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居老人過世後,遺物都被送去哪裡了?日本「遺品整理士」公開背後的驚人商機…

2018-08-01 10:49

? 人氣

日本處於超高齡化社會,許多獨居老人在家孤老終生。(圖/*CUP提供)

日本處於超高齡化社會,許多獨居老人在家孤老終生。(圖/*CUP提供)

日本去年有超過 130 萬人離世,其中不少是默默無聞中死去,勞碌大半生卻落得無人送終的結局。這種「孤獨死」社會問題,帶旺了「遺品整理士」這個行業。他們專門整理死者遺物,有價值的用品會轉售海外二手市場,憑著「日本製造」的品牌效應而賣得好價錢。

「遺品整理士認定協會」的數據顯示,旗下約有 8,000 間成員公司,全行年收入約為 45 億美元,預料未來 5 至 10 年間,成員公司數目將會倍增。副理事長小根英人指出,孤獨死個案目前佔市場約 30%,另外有 50% 是由死者家屬外判,部分家屬取走有價值的遺物,把「爛攤子」交給遺品整理士處理。

遺品整理公司「尾巴計劃(しっぽプロジェクト)」於東京近郊開業 6 年,由韓裔日本人韓靜子擔任遺品整理士。她之所以入行,是有感於母親數年前離世,自己卻在外地公幹,無人幫忙打理母親的身後事,包括整理一屋遺物,於是萌生加入遺品整理行業的念頭。2011 年日本東北大地震後,日本出現經濟衰退,她在朋友提議下創業,業務發展至今。

01
     遺品整理士正為死者的遺物分門別類。(圖/*CUP提供)

遺物整理的入行門檻不算高,申請二手商品經銷商牌照是基本手續,而在 2007 至 2016 年間,超過 10 萬間日本公司獲發二手商品經銷牌照。由於工作期間可能會接觸遺體,部分行內人士亦會接受類似驗屍官的培訓,考取相應的證書資格。

雖然遺品整理士的專業是清理遺物,但有時亦要懂得安撫死者家屬。曾在日本航空(JAL)擔任空姐的韓靜子,在這方面具備優厚條件:她既有收集餐盤般的勤快效率,同時又有友善待客的態度,懂得撫慰客戶的情緒。

打理遺物的服務一般是按日收費,每日大概 2,200 至 3,200 美元(約 17,300 至 25,100 港元),但亦會因應工作的複雜程度及時間長度而調整。網站「回收業通訊(リサイクル通信)」編輯濱田里奈指出,由於辦完喪事後,部分家屬會請佛寺或神社幫忙,清理死者的遺物,以致兩者亦成為產業其中一員。

日趨蓬勃的二手零售市場亦受惠於這個打理遺物的行業。由於日本的垃圾處理費高昂,二手市場近年急速發展,2016 年賺取約 160 億美元,較 4 年前上升超過 30%,佔整體零售市場近 4.1%,當中二手衣物佔零售服裝市場的 10.5%,如 Louis Vuitton 手袋、勞力士手錶等二手名牌物品,佔零售業總額約 13.5%。有二手店便以遺品整理為副業,搜集有利可圖的二手貨品。

03
(圖/*CUP提供)

不過日本二手市場再大,都遠不及國際市場對日本二手貨的需求。

韓靜子受訪當日,正在東京惠比壽的住宅區工作,替一名 50 多歲的寡婦整理丈夫遺物。夫婦二人沒有子女,在一個兩房單位居住 30 多年,寡婦對先夫的遺物表現毫不留戀,只下達簡單要求:「把一切都清走。」她就坐在凳上,看著丈夫生前的日用品和收藏品被掉進垃圾袋,當中包括一整個抽屜的鋼筆和打火機。

雖然遺物是丟進垃圾袋裡,但韓靜子並沒把它們當垃圾棄置,而是賣到一家專門收購二手用品的貿易公司,經整理後裝箱,運往菲律賓轉售。

事實上,很多在日本平平無奇的事物,到了外國倒是有價有市。韓靜子舉例,指普通一個粘土造的花盆,向非洲經銷商轉售,每 10 個可賺取 100 円。不過,大部分遺物通常都會轉售到菲律賓,因為「他們非常鍾愛日本產品」。

「日本製造」的品牌在外國享負盛名,東南亞地區尤其受到日本文化影響,但以當地的人均收入,不足以支持平民購買新產品,以致二手日本貨非常供不應求。韓靜子坦言,有時候「即使是中國製造的產品,只要在日本使用過,那些外國人都會認為這是好貨。」

文/BRIAN LIU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解孤獨死之憂:日本遺品整理士)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