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這是一場黨國對村莊的戰爭

2016-09-21 06:50

? 人氣

武警進入烏坎帶走抗議村民。(網路圖片)

武警進入烏坎帶走抗議村民。(網路圖片)

戰爭狀態下的廣東烏坎

烏坎正在經歷的是一場戰爭,一個紅色帝國對一個自治小城邦的戰爭,一個黨國對一個村落的侵略與佔領。烏坎曾是一個標杆,官方與民間社會妥協的一個標竿,民間相對獨立自治的一個標杆,如果順著這枚標竿,也許中國的鄉村可以找到一個符合普世價值的方向,但這個方向顯然與極權政治相悖逆,黨要領導一切,而權貴要開發財富,自治的村莊就既不可以成為一種進步象徵的標杆,也不能成為黨治之例外。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場戰爭因此是必然的,也許村莊會一時失敗,但最終的敗局,歷史性的註定,必然是那些極權政客與權貴同盟。

據報導,9月13日淩晨4點左右,陸豐警方突襲烏坎村,逮捕村民蔡加粦等13人,警方與村民發生對峙和衝突,並導致一定程度的流血傷害。武警為什麼要在深夜「掃蕩」烏坎村?因為六月份以來,烏坎村民在自己的村莊持續示威遊行,要求當局釋放民選村長林祖戀,並要求當局清還屬於村民的土地款。有當地人驚呼,特種武警進入烏坎村,比鬼子進村還可怕。

烏坎支書記林祖戀
被扣押的烏坎支書記林祖戀。

儘管是在自己的村莊土地上示威,但警方稱其為未經批准的「非法集會、遊行、示威活動」,對當局來說,任何未經允許的示威活動,都是擾亂公共秩序,哪怕是在在自己家門口,這樣的時候,當局全然忘記了,村民自治這樣的概念,當然也不會承認,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的百姓私宅。他們完全像侵略者那樣,公然侵犯村民自治領地,公然侵入公民私宅,「捉拿」所謂的「違法分子」。

某種意義上,這是一個帝國對一個和平村莊發動的戰爭,這個帝國不能向外擴張,就只能對內蠶食,土地之所以不能私有化,而以所謂的集體所有名之,就是把土地當成帝國權貴的一片片桑葉,自食自肥,不容任何討價還價,更不允許有集體的抗爭。

黨國土地是權貴資本的政治經濟基礎

共產黨在中國的成長壯大歷程,就是玩弄土地的政治遊戲的歷程,如果說在中共當政之前的打土豪分田地主要是在自己的勢力範圍內進行,用以謀取軍政經費,但為了統戰需要,分田地活動時斷時續(或改為減租改息),而到了當政之後,先是分田到戶,似乎是兌現了歷史承諾,使農民耕者有其田。但土地在農民手上還沒有捂熱,就通過集體化合作社,將其收歸國有或集體公社所有,農民因此成為黨國的自耕奴,土地與戶口都被鎖定,沒有土地與市場交易,沒有其它工作可以選擇,更沒有居住地遷徙的自由,極端的公社大鍋飯制度,曾造成三千多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

但人民公社制卻保存了下來,一直成為毛氏政權穩定的基礎。它的災難性後果先是在城市中呈現,城市無法供養新一代年輕人,於是將城市年輕人口下放到鄉村,讓條件稍好一些的鄉村養育城市新增人口。隨著鄉村人口的自然增加,大量條件生態差的地區無法糧食自給,青黃不接之時大量人口逃荒要飯,許多人家一家人只有幾件衣裳出門時才能穿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