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搭時光機回到過去把父母殺死,我還會出生嗎?超燒腦的世紀難題「弒親悖論」

2019-12-16 10:51

? 人氣

現階段仍找不到有效方法可以穿越回到過去,但如果不是回到過去而是「看見過去」,那就簡單了。

我在〈光〉那一章也提過,我們看見的太陽不是現在的樣子,而是8分鐘以前的太陽。而獵戶座的參宿四位在距離地球5百光年(光花5百年前進的距離)左右的地方,所以我們看見的參宿四也是距今5百年前的樣子

換句話說,透過天文望遠鏡看到的都是過去的世界。反之亦然,現在這瞬間從參宿四看見的地球,呈現的是5百年前的樣貌。

當然地球與太陽不同,是不會發光的行星,而且大氣與星際物質也會阻礙光的前進,但如果有高性能的大口徑望遠鏡能夠將光聚集起來、不漏掉一丁點,就能觀察地球過去的樣子,而且連細節也不放過。

說不定參宿四一帶住著外星智慧生命,那麼當它們透過這個超高性能望遠鏡觀察地球時,就能在日本觀賞到戰國時代的樣子。

這麼一來,每天觀測地球就會變成一件有趣得不得了的事情吧?只要湊近望遠鏡一看,就能看見出現各種歷史場面的娛樂世界。

譬如織田信長擊潰今川義元的桶狹間之戰等,對旁觀的人而言,應該覺得像是某種整人節目吧?在旅行中突然遭到神祕武士軍團襲擊、驚慌的今川義元,絕對能為坐在客廳裡的參宿四家庭帶來歡笑。只不過策畫這場整人的織田信長,不是拿出手板宣布「整人成功」,而是高舉義元的首級宣告「奇襲成功」,因此有小小孩的家庭還是轉台吧。

同理,如果從1千8百光年遠的天鵝座天津四看地球,就能確認邪馬台國(《魏志倭人傳》中記載的日本古代國家,由女王卑彌呼統治,但至今仍無法確認其位置。)的所在地。而金牛座的畢宿星團距離地球大約150光年遠,因此透過超高精度的望遠鏡,就看見暗殺坂本龍馬的真凶。

我如果有如此高性能、看得見過去的望遠鏡,絕對要觀測埃及豔后與楊貴妃入浴的場景。不,這絕對不是偷窺,而是見證歷史的作業,是在做學問。

但現實問題是,我們地球人本身很遺憾地無法看見地球的過去。即使為了看見地球5百年前的樣子而前往參宿四,無論如何都必須耗時5百年以上才能抵達。除非瞬間移動,否則無法從地球之外看見二十世紀以前的地球。

既然如此,只能祈禱住在參宿四一帶的外星人會擅自錄下地球的樣子了。去它們家玩的時候如果檢查它們的電腦,說不定就能從桌面的可疑資料夾裡輕易發現埃及豔后或楊貴妃的偷拍影片。畢竟「好色」是全宇宙的共通語言。

附帶一提,討論回到過去的時間旅行時,除了技術上的問題之外,還有悖論的問題。

討論時光機的技術層面之外,另一個重要課題,就是該如何解決時間旅行產生的悖論。

時間悖論的例子當中最有名的就是「弒親悖論」。假設我們搭乘時光機回到過去的世界,見到生下自己之前的父母。那麼,如果我們把當時的父母殺掉,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呢?

如果父母死了,自己就不會出生;如果自己沒有出生,就無法像這樣殺死父母。但如果無法殺死父母,自己就會出生,如此一來自己就能殺死父母了。但如果可以殺死父母,自己就不會出生,所以就無法殺死父母。但如果無法殺死父母,自己就會出生,那麼還是可以殺死父母。但可以殺死父母的話,自己就不會出生,所以無法殺死父母。但要是無法殺死父母,這麼一來自己還是可以出生,所以就能夠殺死父母了。但是如果可以殺死父母,自己就不會出生,所以就無法殺死父母。

……哈哈哈,悖論只要複製貼上就能逐漸填滿稿紙,實在非常輕鬆呢。

總而言之,像這樣的鬼打牆就是「弒親悖論」。如果能夠回到過去,就可能發生像這樣的悖論,也就是矛盾,所以為了開拓時間旅行的可能性,必須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如果要我對這個悖論闡述個人見解,首先還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殺死父母。

雖然這是在腦中展開的思考實驗,但試圖殺死生下自己的父母,還是會讓人想說:「放肆!」

物理學者不僅試圖在量子論的「薛丁格的貓」實驗中殺死無辜的小咪,這次又想殺死自己的父母。實在無法不讓人懷疑他們真的心理有問題。 ※雖然應該只是錯覺。

如果沒有父母,自己就不可能存在於這個世界。

就像爸爸媽媽愛自己一樣,自己也應該愛他們。千萬不能有殺死他們的念頭,全家一起相親相愛地生活吧!

……怎麼樣?如此一來不就解決了弒親悖論嗎?關鍵字就是「孝順」。只要大家不忘懷著一顆孝順的心,就不會發生時間悖論了。

嗯,問題不是這個……這樣啊,真不好意思。

儘管如此,弒親還是差勁的主題,因此我想提出一個全新的「哆啦A夢悖論」。接下來討論時間悖論時,我都拿這個「哆啦A夢悖論」來為各位舉例吧!

哆啦A夢是世修從未來世界送回現在的機器貓對吧?

世修因為祖先大雄太廢而遭殃,過著貧困辛苦的生活。於是他推測如果能派哆啦A夢回到過去,把大雄改造成優秀的人,身為子孫的自己必定能活得輕鬆。

世修從來沒有試著讓自己成長,只是把哆啦A夢送回過去,就希望坐享其成,真不愧是跟大雄擁有同樣的血緣。

總之這件事情先擺一邊,這一連串的經過還是會引發悖論。

如果大雄變優秀,世修的生活就會變好,而如果世修的生活變好,那就根本不會想派哆啦A夢回到過去。但如果沒有派哆啦A夢回去,大雄依然會是個廢物,這麼一來,世修仍會過著辛苦的日子,於是就會派出哆啦A夢。但是這麼一來大雄就會變優秀,世修的生活變好,那就根本不會想派哆啦A夢回去……結果又會變成像這樣的鬼打牆。

那麼面對這樣的悖論,現在的學者與作家主要想出了三項對策。

第一項對策是,由於會發生這樣的悖論,所以時間旅行根本不可能。這與其說是對策,還不如說乾脆讓一切都不發生。讓人感覺不到夢想。

那麼我們就快速進入第二項對策,這個說法假設過去的世界是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就是在量子論的多重世界詮釋中登場的,認為宇宙有無數分支的概念。即使過去的大雄變得優秀,也只是新建立了一個「大雄很優秀,其子孫世修也過著輕鬆日子的宇宙」,這個過去不會影響自己目前所在的宇宙。

如果真是如此,回到過去根本就失去意義了吧。

假使過去的大雄在各個領域都急速成長,最後獲得諾貝爾獎,賺到鉅額的財富,甚至與環球小姐結婚(假設靜香是小老婆),這也終究是別的宇宙的事情,與現在的世修毫無關係。

這個說法也同樣太沒有夢想了。

最後第三個說法是,即使想要改變過去,也會產生阻礙,因此最後過去仍舊無法改變。

我想這是個很合理的解決方法,不管哆啦A夢多麼努力,某種「歷史趨勢」,也就是命運之類的事物,也會想方設法地阻礙大雄變優秀,最後世修的生活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

如果再稍微拉回到弒親悖論,那就是:就算前往過去試圖殺死父母,最後還是會因為良心而無法付諸實行。或者即使想要付諸實行,自己還是會突然被車撞,或是因為父母強到不像話而被反將一軍。

或是原本打算要殺死父母的,但聊過之後卻被父母抱持的宏大願景而感動,最後拜父母為師(坂本龍馬與勝海舟的模式)(據載,坂本龍馬曾奉命行刺勝海舟,但反被說服而投入勝海舟門下,成為其門生。),總而言之無論如何都無法成功殺了父母。

最後,不管採取哪一種說法,無論如何掙扎,很遺憾的是,世修都註定無法活得輕鬆。

派哆啦A夢回到過去不僅是白費工夫,還只會因為多花錢而使家用更加吃緊。世修明顯是自找死路。

這麼一想,時光機顯然是個意外地沒有夢想的交通工具。

然而話說回來,如果哆啦A夢存在,根本不用特地把他送回過去,只要請他掏出如果電話亭,拿起話筒要求:「如果我的生活變輕鬆……」就能解決問題。

再說,把哆啦A夢這種有求必應的萬事通給大雄,我想不僅無法幫助他成長,反而還讓他加速墮落。

還不如把鬼軍曹山本小鐵(日本摔跤選手)之類的送回去,徹底對大雄進行斯巴達式訓練,不是更有希望改造他嗎?

這個嘛,好像都在討論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了,結果到底該如何避免這種時間悖論呢?

如果真的回到過去,試圖改變過去又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還是必須等到時光機發明出來才會知道吧(安全保險的結論)。

作者介紹|佐久良剛(さくら剛)

1976年出生於靜岡縣的作家。自詡為「能以世界最有趣的方式說明相對論的男人」。處女作《誰會再去印度啊!白癡!!……但是說不定還想再去》(暫譯,AlphaPolis)成為暢銷書。自此之後就出版了《三國志男》(暫譯,Sanctuary)、《現在不是到南美尋找超古代文明遺物的時候吧!!》(暫譯,Media Factory)等多本著作。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文化《腦洞大開物理學:30個關於寫真偶像、水手服、鬼魂與貓咪(還有臘腸狗)的奇妙科學知識》(原標題:時光機───其②「弒親悖論」)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