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唯利是圖、唯力是尚、美國獨行,一趟歐洲行讓「川普主義」徹底現形

2018-07-17 06:10

? 人氣

2018年7月中旬,美國總統川普訪問歐洲(AP)

2018年7月中旬,美國總統川普訪問歐洲(AP)

從18世紀前期的門羅(James Monroe)總統開始,許多美國總統都有以自己為名的「XX主義」(Doctrine),來界定美國在外交領域的主要目標、立場、政策。從冷戰年代的美蘇爭霸到冷戰結束後美國成為超級強權,「總統主義」尤其重要。那麼現任總統川普上台至今一年半,他的「川普主義」出爐了嗎?

出爐了。川普11日出訪歐洲,參加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成員國領導人峰會、前往英國進行訪問,16日還要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Helsinki)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這趟歐洲行讓「川普主義」(Trump Doctrine)表露得淋漓盡致,幾乎可說是一次火力展示。

2018年7月11日,美國總統川普與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舉行早餐會。(AP)
2018年7月11日,美國總統川普與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舉行早餐會。(AP)

為軍事預算、貿易逆差痛責北約與歐盟

第一站,布魯塞爾(Brussels)北約總部,川普人未到、聲先至,出發前就上推特(Twitter)大罵北約與歐盟虧欠美國太多、佔盡美國便宜。北約的罪狀在於絕大部分成員國軍事預算佔GDP不到2%(2014年訂下的門檻),歐盟則是在貿易上對美國順差1510億美元(美歐貿易戰已經開打)。儘管2%門檻其實意義不大(中國也不過1.3%),把貿易當成只看數字的零和遊戲更是愚不可及。

川普痛批歐盟與北約盟邦


等到北約峰會登場,川普果然對其他28個成員國領導者盛氣凌人,揚言要將GDP門檻提高至4%,或者將達標期限從2024年提前至2019年。川普還以威脅口吻暗示,美國不惜退出這個二戰之後最重要的國際集體防衛組織。換言之,川普擺出黑手黨教父的架勢,這趟歐洲行就是要巡視地盤,收繳保護費。

那麼北約成員國如何應對?他們顯然已抓住訣竅:讓川普大鳴大放發洩情緒,以霸主姿態佔領媒體版面,讓全世界都覺得他是「贏家」,這樣似乎就夠了。果不其然,發洩過後的川普在峰會第二天臨時召開記者會,宣稱此行獲得前所未有的成功,各國總統總理對他的要求俯首帖耳。

美國總統川普在北約峰會記者會上大酸:英國現在是辭職熱門地點(AP)
美國總統川普在北約峰會記者會上強調,此行收獲豐碩(AP)

不認為美國有防衛歐洲的絕對義務

雖然除了唯唯諾諾之外,北約成員國並沒有對川普做出任何新的重大承諾,2%門檻與2024年時限原封不動,但分析家指出,這仍然是一個極危險的徵兆。越來越多歐洲國家相信,就算大家都在短期內做到川普要求的2%,還是無法讓他老人家龍心大悅,他在競選總統時就已或明或暗表示,美國沒有防衛歐洲的絕對義務。川普不但直接將貿易與防衛議題掛鉤,而且前者的重要性遠高於後者,只要歐盟繼續在貿易爭議上讓他不開心,跨大西洋唇齒相依的防衛同盟隨時有可能遭到顛覆。

因此不難想見,對於赫爾辛基的「雙普會」,北約非常憂心川普可能對普京做出三大讓步:裁減駐紮歐洲(德國或東歐)的軍力、美軍暫時停止參與北約軍演、承認2014年俄羅斯併吞原屬烏克蘭的克里米亞(Crimea)。畢竟普京對川普有鼎力助選之功,而川普則是對普京的強人作風深為歆羨仰慕。

美國總統川普(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舉行高峰會(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舉行高峰會(美聯社)

友邦?「美國優先」等於「美國獨行」

川普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其實等同於「美國獨行」(America Alone),「友邦」一詞對他意義不大;面對任何國家不分敵友,最重要的是可以讓他誇口、固票的短期利益,而非長期戰略考量;有些時候他只要面子,當他要「裡子」的時候,他深信以美國的強大國力絕對能泰山壓頂、予取予求,無論對方是友邦或敵國。

就以他斤斤計較的北約成員國軍費問題而言,歐洲各國的確應該減少對美國的軍事倚賴,對抗衡俄羅斯的防衛工作負擔更多責任,但作法並不是「增加軍費」那麼簡單,甚至不是單純的「軍事議題」。國家建軍必須長期規劃,率爾投入數十億、數百億經費只會造成浪費與民怨,甚至引發政治與社會動蕩。當然,這些考量不會出現在川普的雷達螢光幕上。

唯利是圖、唯力是尚、美國獨行,可說是「川普主義」的最大特徵,在訪歐之行第二站英國再度表露無遺。這一回川普又是「先聲奪人」,接受好友梅鐸(Rupert Murdoch)旗下英國《太陽報》(The Sun)專訪,砲聲隆隆之餘,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成了砲灰。

民粹民族主義教父駕臨英國 首相淪為砲灰

導火線則是英國脫歐(Brexit),川普行事喜歡一對一泰山壓頂,向來不耐煩歐盟(EU)、世界貿易組織(WTO)之類的多邊組織;況且2016年6月英國脫歐公投,是近年歐美反移民、仇外風潮攻克的第一關,川普作為當今全球民粹民族主義教父,這趟訪英行程自然要好好指導一番。

於是世人看到川普完全不顧外交禮儀,在專訪中對在倫敦恭候大駕的東道主梅伊指指點點,批判她的「軟脫歐」(soft Brexit)處置不當,揚言談判中的英美自由貿易協定可能生變,還讚揚梅伊在保守黨內頭號政敵、前外相強森(Boris Johnson)是優秀的首相人選,形同直接鼓勵強森逼宮,間接對歐盟施加壓力。

美俄關係惡劣誰之過?川普:在我之前的美國總統

等到川普結束訪英行程、準備飛向赫爾辛基投入普京的懷抱,他就更不留情了,直接宣稱歐盟是美國的「敵人」(foe),與俄羅斯、中國等量齊觀。對於近年美俄關係每況愈下,川普歸咎自己之前的美國總統(尤其是歐巴馬),似乎完全不在意普京政權是如何壓制俄羅斯公民社會、血腥介入敘利亞內戰、搧動烏克蘭內亂、併吞克里米亞、干預美國總統大選。

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反嗆川普:美國與歐盟是摯友,說我們相互敵對的人是在散播假新聞。


全世界最重要民主國家領導人,為一個對內高壓扼制、對外恃強凌弱的集權政體背書。去年9月,川普第一次在聯合國大會(UNGA)發表演講,有一個字眼出現了21次:國家主權(sovereignty),鼓吹各國各自伸張主權、捍衛自身的安全與經濟利益。他領導的美國已經親身示範,他也樂見其他國家各行其是,如果在過程中與美國(短期)利益發生衝突,對他而言只是摧枯拉朽的工夫。這就是「川普主義」:唯利是圖、唯力是尚、美國獨行。

川普從2016年競選總統期間就充分顯露他對外交事務(從歷史到現況)的無知、對外交專業的輕蔑,因此他上任後在這個領域的表現,也最讓世界各國戰戰兢兢。如今「川普主義」出爐,對美國的友邦其實是好事一樁,可以藉此預測他的動向、迎合他的好惡、降低自身風險,好撐到此人離開白宮、美國外交工作回歸正軌的那一天,如果那一天還會出現。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