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租屋必看
  • 共軍實力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謝青龍觀點:台灣的高等教育還有救嗎?─致新科教長葉俊榮

新任教育部部長葉俊榮。(曾定嘉攝)

新任教育部部長葉俊榮。(曾定嘉攝)

二十年了,筆者自投身台灣高等教育已凡二十年了,但也真真切切地親眼目睹台灣這二十年來的高教沈淪過程。以筆者任教育的大學為例,過去雖然也稱不上是頂尖的好大學,但也一直中規中矩的辦學,該有的教學品質、研究能量、及行政服務都遵守著一般大學的教育精神,但是現在,為了在這一波少子化的浪潮下求生存,以及為了申請各項國家計畫經費,它不斷地改變學校的政策方向,犧牲大學本來該有的教學、研究與行政本務,只為了在這個早已崩壞的大學環境中活下去就好。

這不是個案,而是台灣所有大學的共同現象,如同有某所大學的校長曾說的:「現在的大學早就是一個殺戮戰場了,為了求生存與招生,一些必要的手段與策略,需要全體師生配合。」於是,現今各大學無所不用其極地運用各式手段,凡是教育部或科技部想要的資料或數據,總是有辦法編造出來,而且表面形式漂亮無比,殊不知這背後所付出的代價卻是教學與學習品質的下降、行政人員的血汗勞動、教師尊嚴的曲辱、研究能量的萎縮,更不用提為了達成各類計畫的量化指標,其中的許多偽造的數據了。

究其源頭,早在二十年前,當台灣的生育率不斷下降時,政府相關部會的毫無作為,讓它眼睜睜地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大學退場的恐慌讓大學的精神不斷沉淪;惡性招生策略變成一場大學之間的殊死割喉戰;教學及研究品質下降,賣學位與論文造假時有所聞;競爭型補助計畫助長KPI膨風文化及血汗勞動;法規限制多如牛毛,而一旦出事教育部卻又放任卸責;大學評鑑(系所、校務、及各類訪視)只是一場場荒謬的「高裝檢遊戲」;私校董事會的專橫獨裁,違反師生的高教權益;大學雙薪教授門神林立,阻斷新進學者之路,造成學術斷層…(族繁不及備載)。

自我封閉的大學環境,早已沒了活水源頭的生生不息,用一灘正在發臭的死水來形容台灣高等教育的現況,雖然有些驚悚,但倒也算貼切吻合。這樣的台灣高等教育還有救嗎?

20180324-台大傅鐘。(蘇仲泓攝)
20180324-台大傅鐘。(蘇仲泓攝)

值此新教育部長上任之際,這幾日一直反覆思索台灣高教的諸般亂象,深覺台灣教育之弊,首要來自政策搖擺不定(或者根本沒有政策),故實務上多在瑣碎問題打轉,且「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急就章政令首尾不能相連、不能貫徹,形成一個龐大老朽的教育體制怪獸。因此,若要革新台灣教育,淺見以為應從政策與方略上著手,為台灣高等教育建立未來十年甚至百年的遠景藍圖,然後才能逐步實現、完成改革,否則永遠是原地踏步式的改革錯覺而已。

以下提出兩種可能的政策藍圖,雖不算是救治台灣高教的解藥,但總是一個對國家教育政策的發想開端,不成熟及不完備實屬必然,但若能因此而引出國人對台灣教育的政策探討,大抵算是拋磚引玉之效吧!

第一個可能的政策,名之曰「以大學為精英教育」的版本。顧名思義,大學不再是普及教育,而以培養精英人才為目的,為此,必須大幅縮編目前大學數量太多的現況,實際的實施步驟可能如下:

1. 縮編國立大學規模或學校數量,以同時達節省公立大學的龐大經費支出,因應少子化降低生師比,及真正精英化教育之目的。

2. 鼓勵原私立大學退場,依比例分撥部份校產給原董事會,用以轉型學校變為非營利組織機關,其餘大部份校產公有化,作為安置原有教職員生之用。

3. 部份不願退場的私立大學,或有意新創的私立大學,政府貫徹私校法精神,不再給予任何補助經費,但教育部也不再干預其內部運作,至於私校最後變成野雞大學或貴族大學,就由市場法則決定。

4. 至此,大學教育不再定位為普及教育,多數無法進入大學就讀的學生,政府可大量辦理技職專班和職業訓練所,為社會各類職場培訓專業人才。

20180610-台灣大學畢業典禮,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致詞述及校長遴選案大學自主時,全體與會師生熱烈鼓掌回應。(陳明仁攝)
圖為台大畢業典禮。(陳明仁攝)

第二個可能的政策是「以大學為普及教育」的版本。此版本以台灣目前的大學政策為藍本進行修正,即擴編國內大學的規模與學校數量,以全面提供台灣學生升大學管道,類似社區大學或學院功能。實際做法分國立與私立兩部份進行:

1. 國立大學部份,選定十所以內的大學重點補助,成為頂尖大學,其餘納入普及教育之一環。

2. 私立大學部份,徵求有意願轉型為公立社區大學,校產全部轉為公有,納入普及教育之一環,並接受教育部補助及監督;不願轉型之私校,教育部不再補助經費,但也不干預私校管理,讓私校有機會擺脫教育部管控,自主成為野雞(但少子化後已無生存空間)或貴族或頂尖大學。

3. 除頂尖大學外(包含國、私立),普及教育之社區型大學均為公立,其內容著重於職業訓練和專業人才培訓,作為台灣技職教育之基礎(原頂尖國立科技大學,一同併入十所頂尖大學競爭考量)。

以上兩個不同的政策版本,或擇一或合併或其他更佳版本均可(甚至訴諸公投皆可),但教育百年大計,最忌搖擺不定,一旦決定教育未來的發展政策,我們才能修大學法、修私校法、修評鑑法、修各種法規,否則終究是各行其是而無完整體系。

值此,我也要呼籲未來不論任何政黨上台,請你們停止競爭型計畫浪費國家資源,也不要再追求像教育職業化或國際化等虛假目標,或是短期煙火式的璀璨活動效果。讓台灣用三個五年的短中長程目標,逐步踏實地建構教育工程:第一個五年,基礎教育建設的紮根過程,分別為初中高等及技職教育的基礎需求奠基;第二個五年,視各級學校所展之特色,開始分流、分類,展現整體教育的多元性;第三個五年,以前述兩階段的建設為基礎,台灣教育始有國際化的競爭性,進行招生國際學生及鼓勵台灣學生出走的雙向交流。

台灣教育崩壞已久,請蔡總統或葉部長不宜再想什麼一步到位的捷徑,唯有一步步紮實的基礎建設,方可救台灣教育於未來!

*作者為南華大學通識中心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