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保存最完整的傳統舞獅藝術,什麼原因讓它成了全台唯一沒有耳朵的獅頭?

2016-09-21 12:13

? 人氣

過去,清朝對於台灣的管制力量薄弱,各個庒頭或聚落為爭奪地盤,避免其他族群入侵,都會各自號召壯丁成立鄉勇或民防,武裝保護鄉里,同時為避免被視為造反,常常寓武術於地方信仰的酬神獅陣演練中,以掩蔽政府查緝。

在政府組織力量逐漸強大後,官府對於糾眾習武難免有所顧慮,因此慢慢轉型為農忙後的敬神表演,獅藝亦在此時漸臻成熟。

大龍峒金獅團無耳金獅 (照片取自大龍峒金獅團首部曲-無耳金獅,並經大龍峒金獅團授權使用)
大龍峒金獅團無耳金獅
(照片取自大龍峒金獅團首部曲-無耳金獅,並經大龍峒金獅團授權使用)

大龍峒金獅團是台北市最資深的獅團,甚至有可能是全台灣最資深且保存獅藝文化最完整的獅團,其團長李世澤曾經相當抗拒家傳基業及傳統信仰,10年前為了舅舅撂下一句「這是阿公及阿爸留下的基業,你未來若有辦法去面對他們,不理也沒關係」,毅然辭去工作,接下擁有200多年歷史的大龍峒金獅團團長工作。

台灣獅陣的起源

李世澤表示,傳統農業社會一定要先吃飽穿暖後,才有餘裕發展其他文化與藝術。自明朝以後,「湖廣熟而天下足」,湖廣地區不但是中國的糧倉,也是許多文化藝術的發源地,像是客家文化以及萃取中國大陸原鄉精華並在台灣自成一格的歌仔戲,獅陣自然也不例外。

台灣獅陣一開始多具有反清復明的使命,獅陣成員早期是鄭克塽的逃兵,據說都是天地會的成員,為避免被查緝,隱姓埋名地藏身在獅陣中工作。

「陣」分為文陣與武陣。就表演的性質而言,文陣偏重於定點的戲曲表演,像是北管;武陣則為武術類的演出,獅陣則為其一。所謂「頭」指的是「角頭」,傳統社區都會有個角頭廟,像是艋舺的龍山寺及大龍峒的保安宮,過去會在街道上掛有紅燈籠,只要紅燈籠設置的地點有多遠,該角頭廟的信仰及祭祀範圍就有多大,也代表角頭的勢力有多大。

李世澤指出,獅陣改成獅團,因為「陣」偏重於團練及民防的功能,「團」則是屬於民俗表演團體性質。舉例來講,獅陣中若大旗搖擺或鼓聲改變時,可能代表著前方敵情的某種訊號,由於早期台灣人不能習武,練習獅陣只是個幌子,最重要的是為了糾眾練武、反清復明。隨著反清復明成為歷史,獅陣也慢慢轉型成為表演團體。

無耳金獅劇照 (照片取自大龍峒金獅團首部曲-無耳金獅,並經大龍峒金獅團授權使用)
無耳金獅劇照
(照片取自大龍峒金獅團首部曲-無耳金獅,並經大龍峒金獅團授權使用)

武術與獅藝之爭

大龍峒金獅團成立年份雖已不可考,若依其「先輩圖」(台語的先人簿,意指有功於社團者均登錄其上)記載,登錄在上面的第一個家族係於光緒2年(西元1876年)記載,再往上溯則有四位只有姓沒有名的人。李世澤解釋,由於他們都是天地會成員,不敢在外留下姓名,怕流傳出去後被誅連九族。若自鄭克塽時期推算,大龍峒金獅團已有超過200年的歷史。

1861年,為了對抗法軍入侵,湖南湘軍協防台灣,抗法戰爭結束後,有些湘軍湘勇留在台灣,並在大龍峒陳維英家族擔任護院工作。這些湖南籍的武術師傅,在偶然的情況下,看到了大龍峒人正在練習以武術為基底的獅陣,一時技癢而下場表演,不僅搏得滿堂彩,也讓金獅團上下大為折服,決意拜湖南師傅為師,學習湖南舞獅。

湖南舞獅的特殊之處,在於湖南地區普遍豐衣足食,強調的是獅藝而非武功套路,且其舞法亦屬於少見的「上路獅」(台語發音為頂路獅),也就是將獅頭高舉在頭上,下半身則門戶洞開,為了避免被攻破,舞獅者必須具備深厚的武功底蘊,才有辦法護住下盤。

「敖人多,頭人就耳朵輕」,意指有能力的人多,領導人就容易耳根子軟,不容易做出決策。1895年,台灣割讓給日本,湖南師傅返鄉,但金獅團卻陷入了武術與獅藝之爭,由於當時大龍峒能人輩出,兩派人馬相持不下、誰也不服誰,進而產生廝殺爭鬥。

為了平息這場紛爭,當時一位耆老召集兩派人馬前來,當場割下獅子的耳朵,告誡眾人,練習獅陣是為了要凝聚大家的力量,而非內鬥;而一旦已經做成決議的事,就不要因為旁人的言語而動搖,耳根子軟反而難以成事,「唯義無耳」。

從此,大龍峒金獅團確立了「上路獅」的獅藝路線,其獅頭也成了全台唯一沒有耳朵的獅子。

金獅團舞台表演 (照片取自大龍峒金獅團首部曲-無耳金獅粉絲專頁,並經大龍峒金獅團授權使用)
金獅團舞台表演
(照片取自大龍峒金獅團首部曲-無耳金獅粉絲專頁,並經大龍峒金獅團授權使用)

全台保存最完整的舞獅藝術

舞獅藝術以獅頭所持位置的高低,分為上路、中路、下路等三種舞法。就地區而言,台北多屬於中路舞法;宜蘭或濁水溪等地,則屬於下路舞法。李世澤強調,所謂上、中、下,指的是獅藝的派系之別,並無技藝的高低之分。

1.栩栩如生地模仿獅子肢體語言

大龍峒金獅團除了傳承少見的上路舞法外,更保存了全台最豐富的舞獅藝術,像三點金的參禮步法,更栩栩如生地模仿許多獅子的肢體語言,包括咬腳、咬蝨、沉睡、搔癢、翻滾、打四門等動作。

2.獅鬼與獅婆

所謂「弄獅」,「弄」字含有戲弄及舞弄等含義,除了獅子外,獅團中還有「獅鬼」及「獅婆」等角色,前者為獅子的玩伴,後者則是獅子的照顧及馴服者。

獅鬼係一山中精靈,天生愛哭沒有朋友,獅子為其唯一朋友,因而獅鬼在扮相上會帶著面具,面具上會流著眼淚與鼻涕,手裡拿著「路球」,戲弄獅子。而導引獅子拜廟的還有「獅婆」,其台語發音為「獅嬛」,「嬛」即丫嬛之意,係佃農的女兒,因為長得歪嘴而人緣不佳,但天生神力,土地公及土地婆因而賜予其管理其馴服獅子的工作。

李世澤指出,過去民眾會利用農忙閒暇,熱心參與民俗技藝的演練,近來由於進入工商業社會,傳統民俗技藝出現傳承危機,已很少有獅團能夠同時具備獅鬼與獅婆兩種角色。

獅鬼與獅嬛 (照片由大龍峒金獅團提供)
獅鬼與獅嬛(照片由大龍峒金獅團提供)

榮耀與重擔

大龍峒金獅團可以說是全台唯一曾被多次被指名至總統府表演的獅團。依據金獅團的記載,1901年昭和太子妃來訪時,曾進入總督府及台北賓館表演;1968年(民國57年)曾至總統府為先總統蔣中正先生表演;2016年亦應邀參加520總統就職表演。

「這頭獅子有多榮耀,自己就有多光彩;這頭獅子不會死,只會沈睡凋零;而當獅子沈睡凋零時,就是管理人死的那一天」,如何榮耀這頭獅子是大龍峒金獅團管理人也是團長世代相傳的使命。

李世澤說,接掌大龍峒金獅團的過程中,曾讓他遭遇灰心與挫折過程;但金獅團所帶來的榮耀與社會地位,也讓他相當地感恩與惜福,更秉持著父祖輩堅持管理人家裡可以沒米、獅兄弟不能沒便當吃的信念,至今還為了金獅團的營運奔走,連自己家庭現在都還需要自己哥哥與弟弟幫助。

由於現代社會的緣故,傳統文化面臨傳承危機,大龍峒金獅團在2010年與文化大學成立建教合作關係,培育相關人才。2011年成為文化資產保存團體,同時於2012年獲得「臺北市傳統藝術藝師獎」。

李世澤不諱言地表示,2015年曾面臨很大的經濟危機,有幸得到台塑集團的支持,巡迴演出「無耳金獅」乙戲,透過故事方式,講述金獅團當年的路線之線,也讓民眾更加瞭解為什麼這隻獅子沒有耳朵,也因此度過一大經濟難關。「取之於社會、還之於社會」是李世澤一貫的想法,有幸得到協助後,未來大龍峒金獅團亦將投注更多的心力,薪火相傳獅團的歷史與文化。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Ramble Taipei 漫步台北(原標題:【獅子到底有沒有耳朵?】)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