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點存股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前進南韓、探索慰安婦》非自願的現代化、被迫的慰安婦 南韓學者籲日本「謙卑反省歷史,別讓悲劇重演」

南韓「慰安婦」專題:我是朝鮮屄 The Forgotten Female Victims of WWII

「我們必須要問,所謂『慰安』,是慰了誰又安了誰?」南韓東北亞歷史財團日韓關係研究所所長南相九說,「慰安」一辭的原意帶有溫暖、安撫之意。就日本政府的角度而言,「慰安」一詞的對象指的是日本兵,慰安婦的「功能」就是激勵士兵,鼓勵他們上戰場要更努力。但若以被害者的角度出發,受害女性並非「自發性的去慰安士兵」,而是被強迫提供性服務,因此稱被害者為「慰安婦」也是對她們的二度傷害。

20180309-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東北亞歷史財團日韓關係研究所長南相九、成均館大學東亞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韓惠仁。(顏麟宇攝)
南韓東北亞歷史財團日韓關係研究所長南相九(左)、成均館大學東亞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韓惠仁(右)。(顏麟宇攝)

軍事性奴隸 or 日本軍「慰安婦」

南相九強調,「慰安婦」是確實存在的詞彙,但「慰安」的定義不同,因此當我們從口中說出「慰安婦」這個詞彙時,要記住當年這些女性遭受性暴力的慘痛過往。南韓成均館大學東亞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韓惠仁認為,日本在二戰時強制佔領南韓,慰安婦則是受日本動員,「無論從國家或是個人角度,慰安婦都不是自願,絕對是被強迫的。」

20180305-慰安婦專題,韓國大邱市,大邱女子商業高等學校內和平少女像。(顏麟宇攝)
南韓大邱市大邱女子商業高等學校內和平少女像。(顏麟宇攝)

1996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慰安婦調查報告指出,慰安婦應明確被視為一種性奴隸制度,「軍中性奴隸」一詞才能貼切反映在戰爭期間每天遭受輪姦和殘酷虐待的女性受害者。韓惠仁指出,不過倖存的慰安婦阿嬤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自己被稱為性奴隸,因此在南韓,在講述慰安婦一詞時必須加上引號,強調這是二戰時日本軍方對這些受害女性的稱呼,前面加上日本軍則是要強調加害的主體。

日本右翼的殖民地肯定論 vs 南韓主流的殖民地否定論

1936年柏林夏季奧運會男子馬拉松冠軍孫基禎。(wikipedia/public domain)
1936年柏林夏季奧運會男子馬拉松冠軍孫基禎。(wikipedia/public domain)

探討慰安婦問題時,不可避免的要從殖民母國與被殖民地間不對等關係的角度剖析。南相九舉例,岀身朝鮮的選手孫基禎在1936年柏林奧運拿下馬拉松項目金牌,本應是值得慶賀的事,但在他寄回祖國的明信片上卻寫著心情非常悲傷,「這張明信片反映了殖民地人民的心情,即使這位選手是在日本近代化的訓練下拿到金牌,身為韓國人的他卻覺得難過」。

南相九說,殖民地現代化論也是相同道理,殖民母國對殖民地的物質建設是出於對自己國家的利益而非殖民地的利益。支持殖民地現代化論者著重的都是物質層面,卻忽略殖民國對被殖民地人民無法彌補的尊嚴剝奪。殖民地現代性(colonial modernity)是許多殖民地共同的問題,殖民地透過殖民者接觸了初次的現代化,但另一方面殖民者為殖民地帶來現代化,最根本的目的還是為了滿足殖民母國的利益。

20180309-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東北亞歷史財團日韓關係研究所長南相九。(顏麟宇攝)
南韓東北亞歷史財團日韓關係研究所長南相九。(顏麟宇攝)

以台灣為例,日本殖民時期一方面改善水利系統、輕便鐵路和現代化教育,在當時的菁英階層中留下深刻印象,也為殖民的正當性帶來正面效果。但另一方面,日本對台灣的人口、土地普查亦是為了讓日本人一眼就能了解台灣各地資源,滿足日本的統治企圖。

日本右翼人士對殖民主義採取全然的「殖民肯定論」,歌頌殖民主義是殖民者對於殖民地的偉大使命,讚揚殖民主義為殖民地所帶來的近代化發展。南韓的主流意見則採「殖民地否定論」,也就是從支配和統治的觀點,批判殖民主義之惡。南相九表示,隨著日本右翼勢力愈來愈盛,殖民地肯定論者的聲量就愈來愈大,這種狀況令人憂心。

20180310-慰安婦專題,韓國京畿道廣州市,分享之家紀念館朴頭理阿嬤物品。(顏麟宇攝)
南韓分享之家紀念館朴頭理阿嬤物品。(顏麟宇攝)

殖民地歷史爭論的熱點:教科書

討論慰安婦和二戰歷史時,教科書問題最常引爆日韓兩國衝突,也是兩國遲遲無法解決慰安婦問題的一大癥結點。南相九指出,1993年時任日本時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發表針對二戰期間日軍強徵韓國婦女充當慰安婦表示衷心反省和道歉的「河野談話」,在此之後日本的國高中教科書才開始提到二戰慰安婦問題,此前根本沒有提到。

日本右翼就批評是將日本羞愧的歷史放到課本上,給予後代錯誤的教育,並想盡辦法企圖將慰安婦和日本二戰暴行從教科書上消除。隨著右翼勢力擴大,教科書提到慰安婦議題的篇幅就愈來愈少,「1997年裡,日本7個不同的課本都有提到慰安婦問題,但現在8種版本教科書中只有一種有提到。接受日韓不同教育的孩子,對慰安婦議題的感受有著明顯不同,對日本的孩子來說,慰安婦就只是歷史事件。」

20180310-慰安婦專題,韓國京畿道廣州市,分享之家「日本軍慰安婦歷史館」。(顏麟宇攝)
南韓分享之家「日本軍慰安婦歷史館」。(顏麟宇攝)

「為了不讓悲劇重演,請謙卑的反省歷史」

對於部分人士認為慰安婦並非都是被迫,有些是出於自願,韓惠仁強調:「我們必須先說清楚『強迫』的模式,藉由武力強迫女性當慰安婦則占多數。」另外,台灣與南韓當時均被日本統治,而日本在當地推動的現代化計劃都是為了日本自身,而非為了台韓人民的利益,從這個角度來看,台韓女性當時被徵召去當慰安婦,是為了「慰安」日軍,也可視為強迫的方式。

韓惠仁與南相九都認為,唯有記住歷史,深刻反省才能避免歷史重演,「為了不讓悲劇重演,一定要謙卑的反省」,唯有透過了解未被扭曲、正確的歷史,才能真正地帶來和平。不過慰安婦倖存者總有全部離世的時候,慰安婦議題如何延續下去?韓惠仁以現今鼓勵性犯罪受害人發聲的「Me Too」運動為例,表示慰安婦議題能從中延續。

20180309-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成均館大學東亞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韓惠仁。(顏麟宇攝)
南韓成均館大學東亞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韓惠仁。(顏麟宇攝)

韓惠仁說,慰安婦倖存者金學順1991年出面指控日本罪行,成為首位公開過去可怕遭遇的慰安婦,「嚴格來說,她可算是第一代發起『Me Too』運動的人」,隨著愈來愈多人出面控訴日本,這已經不是1位慰安婦的事情,而是大眾的事情,「期盼台灣也能做到這樣」。此外,南韓與其他7個國家共同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慰安婦之聲》(Voices of the ‘Comfort Women’)登錄為世界記憶名錄。

《慰安婦之聲》集結1931至1945年日本殖民時期的歷史文件、慰安婦阿嬤的證言和遺物,以及阿嬤發聲、參加活動的相關資料,「若要幫助這些倖存者,再清楚了解過去歷史後,必須要有同理心從她們的角度去思考,才有助於克服阻礙」,韓惠仁直言,慰安婦問題不單是歷史問題,而是對女性、人權迫害的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