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街說它是台北仙境應該沒人反對…日式房舍和數不清的老樹,靜謐氛圍讓人沉醉

2016-07-11 16:42

? 人氣

靜謐的氛圍令人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腳步...(圖/漫步台北提供)

靜謐的氛圍令人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腳步...(圖/漫步台北提供)

在一個偶然的情況,坐捷運到忠孝新生站,當時只想快速地穿過小巷走到濟南路去,就這樣憑著不太好的方向感,闖進了未曾造訪過的齊東街。

齊東街裡聚落式的日式房舍與數不清的老樹,靜謐的氛圍令人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腳步,同時也激發了自己無窮的好奇心,想要探究這片日式房舍的背景。

藉由孤狗大神的幫助,「Ramble Taipei漫步台北」找到了修復齊東街日式房舍的建築師孫啟榕,來為我們介紹齊東街的日式宿舍群。自小住在日式房舍內的孫啟榕,目前為中國科技大學建築系講師,同時也是孫啟榕建築師事務所的主持人,近十年來在齊東街及濟南路一帶修復了五棟被指定為古蹟的日式宿舍,擁有豐富的古蹟修復經驗。

歷史背景

齊東街,過去被稱為「三板橋街」,在清朝時期曾經是一條「米道」,沿著瑠公圳開闢而成,從艋舺經由朱厝崙(中崙)、錫口(松山),然後渡船到雞籠,可以說是台北區域重要的東西向聯絡要道,供應著台北城內所需的米糧與媒炭等生活用品。

日本殖民統治台灣期間,在齊東街及濟南路一帶蓋了許多文官宿舍,稱為「幸町職務官舍群」,主要興建於1920至1940年左右。這些隸屬於總督府下的文官宿舍,主要分為八個等級,官階愈大者,所分配的官舍等級就愈高,所享有的房舍面積也就愈大。

齊東街的日式房舍屬於第二級以上的官舍,包括單棟及雙併兩種形式,目前約保留10幾棟左右的日式房舍,多為單棟形式,基地面積約為100坪左右,房舍面積約為30坪。

齊東街日式宿舍區位(攝自齊東詩社)

日式宿舍的特色

1.和洋折衷

明治維新後,和洋折衷式的日式建築,被視為是進步的象徵。起初,為了追求時尚,日本人只是在原來和式建築外面,蓋了棟洋式建築;後來,由於洋式建築的便利性,使得洋式建築逐漸向和式房子靠攏,最後兩者合而為一。

孫啟榕說,榻榻米就是最明顯的例子。榻榻米是日本傳統生活空間—和室,用來鋪設地板的一種材料,可供人在房間裡或坐或臥使用。和室的使用採取時間控管的方式,在白天或可做為書房,或可做為泡茶的會客空間,或可在用餐時間成為飯廳,到了夜晚則可以變成客人來訪時的臥室。和室的配置相當精簡,除了常見的和室桌外,其餘所需的坐墊或寢具都會收納在櫥櫃中,需要時才會拿出來。

齊東詩社內觀

然由於榻榻米的材質維繫不易,日人開始將使用頻繁的走道改用木地板,木地板可以說是洋式的象徵。隨著木地板使用面積的擴大,日式房舍中從過去榻塌米的多用途和室,逐漸改為使用木地板,並開始在木地板上擺放沙發等固定傢俱,有別於過去和室中不擺放固定傢俱的做法。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許多台灣人家裡都有個和室的空間規劃,這與日本殖民統治台灣期間留下的生活習慣有關。老一輩的人認為,有個和室可以做為家裡多用途使用的空間,像是泡茶室、書房或可做為客房等等;但事實上,和室對於台灣人的功用不大,最後都淪為家裡的儲藏室或閒置不用的空間,直至近10年來新裝修的房子中,才較少見和室的空間設計。 

木地板是和洋折衷的重要特徵

2.配合台灣氣候,因地制宜

北半球的房子為適應氣候,多為南北走向,日本人所蓋的房子亦不例外。由於日本在台統治初期並不順暢,根據統計資料顯示,在台日人有三分之二多為病死而非戰死,因而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起用具有醫學背景的後藤新平,開始著手改善台灣的公共衛生。

居家環境亦屬於環境衛生的一環。日本政府在編寫家屋規則時,還特別提到殖民地的建築應如何因地制宜,例如:為了防止地面濕氣,台灣家屋一樓樓地板必須離地面,從日本民宅原來的75公分,提高到1.5至1.8公尺,較為講究者,還會在下面鋪木炭除濕;同時也提高了台灣房舍的自然換氣標準以及房屋的耐震度。

3.緩衝區與心靈庭院

日式房舍與閩式建築有很大的不同,依據中原大學建築系教授薛玲的看法,日式房舍依序是大門、前院、玄關、室內空間、緣側、後院以及小門。

在每棟日式房舍的外圍,都會先以綠樹環繞周遭一圈,其中包括大樹及矮樹籬,之後才會隱約地看到房舍本身。孫啟榕表示,或許有人認為,周遭綠樹與房子之間的空間,就是日式房舍的院子。

事實上,房子中間還有個內院(或稱後院),內院才是日本人心裡認定的庭院。外圍綠樹與房舍間的庭院,並不被視為庭院,而是人與建築之間的緩衝區,讓外人無法接觸房子。

對於日本人而言,日式房舍的內院是個屬於心靈層面的院子,裡面多採用枯山水等擺設,係日本人用來沈澱心靈或與家人坐在緣側地板對話的心靈庭院,並不對外人開放。許多日本電影也呈現了這樣的畫面,像是小津安二郎的電影中不時可看到女兒與父親坐在緣側的地板上,面對著內院進行父女間的對話。

緣側與心靈庭院

古蹟修復的新課題-古蹟備援空間

在談到古蹟修復時,孫啟榕特別提到了「古蹟備援空間的重要性」。孫啟榕表示,古蹟修復是個重要的課題,現今幾乎都是以最高的標準來修整,然仔細檢視相關法規的規定,文化資產保存法所談論的都是歷史建築或古蹟的本體,卻隻字未提支撐或經營這個歷史建築古蹟背後的備援空間。

由於古蹟的修復多強調原汁原味保留原貌,以最少破壞為原則,而當一個純住宅空間的歷史建築或古蹟,開始委外經營與開放為公共空間後,如何能在不破壞古蹟的情況下,達成無障礙空間的設置、消防檢查以及營運管理所需的行政空間等目標呢?

孫啟榕認為,現今亟須建立一個概念,除了修復史蹟本體建築物之外,還需要一個支撐史蹟營運與管理所需要的備援空間。就定位而言,這個備援空間並非史蹟本身,而是在史蹟旁蓋一棟新的建築物,扮演著史蹟配角的角色,而非搶過史蹟的風采。

孫啟榕表示,不僅民眾必須建立古蹟備援空間的概念,近來扮演古蹟修復重要角色的政府部門更需要有此體認。可惜的是,當初整建齊東街日式房舍,由於政府經費不足,無法再為齊東街建造一棟備援空間。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Ramble Taipei漫步台北(原標題:台北WONDERLAND-齊東街日式宿舍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