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觀點:完美的潑髒水民調,正在腐蝕台灣的民主政治

2019-08-27 06:50

? 人氣

國民黨總統提名參選人、高雄市長韓國瑜在最近民調中出現支持度陡坡式下滑。(盧逸峰攝)

國民黨總統提名參選人、高雄市長韓國瑜在最近民調中出現支持度陡坡式下滑。(盧逸峰攝)

Hall Pass是一部美國的喜劇片,譯作「放風通行證」或「偷食通行證」。劇情大要是說,兩對平凡普通的夫婦,同時走到婚姻的瓶頸,老婆聽說,管得男人愈緊,他愈是會跟妳唱反調,所以決定放老公一個星期大假,「通融」他們去偷食。2個中年人夫 Rick和fred欣喜若狂…..。

劇中一幕,Rick和Fred蹉跎六天,一無所獲。最後一夜,Rick和Fred隨一獵豔高手友人,直闖夜店。Fred看上一高眺女子,驚為天人,獵豔高手卻說,那女子乍看不錯,實際上分數不高,只因身旁站了兩位50分的女子,讓Fred誤以她為是美女。獵豔高手教他倆人伸出雙手,張開手掌,遠遠地將兩旁女子遮住,便可發現,中間那女子,不過爾爾。Rick 和Fred一試之下,果然發現那高眺女子,並非夢中佳人。

這種伎倆,或許可以稱之為襯托、對照吧?

在現實生活中,不難發現,那些有點漂亮又不太漂亮,卻有心機的女孩,挺喜歡用這一招。所以,街頭上常見三、五閨密,其中一女,感覺特別出眾,等到該女落了單,卻赫然發現,也只是一般等級的美女罷了!(其實,男生也會這招,行文方便,從略,但必須說明,以免女性主義者抗議!)

不蓋你,男生也會這招。最近,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游盈隆教授,也用了這招,凸顯了台灣民眾對蔡英文的感情溫度持續升高。

基金會針對國內外5位政治人物進行「感情溫度」調查,結果發現,蔡英文最高(54.91度),柯文哲(51.77度)次之,美國總統川普(50.42度)排第三,第四是韓國瑜(40.56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36.22度),敬陪末座。

你瞧!這不就是將川普拿來襯托蔡英文,特別是在川普剛剛批准要賣台灣66架F16後一、兩天內做這樣的民調?

你瞧!這不就是拿習近平來對照蔡英文撿到了槍、韓國瑜踩到了地雷嗎?無怪乎,喜歡韓國瑜的人,比例下降,討厭韓國瑜的人,持續上升。

至於為什麼拿這五位國內政治人物來做感情溫度的比較呢?游先生、游教授沒有說明。

20190824-台灣人對五位國內外政治人物的感情溫度(2019.08)(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20190824-台灣人對五位國內外政治人物的感情溫度(2019.08)(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容許我提提問:

國內政治人物為何就選了柯文哲?侯友宜不是政治人物嗎?論網路聲量,蘇貞昌也有資格入選啊!如果,將侯友宜、蘇貞昌拿來對比,結果會不會不一樣呢?

如果襯托組、對照組的人物,是吳音寧、是陳菊,是吳宗憲,猜猜看,台灣人的「感情溫度」是不是又大不一樣了?

再問,幹嘛將國外政治人物拉進來襯托對比?是暗示川普和習近平這倆「昔日好友、今日敵人」會影響台灣總統大選嗎?如果對照組換上了金正恩、安倍晉三、林鄭月娥(咦?他們是誰?),你說結果又如何?

若是認為我說得沒道理,那麼,何不請游教授多搞幾個排列組合,調查調查。順便,還可以調查一下國人對台灣眾美女的「感情溫度」,有沒有因為林志玲下嫁日本郎、大S出塞上海,而發生變化?

我之前在風傳媒說過,民調已經成了潑髒水的工具。潑髒水,靠的就是從眾心理。從眾心理,有人翻譯作「花鼓車效應」(Bandwagon Effect)也有人翻作「羊群行為」(Herd Behavior),不管怎翻譯法,都是指稱一種盲從現象。心理學家研究就發現,社會上,66%到75%的人士缺乏主見,對很多公共事務,缺乏判斷能力,人云亦云。多數民眾對外界的事務和現象,往往需要經過大眾傳媒以及意見領袖的說明與詮釋,才能理解。不過這樣的理解,卻沒有獨立自我判斷的成分,而是跟著多數走,看到有花鼓車熱熱鬧鬧地經過,弄不清那花鼓車是藍是綠還是白,便毫不猶豫地跳上車;看到了羊群經過,搞不清羊群理是否有假扮羊咩咩的大野狼,便糊里糊塗地跟著走!

從事廣告工作的朋友,對於從眾心理應該很了解。

新車設計在即,詢問消費者,最喜愛哪種顏色? 紅、橙、黃、綠、藍、靛、紫?還是金、銀、黑、灰、白?調查者真要將所有的顏色臚列出來,保證調查不出甚麼名堂,因為,大家都無法回答。因此,調查者首先得篩選出幾款她自個兒認為可能最受歡迎的顏色。即使如此,在焦點團體研究時,率先表達意見的受訪者,很可能就帶動了這次調查的「風向」,第一個表示意見的人喜歡紅色,很可能這場受訪者多數人就愛紅色了!另一場調查,第一個發言的說黑色,多數人可能也選了黑色。

消費者、受訪者,總以為自己有充分的選擇權,其實,選擇權早就被「制約」了!同樣的,選民的選擇權,民調受訪者的選擇權,也造就被他人給制約了!限制了!就好像游教授選擇習近平不選擇蘇貞昌,是一樣的道理。

20190730-行政院長蘇貞昌出席三重商工地下停車場啟用典禮。(盧逸峰攝)
問卷設計就是一種制約。就像感情溫度若選擇行政院長蘇貞昌為對照,結果可能又有不同。(盧逸峰攝)

搞選舉的和搞民調的,利用「從眾心理」和制約選擇權,完美地展開了波髒水的工作。一方面,名嘴天天說,一方面,民調拼命做,民調做完,名嘴說,名嘴說完,做民調,民調和名嘴,交互運用,閱聽大眾資訊不對稱,也鬧不清楚,聽到王名嘴如此說,看到李大師民調是這般,誤以為真;於是乎,議題熱度和人物喜好憎恨度,也就螺旋上升或螺旋下降了!

明白了嗎?搞選舉的和搞民調的,不過是將選民當作開放社會實驗室裡白老鼠,玩弄著咱們呢!

不僅如此,還有一個很高尚的專有名詞叫做「社會期望值」、或是「社會期許」(Social Desirability),也是搞政治和搞民調的人特別愛操弄的。

社會期許,望文生義,就是社會裡大家公認、讚賞的一套行為準則和價值標準。譬如,誠實,是一種社會期望值,但實際生活裡,大概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有不誠實的時候,所以,當民調問你,您有沒有說過謊?欺騙過爸媽老師?有沒有欺騙過你老婆老公?十之八九,得到的答案,都很不誠實!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某保險套的年度調查,調查的主題是各國男人的行房次數。 這樣的調查,擺明了很弔詭! 回答次數少嘛?有損男人氣慨,回答次數多嘛?很心虛,因為、根本好久沒和老婆做過了,誰知道調查者會不會交叉詢問老婆或性伴侶?當然了,這類調查還涉及各國男性尊嚴,也不可是誠實的。

那麼,社會期許或期望值,和政治民調又有啥關係?

同婚的調查就是一個例子。

在傳統的社會期許中,同志和同婚,不消說,不是社會公認、讚許的行為,也是受到較多歧視的。不過,隨著社會風氣大開,隨著傳媒的鼓吹、某些政治人物的煽情演出以及所謂性平教育的推動,越來越多的人接受同志,也逐漸接受同婚。所以,從民調中或許會發現,贊成同婚的比例有上升的趨勢。於是,政客興奮不已,著手推動同婚法。但是,正當政客們準備收割時,卻發現,在現實生活裡,在特定的區域和宗教信仰裡,許多人連看到同志手牽手都覺得很不自在。

同婚法為何觸礁?去年十大公投裡為何幸福聯盟提出的「婚姻定義」、「適齡性平教育」、和「同性伴侶專法」的投票人數特高、同意票數特高? 這就是社會期望值發揮了定錨的作用,也是民調裡沒有察覺到的。

同婚專法通過後,出軌同性的刑責議題又再度浮上檯面。(郭晉瑋攝)
同婚民調高是社會期望值高過現實的結果。(郭晉瑋攝)

同理,民調最愛問的兩岸問題、個人的統獨傾向、中共對台施壓等這類的問題,都和長期以來反共教育以及近年仇中、反中、反紅媒氣氛所形成的社會期望值,密切相關。有些人很可能在「社會期望值」的壓力下,選擇不表示意見,甚至給出了符合社會期望值卻違反自我意志的答案。換句話說,寒蟬效應可能已經侵蝕到民意調查的範疇裡了!

前不久,台灣民主基金會作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若因為台灣宣布獨立導致中國武力攻打台灣,57.4%的受訪者表示自己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則如果是中國為了統一而武力侵台灣,則有68.2%的受訪者表示自己願意為台灣而戰。假如,這項調查由國防部負責,並宣布一個但書:凡是在調查中表示願意為台獨而戰的,即刻徵召入伍,你猜,還有多少人回答:Yes ! I Do!?

民調專家利用襯托、對比、篩選選擇權、群眾的從眾心理,完美地在選戰中坡髒水,混淆視聽。民調走高,政客粉絲增加,網路聲量上揚,民調下滑,政客粉絲出走,網路聲量下跌,環環相扣,循環不已。到頭來,政治人物成敗皆因民調,皆因粉絲! 潑髒水已成了網路時代民主政治的常軌,無一政客能逃免,韓國瑜逃不了,柯文哲逃不了,蔡英文也難逃!郭台銘不信邪?下海了就知道!

完美的潑髒水民調,正在腐蝕台灣的民主政治。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朝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