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做愛都好害怕、插入陰道後就痛到不行…性治療師點出年輕夫妻無法性福的關鍵

2021-02-25 12:00

? 人氣

床事不合一定只是其中一方的問題嗎?(圖/取自pixabay)

床事不合一定只是其中一方的問題嗎?(圖/取自pixabay)

筱薇一個人單獨來到我的診間,纖細的身材留著一頭黑到發亮的長髮,隨著身體的擺動直覺是仙氣十足的女孩,還沒開始對話我已經可以感受到她散發出的清新氣質。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坐定後,筱薇說:我與男友交往三年,剛開始因為自己價值觀的因素,堅持不可以發生婚前性行為,男友也能接受因此一直沒有性愛經驗,但第二年開始因為認定彼此為未來路上的伴侶。

在某一次三天兩夜的外宿旅行中,我們第一次嘗試要做愛,筱薇這才發現自己的身體反應不尋常,甚至是非常抗拒,心理的意願竟然無法主導身體的放鬆,男友一直說我會不自在的夾腿,就這樣,那兩個美好的夜晚都白白浪費在嘗試做愛卻無法成功中渡過,最後也只好放棄,幸好當時我們並沒有因此而糾結在不愉快的氛圍中,他擁著我很快就入睡了,但我心裡卻很自責,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筱薇是一名鋼琴老師,工作時間本來就比較彈性,男友也因為工作關係單獨住在外面,他們每週可以相處的時間非常多,從第一次的做愛失敗後,每週都會陸陸續續的嘗試,但這兩年來成功卻不到十次,常常會在痛中結束,有時感覺有插入、有時也不確定?  但具體要說是哪裡在痛,她不知道,只知道只要是一開始就痛,就知道是無法繼續進行了。她形容,本來可能是一個點痛,但會很快蔓延到整個陰部都好痛。

第一堂課筱薇依約前來,但卻是單獨一人,我問筱薇怎麼男友沒有一起來?筱薇無奈的表示,男友說:只要我沒問題就一定可以。他說他之前有交過女友,做愛一定沒問題,而且他已經等了我兩年了,真的不能再等下去了,如果這次不成功,他還叫我要不要找別人試試看,當下我聽了真的好難過。

諮詢過程中我探問更多有關做愛過程中的細節和一些讓筱薇理解完整的生理結構,當我們進入療程室時,筱薇明顯對插入是恐懼的,但很快地按照引導方式又可繼續向前,課程進度很順利,結束後我仍希望下堂課筱薇的男友可以一起來。

筱薇是個用功的學生,每日都會回報練習的情況,也會說明與男友練習的過程。她發現了一個之前未曾認真思考的狀況,她的痛不是插入的痛,而是整個陰道口被擠壓的痛,這讓她百思不得其解。終於在第三堂課時得到解答,原來是這兩年來男友的體型改變很大,體重增加過速導致做愛的姿勢需要有大幅度的改變,而這些改變會影響插入的角度進而造成陰道口某固定位置的疼痛,還有,這擠壓的痛感還來自男友的不夠硬又想進的硬塞,這落在毫無做愛經驗的筱薇身上卻總是成為被指責的一方,認為都是筱薇的恐懼惹的禍。

心理學家喬瑟夫.魯夫特(Joseph Luft)和哈利.英格漢(Harry Ingham)提出「周哈里窗」(Johari Windows)的概念,認為人們對自己的認識,一方面立基於對自己的觀察,另一方面則來自於他人的回饋。而筱薇的自責心理恰恰也讓男友順勢把問題全都歸咎給她。經過這次雙方的溝通,男友也承認部分失敗的原因是自己的硬度所造成,並不是都是筱薇的問題,同時也願意與女友一起面對,筱薇偷偷對我眨眼睛,她終於可以放下自責的情緒,也讓專業來讓男友承認自己的問題。

筱薇已經克服性交恐懼,男友也接受課程訓練,因為男友需要練習的時間更久,每次課程他們都會一起過來上課,為了未來的性福而努力,創造一輩子的幸福,絕對值得。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原標題:當性交恐懼女遇到陽痿男性事如何解?

責任編輯/連珮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