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暗殺袁世凱的台灣學生:《有溫度的台灣史》選摘(2)

2018-07-17 05:10

? 人氣

二十世紀初,正值日本帝國侵略野心壯大之際,當時受日本殖民的台灣,初期除了有激烈的武裝反抗外,由於也受到中國辛亥革命的激勵,知識分子同樣用盡各種手段亟欲協助台灣歸復祖國。圖為台北醫學校同窗會(1941年),後排左二為賴和,前排左四為杜聰明。(取自賴和照片集)

二十世紀初,正值日本帝國侵略野心壯大之際,當時受日本殖民的台灣,初期除了有激烈的武裝反抗外,由於也受到中國辛亥革命的激勵,知識分子同樣用盡各種手段亟欲協助台灣歸復祖國。圖為台北醫學校同窗會(1941年),後排左二為賴和,前排左四為杜聰明。(取自賴和照片集)

1900年8月23日,台灣民政長官後藤新平航渡廈門,第二天凌晨,位在廈門曲曲折折的巷子裡的東本願寺布教所,就在半夜發生縱火事件。

東本願寺的住持僧侶名為高松誓。他向日本大使館寫的報告說,半夜一點左右。中國暴徒衝進東本願寺布教所縱火,這個出租來的小屋整個被焚毀,他自己背阿彌陀佛本尊,避難到鼓浪嶼。

這是一個非常敏感的時機。這一年5月,北京發生義和團事變,八國聯軍隨後攻占天津、北京。北方正在戰亂,清朝政府根本無暇顧及南方。如果日本的寺院發生「暴徒縱火事件」,就意味著日本可以用八國聯軍一樣的模式,出兵攻打廈門,甚至占領廈門。

最讓人生疑的是,前一天台灣民政長官後藤新平才剛抵達,半夜裡就出了事。而所謂的「清國暴徒縱火」,在美國駐廈門領事的眼中卻非如此。據當時美國駐廈門領事的報告,在事件當天,僧侶們早已把貴重物品,全部運出去,當夜住宿本願寺的,只有寺的住持和尚一人,他在凌晨一點,跑到日本領事館,報告中國人暴徒放火燒寺,但除了住持和尚的說詞之外,沒有人看到暴徒,只看到中國人士兵與民眾,幫忙滅火。

根據學者許介鱗的研究,這個僧侶高松誓也很可疑。高松誓是在玄洋社的地盤福岡出身,年輕時,擁護西鄉隆盛的「征韓論」,參加西南戰役,西鄉兵敗後,轉為東本願寺僧侶。台灣割讓日本後,東本願寺在台北和彰化開設別院,高松被選派為彰化別院主宰,致力於日式佛教在台「皇化」的普及,並獲得兒玉總督的重視。高松又號稱要將日本佛教,推展到華南,以華南布教總監之名,親臨廈門,設立東本願寺華南布教總監部,主宰東本願寺廈門別院。

臺灣別院本堂(取自wiki)
台灣割讓日本後,東本願寺在台北和彰化開設別院。圖為位於台北萬華的台灣別院本堂。(取自wiki)

他是以寺廟為掩護,暗地裡作特務的勾當,時常來往於台灣與廈門之間。所謂「縱火事件」是後藤新平命令高松誓放的火,而且偽稱是清國人暴徒所為。這不是單一事件,而是大陰謀的開始。

1895年,台灣成為殖民地後,日本的野心更大了,覬覦的目標盯向福建。廈門是染指的第一塊肉。

為了避免福建被其他列強先吞下去,日本向滿清政府施壓,以「保持台灣安全」為由,於1898年4月訂立了「福建省不割讓條約」,也就是福建不能給其他國家,變成侵略台灣的基地。這種要求別國不得割讓土地的條約,也等於宣告只有日本對中國華南有入侵權。這個不平等條約引起英、美、俄、法等列強的注意,他們認知到這是日本侵略的前奏。

果不其然,1900年1月,日本進一步新設立「對岸事務掛」,統轄和福建、廣東的有關政務。2月,滿清政府在日本的壓力下,將從淡水逃抵廈門的台灣「抗日三猛」之一的簡大獅逮捕,以「日本國之匪徒」為由,接受日本的引渡,將簡大獅遞解出境,3月11日簡大獅被絞死於台北監獄刑場。清廷出賣了台灣,甚至出賣台灣的反抗者,讓抗日義民的退路也被封死了。

簡大獅(取自網路)
「抗日三猛」之一的簡大獅。(取自網路)

1900年5月,日本認為中國北方因義和團事變與八國聯軍的攻打而告急,無暇顧及廈門,就由內閣總理大臣山縣有朋、陸軍大臣桂太郎、台灣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及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等四人,設計攻打廈門的計畫。

這個計畫,正是仿效義和團模式:先聲稱「暴徒縱火事件」,然後藉機出兵。發動的時間正是後藤新平抵達廈門現場指揮之後。

8月24日白天,日本武裝便衣進入廈門城和鼓浪嶼。次日,停泊在廈門港的軍艦也派出三百名海軍陸戰隊先行登陸。派出海軍陸戰隊,而不是一般海軍,目的即是海陸作戰,攻占的企圖非常明顯。

與此同時,從台灣派出的日本海軍陸戰混成部隊,也已開往廈門,企圖從台灣出兵占領廈門,並將期限訂在8月30日攻下廈門,這是早已擬好的作戰計畫。

此時廈門已經風聲鶴唳,許多居民看到日本軍占領,預感戰爭來臨,紛紛外逃避禍。

1900年8月28日,美國報紙《威奇托每日鷹報》(The Wichita Daily Eagle)在頭版上接連發表四篇與廈門有關的報道。其中一篇報道〈日本海軍陸戰隊登陸廈門〉:「紐約。8月27日。一位被派到中國從事雜誌採編與廣告的工作人員,從廈門發回消息說:『日本派出海軍陸戰隊,已經登陸三天了,而這裡既沒有挑釁,也沒有來自領事的抗議。雖然廈門本地官員早已證明他們有能力保持完美的秩序,但一座日本寺廟被縱火焚燒,成為日本人採取行動的借口。今天,有三百名日本海軍陸戰隊員登陸。城市裡充滿了緊張氣氛,數以千計的百姓正在逃離廈門。本地官員和幾位商人拜訪了美國領事館,懇請美國領事出面,勸說日本海軍陸戰隊撤退。否則,他們聲明,城市秩序不可能恢復。』」

廈門已亂成一團。而美、英、德、法等各國的使領事館為了保護僑民,更是不斷向上反映。此時,英國領事已知悉事件的背後是日方的軍事謀略,於是聯合美、德三國領事,向日本政府嚴重抗議。英、美、德也各派一艘軍艦,到廈門向日本示威。因為日本向廈門出兵,已公然違反了英美列強把義和團戰爭,限定在華北的共同約定。

就在劍拔弩張的當下,日本樞密院議長伊藤博文,眼看情勢嚴峻,他憂慮事態發展會演變英、美、德列強出面干涉,日本和諸國為敵,因而命令廈門領事、兒玉總督,中止占領廈門的計畫。為了怕命令無法貫徹,還特地命令廈門領事上野立刻回京報告。從台灣派去的軍隊,就在廈門港外折回。

日本占領廈門的計畫,終於在最後一刻,硬生生被列強的干預給頂住了。最悲哀的當然是清朝,在自己土地上,竟是靠著列強的「恐怖平衡」,才免於被侵略的命運。

義和團事變(取自wiki)
義和團事變讓中國再度動亂,日本也趁勢創造縱火事件,藉機入侵廈門,不過最終也在列強的干預下嘎然而止。圖為義和團事變歷史照片。(取自wiki)

1911年中國辛亥革命則在台灣點燃新一波反抗的火苗。

當辛亥革命在中國爆發,建立民主共和國,台灣的反抗者士氣為之大振,懷著暗暗的期待,希望中國強大起來,革命的火種也延燒到台灣。

1912年,苗栗青年賴來跟朋友祕密到上海,滯留數月,他們目睹中國辛亥革命後的情勢,受到極大鼓舞,自此心懷革命壯志。次年回到台灣,就以解救同胞反抗日本為己任。他組織群眾計畫首先襲擊東勢角支廳,奪取槍枝子彈後,再直搗台中、大湖、苗栗等地。最後擬攻台中再發展至全島。1913年12月2日拂曉,集結十餘同志,殺進東勢角支廳,擊殺日人警察二人及台灣人巡查補一人。不幸領導者賴來與詹墩被埋伏的警察所格殺,以致起義軍旋即潰散。

1913年5月中,總督府保安當局探悉新竹廳的羅福星有一個革命組織,是受到中國辛亥革命的影響而覺醒,正在擴散漫延;後來又獲知有李阿齊準備攻關帝廟的計畫;10月中,發現在新竹廳大湖支廳的倉庫內失去槍枝六枝。保安當局大為緊張,倉皇指揮警察與保甲進行全島大搜索,在大湖天后宮捕獲了被大湖區長指控為革命黨員者八人。總督府當局也擴大其搜捕範圍,嚴密檢舉抗日分子,自1913年10月至1914年1月之間,抗日台灣人共有五百三十五人被捕。

這一波抗日志士懷抱著革命理想,希望建設強盛的國家,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羅福星遺留有著作《苗栗部共和黨機關失敗風潮紀念》一書,及在獄中所做的幾首詩。有一首〈絕命詩〉如下:

「……勇士飛揚唱大風,黔首皆悲我獨雄,三百萬民齊奮力,投鞭短吐氣如虹,青年尚武奮精神,睥睨東夷肯讓人,三島區區原弱小,莫怕日本大和魂……。」

(取自wiki)
羅福星為同盟會成員,也曾參與黃花崗之役,並在台發起抗日組織,為苗栗事件主事者。(取自wiki)

不僅是這些人,1910年,年輕的台灣學生杜聰明,就讀於台灣總督府醫學校,和同樣有抱負的蔣渭水、翁俊明、李根盛等要好同學,為了讓台灣復歸祖國,他們捐獻了錢,以「復元社」的名義,匯給當時的「革命同志」戴季陶,作為孫中山革命的經費,並加入「中華革命黨」,希望中國強大起來,光復台灣。

後來孫中山將大總統職位讓與袁世凱,而袁世凱竟叛變理想,當上大總統,還鼓吹帝制,他們非常氣憤。這幾位熱血青年立即召集緊急會議,決定採取實際行動:暗殺袁世凱。他們公推杜聰明和翁俊明(他們是醫學校的同班同學)去執行。杜聰明和翁俊明在醫學系二年級時,時常到總督府衛生部細菌學研究室,去研究細菌學,已經知道細菌培養的方法,所以決定用細菌暗殺袁世凱。

但他們的第一個難題是:如何申請護照,用什麼理由申請?醫學系的學生沒這個理由。但他們不死心,決定從日本轉道,經大連、東北再潛入天津、北平。他們依照計畫,從細菌室偷出霍亂菌和培養基,沿路小心翼翼帶著。

1913年台灣青年謀刺袁世凱的送別合照,前排左二為翁俊明,左三為杜聰明,後排右一為蔣渭水。 (取自杜聰明博士獎學基金管理委員會)
圖為1913年台灣青年謀刺袁世凱的送別合照,前排左二為翁俊明,左三為杜聰明,後排右一為蔣渭水。 (取自杜聰明博士獎學基金管理委員會)

1913年,他們經神戶、大阪、大連,輾轉幾個地方,終於潛入天津,打探幾天後,再潛入北平。但他們發覺自己在北平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之外,沒有人可以接應,無法接近袁世凱,找不到下手的機會。他們每天在北平的街道徘徊,乾著急,想偵察袁世凱從那裡出入而不可得,即使冒然行動,也不一定能成功暗殺袁世凱,甚至會傷及無辜。最後,只能暫時放下暗殺計畫,到上海乘船回台灣。

1915年,翁俊明從醫學校畢業後,發生西來庵事件,他看見台灣人遭到屠殺的慘劇,決定離開台灣,回到廈門開業。後轉赴上海開設俊明醫院。1943年,他回到福建漳州,開設中正醫院,實際上是在日本統治下,祕密籌設國民黨台灣黨部。想不到在這一年11月18日晚間,因為酒後中毒,驟然病逝,享年五十二歲。但有人認為,這是日方下的毒手,以避免他在廈門發展反日勢力。

翁俊明的孫女,即是非常有名的旅日歌手翁倩玉。而杜聰明則成為在日本統治下,第一個獲得醫學博士的台灣人。

《有溫度的台灣史》(南方家園)
有溫度的台灣史》(南方家園)

*作者為作家。本文選自作者新著《有溫度的台灣史》(南方家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