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巨蛋最美的風景!日媒深入追蹤「啤酒女孩」一日工作量,發現這工作真的不是人幹的…

2018-08-07 10:31

? 人氣

曾到日本棒球場看球的人,對揹著啤酒桶滿場跑的「啤酒女孩」一定不陌生。這份工作除了很耗體力和精神,還必須面對競爭壓力、學會察顏觀色,並不像外表看到那樣光鮮亮麗。

日本媒體東洋經濟ONLINE日前深入報導東京巨蛋啤酒女孩們的工作實況,可從以下幾個面向一窺這份工作不為人知的一面。

1. 每場比賽開始前就做好準備

日本時間下午4時,東京巨蛋球場的某個地方,穿著鮮豔制服的年輕女孩聚集在一起,熟練地在工作前妝點自己,她們是某家啤酒廠商的啤酒女孩。

在啤酒女孩正式「登場」前,帶領啤酒女孩的廠商負責人用「大家辛苦了」作為開場;啤酒女孩們整齊地抬起頭來,就像花朵盛開一樣。

負責人照例進行勤前講話:「今天比賽預計將有4萬5000名觀眾進場,幾乎是客滿。因為觀眾很多,上下樓梯時請特別小心,然後也要注意不要影響觀眾觀看比賽。今天有很多團體客,請大家先把收據準備好,也要記得帶上筆。」

2. 啤酒女孩不只賣啤酒

每場比賽時,一間啤酒公司會請55名啤酒女孩負責賣酒,其中賣啤酒的有30人;其他25人負責調酒或威士忌調酒等酒類。不過,啤酒最容易賣也最競爭,因為需要體力與經驗,有能力的啤酒女孩才能賣啤酒,所以人氣最高的啤酒女孩通常是賣啤酒的;新手都是從賣調酒開始。

啤酒女孩高尾說,從觀眾入場的那一刻起,大家就開始競爭;她會先舉起手來讓觀眾看到,接著再找出想買啤酒的客人,馬上就能賣出去。至於賣調酒並不輕鬆,因為一開始觀眾買的都是啤酒,賣調酒還得帶著冰塊,比起賣啤酒來得重,真的非常辛苦。

如果自己是賣調酒,在賣啤酒的人賣完前,必須努力讓客人看到自己在賣調酒,就算賣不出去也要笑臉面對客人,然後跟客人聊天,這樣之後就有機會賣出。

3. 啤酒女孩要有好體力

不包括其他物品,每位啤酒女孩平均要揹負10公升的啤酒桶,然後從後場進入所負責的觀眾席;只要啤酒桶空了就得返回後場「基地」裝填,一場比賽得來回走好幾趟。

高尾說,一開始光揹酒桶到觀眾席就已經累了,隔天腿跟腰感覺不像自己的,「真的很慘」,小腿肚也會變粗不少。碰到連續6天比賽的日子,就連她做到第4年,還是會覺得自己腿變粗了。

4. 收入反映努力

啤酒女孩的收入令人好奇,雖然不知道確切的數字,但採固定薪加上業績抽成,如果一場球賽工作3小時,大約能賣到300杯啤酒,收入會比全職打工來得高。

高尾說,這份工作的優點,就是自己努力工作的部分能夠被具體呈現出來;每天都很清楚自己賣出多少杯啤酒,每年公司也有頒獎,會激勵自己。而且有時會跟熟客聊聊天,也是很開心的事。

5. 啤酒女孩賣出巨蛋7成飲料

負責東京巨蛋內飲食販賣的負責人說,東京巨蛋所販賣的飲料,有30%是由店家賣出,高達70%由啤酒女孩賣出。啤酒公司人員表示,每年都會應徵啤酒女孩,通常會有1000人左右來應徵,但最後錄取的只有20到30人。

6. 不是每個人都能做的工作

海津是大學生,目前是第2年從事啤酒女孩工作,她是新潟人,一直到來到東京才知道有這個工作;她過去曾練習過韻律體操,雖然跟啤酒女孩這份工作截然不同,但在華麗外表的後面,可能有著一樣不為人知的艱辛。

由於過去曾有啤酒女孩被經紀公司相中出道成為藝人引發話題,所以也有經紀公司讓藝人擔任啤酒女孩盼能成名,結果都做不了多久。有許多人只做了一天就做不下去,如果在體力上和精神上沒辦法堅持下去,的確是做不來這份工作

7. 女孩們的競爭之道

雖然啤酒女孩在和好友聊天都堆滿笑臉,但總讓人覺得空氣中瀰漫一股緊張氣氛。在東京巨蛋內賣啤酒,其實很競爭。目前共有4家啤酒公司同場賣酒,為了讓這4家公司站在立足點平等,巨蛋對每間啤酒公司旗下啤酒女孩人數,都做了統一規定。

在茫茫人海中找尋想喝酒的人很重要,第2年擔任啤酒女孩的湯本說,想喝啤酒的人,眼睛通常會左右張望,只要發現那樣的人,要比誰都快跟客人四目相對;只要雙方視線對上了,再遠都會立刻前去。如果客人已經點了其他品牌的啤酒,就要讓客人的第2杯或第3杯可以喝自己公司的。

有日媒也訪問在西武球場打工的啤酒女孩,發現不僅在不同啤酒公司間,甚至同一間公司內也存在著激烈競爭,每場比賽都可說是這些啤酒女孩間的個人戰。

啤酒女孩都穿著整齊制服,但在帽子邊都會別上各式各樣的花飾,這是為了讓客人記住她們。一旦成功,很多客人就會一試成主顧,所以這些啤酒女孩在服裝上、笑容及聊天方式,都在競爭如何讓客人記住她們。

8. 能做啤酒女孩,其他工作都沒問題

啤酒公司負責帶領啤酒女孩的負責人說,她們做的是很花體力和精神的工作,感到悔恨時就落淚,為了贏過對手就非常認真地工作,並不是如外界看到只有外表光鮮亮麗。如果這樣的工作都能堅持到底,以後不管做什麼工作都沒問題。

高尾說,這份工作有一般打工所沒有的達成感,讓人充滿幹勁;本來是想從事演藝工作,但這份工作也能讓很多人看到她。

海津說,自己現在是大2生,還沒到求職活動階段;現在雖然沒有很明確的目標,但希望未來的工作能活用她現在所學到的事。

湯本說,自己已經獲得工作機會,而且面試官聽說她曾擔任2年啤酒女孩工作,態度都有很大的轉變;她自認學生生活中最大的收穫,是曾經當過啤酒女孩的這段經驗。

責任編輯/陳憶慈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