「我真沒有什麼國家思想」,她有錯嗎?龍應台不但愛國家還愛鄉土,最近才以故鄉屏東為題材寫作《大武山下》,就因為一句「我反戰」,就成為「不反共的罪人」?這樣的批判是否太廉價也太弱智了?

本篇文章共 1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8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