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拔不掉管爺送管媽,崩盤的不是高教是賴揆

行政院長賴清德屬意立委管碧玲出任教育部長,但這個人事「傳聞」未獲太多好評。(顏麟宇攝)

行政院長賴清德屬意立委管碧玲出任教育部長,但這個人事「傳聞」未獲太多好評。(顏麟宇攝)

行政院改組聲起,除開早前已經公布的若干次長人事,「傳聞中」的異動至少還包括內政部、法務部、教育部等部會,幅度即使不大亦不可謂小,儘管布局未定,卻已經凸顯賴清德內閣捉襟見肘,缺乏人才的危機,更迭中的「新人」,不是賴揆昔日南市府舊屬(多為副手或二級機關首長),就是民進黨為選舉應急或派系思維的安排,大風只在民進黨的黨公職裡輪流吹。

這樣的人事佈局到底好不好?見仁見智,畢竟政務官本來為「政策」負責,政策難免涉及政黨立場,但若政務官成了政黨選舉輸贏的衝鋒官,思考「國家政策」時繞著政黨選舉利害兜圈子,最終「國家政策」只能成為「選戰策略」,使「政策」不為全民服務,未必有利於選情,更非國家之福。

陳芳明:立委轉任教育部長,會留下歷史紀錄

在這一波內閣異動「傳聞」中,最引發「震撼」或「驚悚」(網友言)的莫過於教育部長人選落在立委管碧玲身上,畢竟這個職務自「拔管」(拒不發聘台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不成,犧牲兩員部長之後,懸缺迄今逾月,從政壇至杏壇都等著看,賴揆創造了這個空前紀錄要如何收場?

姑不論網友的譏評「拔管不成變插管」、「管不了校長管部長」、「校長部長雙管齊下(台)」,有兩個批評特別值得重視,一是全教產的評語:「找不到學者願意當教育部長,只好找立委選區可能被併掉的政治人物來當,政治人物回收再利用,高教要崩盤了!」二是民進黨前文宣部主任,政大教授陳芳明的註腳:「立委改任教育部長,將會在歷史留下紀錄。如果這個消息變成事實,正好凸顯蔡政府嚴重缺乏人才。」陳芳明直言管碧玲並不熟悉台灣的教育生態環境,「這項任命將是賴內閣的危機,更是蔡政府的挑戰。」

二者反應的是同一件事:教育部長豈能從民進黨自家籃子裡挑人?果若如此,只有兩個原因,民進黨真找不到人,或者果真沒有學者願意受命!不論何者,對堂堂執政黨都是危機。陳芳明特別點明立委改任教育部長,「會留下歷史紀錄」,自有其道理,過去立委可以比敘轉任律師,這是威權時代的笑話,如今蔡政府立委轉任教育部長,很可能創造另一則笑話。

20160910-政大台文所教授陳芳明10日出席「台灣的悲愴年代─從皇民化到二二八」研討會。(顏麟宇攝)
政大台文所教授陳芳明認為,立委管碧玲若真轉任教育部長,正凸顯蔡政府嚴重缺乏人才。(顏麟宇攝)

教育修法有功,豈是管碧玲一人之功?

更特別的是,這項人事尚未經正式發布,坦言人事任命「看機緣」的管碧玲玲以一千二百字臉書文,回應陳芳明的一百五十字短評。

台灣不是內閣制國家,但立委或曾任立委者轉任部會首長,不是沒有前例,唯看中的是其專業而非立委資歷,陳芳明為什麼對立委轉任教育部長如此介意?原因很簡單,教育沒有顏色,教育不能分政黨!教育部長面對的是現在與未來的全國知識份子,部長未必需要是博學鴻儒,却必須能與舉國博學鴻儒侃侃而談,禮賢下士,扁政府八年四位部長,都是如此延攬而來,學問最高爭議最大的杜正勝(院士)當年入閣時,並不是顯山露水的鐵桿台獨,他的爭議正因為就任後的意識形態鮮明;蔡政府兩年兩任部長,第一位基層教育出身,扛不起博學鴻儒的大擔子,最後栽在台大校長案,並不冤枉;第二位學問夠大,也是院士,問題和杜正勝並無二致,意識形態遠遠超過他對「教育」的熱情,遑論還有利益衝突的爭議,結果四十九天就請辭,請辭後還遭彈劾,堪稱壯烈。

管碧玲雖非博學鴻儒,好歹是個博士(台大),曾經兩屆立委都在教育委員會,根據她千字回應陳芳明的臉書文,她對教育的「貢獻」不可謂不大,從教育基本法、國民教育法體育法…都是她修的,但俱為她一人之功嗎?她理當是「提案立委」,因為她是教育委員會召委,其他連署和支持立委呢?僅就零體罰一例,當年還有其他教團體育和家長團體的努力,難道「一管功成萬團皆空」?

20180514-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查法案,立法委員管碧玲發言。(陳韡誌攝)
立法委員管碧玲自認對教育「政績」繁多,但豈能一人居功?(陳韡誌攝)

賴揆由盛而衰,不是沒有原因

管碧玲也對外界批評她「政治立場鮮明」做出了回應,她只承認在軍訓教官退出校園和文言文比例上有政治立場」,但是,做為民進黨,「誰敢將這個成為被嫌棄的理由?要民進黨以敵對政黨的立場擇人,這不是政黨政治的原理。」

首先,管碧玲的政治立場不僅在於軍訓教官和文白選文比例,隨便舉例,陸生來台「三限六不」是她積極主導;大陸電影得獎太多,她主張停辦金馬獎;最近陸委會聯席會議駁回陸媒記者的駐點申請,她強調「選擇這樣的小case展現強硬又如何?」更早還有為登革熱在南台灣肆虐,她脫口而出「沒得登革熱(高雄)血統不純正」,後面是失言的玩笑話,前面則是不折不扣的意識形態,套用管碧玲的辯解詞,「誰敢將她反中惡陸做為嫌棄她的理由?」

問題來了,什麼是「以敵對政黨的立場擇人」?在教育部長一職上,豈能有政黨敵我?管碧玲或許不明白,「政治立場鮮明」為何不適合這個職務,但行政院長不能不明白,遺憾的是,顯然賴清德也不明白,在他們的眼界中,只有政黨敵我,這嚇不跑「敵對政黨」,倒可能嚇跑無數家長,當民進黨開始訴求中間選民(至少新北市長選舉)的時刻,在這場「敵人(敵對政黨)」如此孱弱的選舉戰場上,旗幟鮮明地感嘆「同志間的距離比星球還遙遠」(管碧玲語陳芳明),喚不回同志還踢走中間選民,即使成不了歷史,也真值得記下一筆:「那一年,賴神如何由盛而衰」,當然,管碧玲的功勞只能是之一,絕不是唯一。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