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軍事底子的他,發明出保持最多殺人紀錄的終極兵器!背後原因竟是被愛迪生銃康了…

2018-07-17 11:24

? 人氣

最近看了幾部一戰電影,有個幾個老套劇情總是出現:

1.毒氣突然跑出來,熏死一些雜魚角色,然後大家開始對手帕灑尿,做個簡略的防毒面具。
2.馬克沁機槍過熱運作不了,長官帶頭喊灑尿,大家又脫下褲襠對準水冷孔灑尿。
3.一群人對著一塊馬克沁陣地發起如同日軍般的自殺衝鋒。

說到底,一次世界大戰中最有名也最具有特色的大概就是毒氣跟馬克沁了,今天來聊聊馬克沁機槍的歷史。啥?你說為啥不聊毒氣?小編我化學從來沒及格過,算了吧。

馬克沁機槍是由馬克沁爵士所製造的(我在講幹話),馬可沁這個人是我所見過史上最為矛盾的傢伙,他發明過三樣完全不相干的東西:一個是救人的自動滅火器、一個是殺人的馬克沁機槍,而另外一個卻是⋯⋯帶給孩童歡笑的遊樂園。挖賽,這三個發明完全找不出共通點,可見馬克沁爵士擁有非常嚴重的精神分裂症(開玩笑,別打我)。小編的屁話講完了,現在來說說正題了。

海勒姆・史蒂文斯・馬克沁(Hiram Stevens Maxim)是個美國人,是個成功的商人,他創立了個大公司,專門賣照明燈以及滅火器,在那時代這兩樣物品才剛被發明,人們對它們的需求未達到飽和,所以馬克沁靠著它們獲得了大筆大筆的錢財。可惜好景不常,愛迪生(Thomas Edison)出來攪局了。相信大家現在對於愛迪生的美好印象都已經徹底改觀了,如果沒有,我想再說一遍:「他只是個專利蟑螂(Patent Troll)。」

海勒姆·史蒂文斯·馬克沁(圖/維基百科|作者提供)
海勒姆·史蒂文斯·馬克沁(圖/維基百科|作者提供)

在美國1880年市政照明投標中,愛迪生想盡一切辦法排擠掉了馬克沁這個強力競爭對手,並逼迫他賣掉公司,離開美國。馬克沁眼看著自己的公司招牌遭到拆除,自己卻沒辦法做任何彌補,唉呀⋯⋯真是悽慘。

落魄的他因此想來個「藉酒消愁愁更愁」,跟一位朋友跑到了酒吧買醉,在灌了幾瓶威士忌後,他的朋友突然發起酒瘋,胡言說:「把你的化學和電學扔到一邊吧,如果你想發大財就發明一種可以讓歐洲人更容易自相殘殺的武器!」這句話讓馬克沁立即酒醒,「你真是個天才!」誰都沒想到一個醉酒之人居然會啟發一個人的一生,歡欣鼓舞的馬克沁跑回了家中,閉門不出,開始研究高效的殺人武器。

但是馬可沁完全沒有軍事底子,不知要怎麼樣才能發明出讓人驚嘆的好武器。

他左思右想,琢磨來琢磨去,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他放下手邊任務,跑去森林呼吸新鮮空氣去了。喔對了,馬克沁是個美國人,當然,他也可以合法擁有槍枝,他有一把單管獵槍,無聊時就會帶上它,這次跑去森林也順便帶著,用來獵鹿獵兔。只不過當時的槍枝皆為打一發裝填一發,十分不方便,而馬克沁槍法糟透了,沒法打準槍。而且「打一填一」的緩慢動作使得馬克沁在打失一發後,獵物便可以大剌剌的逃走,他因此抱怨說:「要是我的槍能夠連發就好了。」

此話說完過了幾秒,馬克沁才恍然大悟:「喔喔對耶!要是有把槍能夠連發,一定會受大眾喜愛!我也會發大財了!」因此他開始研發可以連發的槍枝。但是,要連發的話,那一定要有一個動力將子彈給退殼,這樣才可以讓另外一顆子彈進入槍膛,完成連發的動作,但動力要從哪兒找阿?總不能用手拉吧?這樣不就跟格林機槍一樣了嗎?

格林機槍(圖/作者提供)
格林機槍(圖/Decumanus @ CC BY-SA 3.0│作者提供)

馬克沁對此頗為苦惱,直到他有次閒閒沒事,正在回憶自己童年時,順便回憶到了小馬克沁第一次打獵時的丟臉回憶,當時小馬克沁正陪著父親在森林狩獵,小馬克沁看到了一隻小鹿兒,扣下板機發射子彈,鹿後來有沒有打到我不知道,彈獵槍發射時的強大后座力卻將馬克沁的肩膀撞得青一塊紫一塊,引發旁人笑話,同時在他腦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記。

後座力不就是引發子彈退殼的最好動力嗎!」馬克沁的腦袋突然變出了顆發光的燈泡,隨後開始研發,最終完成了馬克沁機槍的原型,完成後馬克沁用自己的名字給機槍命名,在他發明燈泡以及自動滅火器時都沒有這樣的舉動,可見他對這把槍有多驕傲。

當馬克沁發明完後,自己先行裝子彈,想來個爽快的試射,結果果然爽快,馬克沁機槍將一棵大樹給攔腰打斷了!這就算是發明者也會看傻眼,但低頭一看,馬克沁機槍也因為射速過快而導致槍管融化了⋯⋯所以馬克沁又加裝了一個圓圓的大水壺,用來冷卻槍管。因此馬克沁機槍又有個正統名字:馬克沁水冷式重機槍

馬克沁展示他的機槍(圖/作者提供)
馬克沁展示他的機槍(圖/維基百科│作者提供)

1884年,馬克沁的機槍正式對外發表,雖然當時有許多固執的軍事家認為馬克沁機槍只是個浪費彈藥的代名詞,但批評是掩蓋不住此等偉的發明的。七年過後,英國軍隊先是裝備了一批馬克沁,在打非洲土著的戰績上非常耀眼,引起各個國家也眼紅,也跟著換裝,從此揭開了馬克沁機槍裝備世界各國軍隊的序幕。

後來小編也不必多說了吧!在一戰二戰的荼毒後,馬克沁水冷式重機槍成為了史上殺人數量最多的熱兵器,至今仍無法打破。說個題外話:就連腐敗老舊的大清帝國也於1888年便開始換裝,當初李鴻章為了看馬克沁一面還特地遠赴歐洲,而馬克沁也給大清公使們表演了他的拿手絕技,攔腰射斷大樹,這次槍管沒有融化拉。表演也驚得李鴻章連聲道:「太快了!太快了!」而聽到價錢時卻說:「太貴了⋯⋯太貴了⋯⋯」

作者介紹│江仲淵說歷史

歷史說書人創辦人,擅長使用幽默文筆,為呆板的歷史提出新觀點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