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林志忠觀點:玉山計畫,注定荒唐

即使高教圈頗多質疑,教育部推動的「玉山計畫」將在年底前正式上路。圖為台大畢業典禮。(陳明仁攝)

即使高教圈頗多質疑,教育部推動的「玉山計畫」將在年底前正式上路。圖為台大畢業典禮。(陳明仁攝)

教育部推動的「玉山計畫」,目前正加緊腳步,即將於一、二個月後上路——準確地說,應是「匆促」上路。因為媒體的報導已多,因此本文不再贅述什麼是玉山計畫,而就直接切入一個結論,即「玉山計畫,注定荒唐」。

為何注定荒唐?這一點,可以從「執行日程」看得出來。昨(28)日媒體報導說,教育部預定玉山計畫學者審查結果將於7月中旬公布,大學將於8 月1日起聘。換句話說,通過聘任審查的「遠在國外」的玉山學者——國內學者已被該計畫聘任辦法直接完全排除資格!——將只有二個星期的緩衝和準備(切換跑道的)時間。

根據教育部的審查標準,能過獲得通過聘任的「玉山(資深)學者」應是國外著名大學的重量級教授。依照國際學術界的「一般常識」判斷,這些重量級的著名國外大學或研究機構的學者,應有(多個)龐大的研究計畫正在(同時)執行,也有許多位博士後研究人員和博士生正在接受他/她的指導,而且應該有他/她所在單位的大學部或研究所的課程要上——上課(以及服務校內、外的各種委員會)是每一所大學對每一位教授的最基本要求;越是頂尖的大學,必定越是要求盡責落實!

教育部長潘文忠(右二)說明「玉山計畫」,將每年度投入最高五十六億元於高教預算,作為延攬國內外頂尖人才用途,以提高我國高教競爭力及國際能見度。(圖/蔡富丞攝)
前教育部長潘文忠(右二)推動「玉山計畫」,每年度投入最高五十六億元於高教預算,作為延攬國內外頂尖人才用途。他已經請辭,不過,這個備受亮高教圈質疑的計畫,即將上路。(圖/蔡富丞攝)

由此看來,我們完全不能理解,從7月中旬到8月1日的二個星期的緩衝和準備時間,如何能夠解決和妥善安排上述諸多教研問題。再者,國外一所頂尖大學,豈能任由一位教授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豈能容忍他/她把系上課程委員會幾經討論、協調,已經安排好的該上的課程隨手一丟?對如此不負責任、棄授課——有可能是包括在畢業學分中的核心必修課程的——學生於不顧的教授,學校同仁能認同和尊重嗎?這些問題,看似瑣碎,卻是一流大學教育的核心問題,一廂情願訂定和執意匆促推動玉山計畫的教育部主事者,有些許概念嗎?曾經設身處地思考過嗎?會陷人——國際知名學者——於不義嗎?

除了安排教學和研究計畫等等公事之外,一位長年落籍國外的(資深)學者,豈能沒有自己的家庭以及子女的教育和生活要兼顧與安排?這些都不需要一些時間處置嗎?

單就以上這一點玉山計畫的緊迫「執行日程」所可能引起的公、私問題,摩擦與衝突來討論,我們就可以預知這一項計畫的執行成效必將很有限,難以讓人放心期待——而受聘的玉山學者,必將也會時時懸念著遠在國外的研究計畫、研究組的成員(學生),與海外的家人。這一點是教育部主事者或許不懂,或則刻意隱瞞的!?

就「國內」學者而言,則或許可以考慮避開玉山學者為是。因為除了同工「大」不同酬之外,三年之後,要是執行成效欠佳,玉山學者可能會推諉說,都是因為國內教授和研究生程度太差(?),不夠用功(?),因此他們「帶」不動。——玉山學者是要來「帶」國內師生的,或是來與國內師生「合作」的,教育部想清楚了嗎?——反過來說,要是三年之後有了一些執行成效,教育部主事者可能就會興高采烈,說都是因為有玉山學者的指導和提攜,國內師生才有可能開竅、做出好成績。注意!教育部必定會、也必須這樣說,因為這樣說了,屆時就可以向立法院和社會交差,而安全過關!

*作者為交通大學物理研究所及電子物理系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