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小資買房
  • 現正熱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心一跳,媽媽變魚飼料」低潮與陽光共存,煎熬弟改號國際美人重新啟程

2019-05-25 08:30

? 人氣

(圖/美麗佳人)

(圖/美麗佳人)

七年過去了,當年驚訝眾人耳膜的「煎熬弟」鍾明軒,出落成19歲的「國際美人」。他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寫進新書《我決定我是誰》裡,關於帶給他光明也帶來黑暗的網路世界,以及那一份滲入靈魂的思念。

小六升國中的暑假,當時純粹愛唱歌的我,在 YouTube 上傳了我唱《煎熬》的影片。網友突然開始湧入我的頻道,點閱數字衝出我的想像。我還和媽媽打趣說:「你現在是星媽,接下來會有媒體來採訪我!」她還笑我說,小孩哪可能真的上電視。

想紅的那個孩子

我國小就想當明星。想要當光鮮亮麗的人,譬如說披著一個外套,旁邊有人幫我化妝,然後很多隨扈那種感覺。爆紅以後,我甚至沒意識到究竟發生什麼事,只是單純因為有人關注而感到開心,覺得哇好棒喔,我被討論了。

因為家人都不太懂 3C產品,所以一開始並沒有發現網路上的留言,直到有朋友向他們轉述,他們才發現兒子在網路上被罵得那麼難聽。爸爸甚至對我說:「明明罵你就好,幹嘛還要罵到我?」

因為網路上的謾罵,家人開始干涉我拍影片,我也認真去看網友的留言,但就算看完每一條留言,我還是不清楚自己到底做錯什麼。我知道自己被罵得很難聽,但不理解自己被罵了什麼,對一個國小生來說實在太難理解了,為什麼他們要罵我娘娘腔、死娘砲,叫我「台灣小甲斯汀」,我那時候沒化妝,沒弄頭髮也沒接睫毛,就是一個路上隨處可見的「正常」小男孩。

(圖/美麗佳人)
(圖/美麗佳人)

如影隨形的霸凌

小時候我就會因為性別氣質被欺負。那時候會覺得,好像我這樣的人,就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我那時講話真的很賤,吃了很多苦,沒有什麼朋友,跟女生比較好。那時候國小班上男生會推我,我還記得很多次被絆倒,他們很喜歡模仿我的動作,像是學我走路內八的方式。那時候只要一個人走路,我就會怕有人要弄我。我那時還學怎麼走路外八,想把自己弄man一點,變成這個社會喜歡的樣子,想說這樣可能比較不會被弄。

國中時期,最常見的是有人會跟著我去廁所,在我用小便斗時,在旁邊嘻皮笑臉探頭探腦,人多的時候還會起鬨說要檢查我有沒有小雞雞。很多人只要在走廊看到我,一抬腳就踹我屁股,黑色運動褲上都會留下明顯的鞋印。有一次我單獨去福利社買點心,準備掏錢的時候,有個不認識的人突然衝出來脫我褲子。我還遇過有人跟蹤我回家,晚上對我房間窗戶丟石頭,在我家樓下大吼大叫要我滾出來。

酸民,你是抓週抓到鍵盤喔?

從小六爆紅開始,網路酸民就是我的鐵粉。所有節目都在檢討我唱歌不好聽,或是指控我爸媽為什麼不阻止我,但我直到現在仍不理解,請問拍影片是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國一的時候,我媽媽選擇離開了這個世界。真正讓我對人性感到心寒的,是媽媽過世之後,我發現酸民不但不予以同情,甚至用更殘忍的文字在我傷口上灑鹽。我到今天都記得有人留言:「你們家應該不用請法師,法會上只要有你去幫你媽唱就好了。」直到現在我大學了,還是有很多閒人會在我照片底下留幹話,像是「心一跳,媽媽變魚飼料」。很有創意,但一點都不好笑。

任何人隨時隨地都能用網路,又可以匿名,所以很多人留言時容易遺忘同理心。但那些話每句都是針,一根兩根還不打緊,成千上萬時真的可以把一個人活生生刺穿。所以我只能讓自己更有戰鬥力,別人要酸我一定比他更酸,並且不斷學著堅強、讓自己轉念,這樣才有足夠的力量去對抗那些惡意。

(圖/美麗佳人)
(圖/美麗佳人)

國際美人再出發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自稱國際美人,這個封號其實是受到粉絲留言的啟發。我記得那則留言寫:「明軒你真的是個漂亮的男生,是國際級的美人!」當時剛好我很喜歡國際這個詞,有段時間一直掛在嘴邊當誇獎人的話,看到這樣的留言我實在很開心,有種想發揚光大的感覺,於是下一部影片就開始這樣自稱了。

去年我自己去找老師學唱歌,出錢做了一首單曲〈Just Can’t Stop It〉,出完歌戶頭只剩171元。射手座好像不太會想後果,我篤定自己會成功。當時我立志想要當通告藝人。看到有藝人在節目上講話,就會開始自己在家模仿,想說如果是我被訪問,效果應該會更好吧。或是看《康熙》,想說如果今天這個梗問我,我給的 feedback 小S一定會喜歡。

那時候想把這首歌當作一個名片,可以讓很多人發現。結果其實也還好。但起碼會讓粉絲的凝聚力比較好,也開始慢慢有一些新的紛絲。最近透過 Dream Player 平台的募資專案計畫,我的書《我決定我是誰》要出版了。對目前的我來說,頻道和粉絲是我最大的後盾,粉絲帶給我的支持,讓我更能自在地做喜歡的事,當一個很「真實」、生活化的 YouTuber。最重要的是,他們也是我走出低潮的力量來源。

(圖/美麗佳人)
(圖/美麗佳人)

我還在複習媽媽的樣子 

小時候我媽比較疼我,我爸比較疼我姊,可能他覺得姐姐是主流大家認為的乖學生,確實出去的時候親戚都在討論我姊,然後一講到我,都把我當笑點說,「他喔,就垃圾車撿回來的啊。」

我媽媽自始至終,都是家中最支持我的人。她後來得知網路上的謾罵,雖然心裡也不好受,但為了我的夢想與快樂,她選擇繼續在我身邊默默支持。就算常常因此被爸爸罵,說媽媽跟著小孩子發神經,她也只是苦笑一下,從來沒有勉強我改變。

媽媽過世前那陣子,不管是為了我的事還是單純與爸爸意見不合,我可以感覺到她情緒很低落,常常會說自己沒辦法活下去了,這些都是求救的訊息。她本來就有憂鬱症,但當時我才13歲,我不知道怎樣才是安慰她最好的方式。如果我現在看到我媽,我就會知道怎麼安慰她。

事情發生後,我把時間都花在回想媽媽的一切。她笑著問我晚餐想吃什麼的樣子,她偷偷幫我買珍奶時要我保密的眼神,她抱著我說愛我的聲音。我真的很怕自己忘記她。好多事情我覺得自己有些成長,想要跟她分享,卻再也沒有機會得到她認同了。我好像,從來沒有說過我愛她。有時候,當我對著鏡子看我遺傳自媽媽的白皮膚,或是在影片中笑著說自己是國際美人,其實也同時在懷念媽媽。她很愛漂亮,會燙以前歐巴桑流行的那種膨膨的鬈髮;我戴的耳環也是從她盒子裡拿的,我其實懶得換,就這樣戴著。

直到現在,我仍不斷用生活的忙碌,試圖分擔我的想念,如果不巧遇到工作量不多,或是難以分神的時刻,就會開始進入所謂的「想念媽媽低潮期」。但它不會持續太久,因為我現在已經漸漸能面對這一切。有一個方法是,低潮的時候,不管你皮膚好不好,你就去照鏡子,你就會發現自己長得真的很漂亮。

對抗心裡的大魔王 

霸凌帶來的傷害至今還殘留在日常生活中。我沒辦法說出原諒。當年任何用謾罵和惡言批評我的人,即使只是草率留言的路人、鄉民,在我心中都是造成家人過世的兇手之一。我希望所有和我有相似經驗的人,都要明白:被霸凌不是我們的錯。我過去也曾從自己身上找理由,但這樣只會讓自己陷入更深的痛苦。經過多年沉澱後,我才漸漸體悟到這點。

我從不認為生命中做出的任何決定是場錯誤。我也依舊感激自己在追求夢想的路上,一直付出這麼大的努力。我就是一個喜歡表演的人。Everything 都喜歡。我是國際美人鍾明軒。喜歡我的人就喜歡,不喜歡就滾開。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Cheng Chen 妝髮/Rita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原標題:我真的很漂亮!國際美人鍾明軒,「匿名留言讓人很容易遺忘同理心,成千上萬時真的可以把一個人刺穿。」)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