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貼文動輒百讚,卻還是覺得沒人懂你好孤單?你應該這樣展現自我

2016-06-13 14:56

? 人氣

以前,我根本不在乎臉書或推特,可是現在,我突然之間就忍不住想去察看瀏覽人數。在社交媒體覺得自己特殊很快讓人上癮。我知道自己必須想辦法回到自戀光譜的中央位置,於是花了大半年時間努力。該從哪裡著手呢?我決定,就從努力回答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開始:社交媒體的自戀健康嗎?

「唯我」有那麼糟嗎?

我開始搜尋一個答案,不久便發現自己漂浮在一片茫茫矛盾之海裡。一項研究剛宣稱社交媒體會破壞自我重視,另一項研究就說會促使人重視自己。有的研究結論是社交媒體會擴大社交生活,使人比較容易與自己所愛的人交流,但也有的研究宣稱社交媒體使寂寞的人更孤立,或是把使用者變成強烈自戀的人。

所以我們有哪些事是可以確定的?

首先,倘若以為所有社交媒體的形式與使用具有相同影響力,這個想法是錯誤的。

不同的平台鼓勵不同的行為。有的平台比較容易專注於露面或名氣,有的鼓勵交談,也有的是以共同興趣為中心,例如你喜歡的音樂(經由Spotify 網站),或是珍貴的照片和文章(經由Pinterest 網站)。我很快就發現,這些共享網站操作方便,同時還提供一個與朋友聯繫的機會。有天我在Spotify上流覽新音樂時,發現螢幕右方出現我一個朋友聽過的曲目。我素來知道這位朋友的品味,所以便開始聽他聽過的歌,而且從第一首歌──一首混合香草藍調與爵士樂的歡快旋律,馬上就迷上了。我朋友當然很開心。於是我們針對此事互通訊息,後來還迅速交換喜愛的曲目。兩人都覺得這是好事一件,因為彼此的品味和友誼受到肯定。

當人展示自己,帶來的是如同上述我與朋友間的共享時刻時,便很難看到這個做法的缺點。可是看到某人的音樂播放列表和在一個以個人資料為主的平台(如臉書或Google+)上互動大不相同。在臉書或Google+ 可以看到朋友全部的生活,橫跨數日甚至數年,然後就你看到的內容留言。這也與推特或Tumblr之類的微博網址大不相同,因為在微博和人交談通常是短時間,一陣一陣的(有時候在微博分享照片和文章好幾個月,卻連一句話都沒有跟追蹤者交談)。

各個社交媒體平台有自己的習慣和規定,看起來截然不同,使用起來的感覺也不一樣。這就是何以不要把它們視為工具,而應把它們想成是國家或文化。問臉書或推特是不是使人自戀或不開心,有如問住在俄羅斯或冰島是不是會讓人寂寞或容易得癌症。這與你待在每一個國家的什麼地方有關,而且顯然與你在那裡時做什麼有關。一旦明白這點,我便很容易理解社交媒體如何以及何以推動大家在自戀光譜往上移。

「唯我們」:健康的使用「唯我」

簡泰爾與同事完成聚友網研究後,進行第二項實驗,這一次是針對臉書進行。他們任意分派一群學生花十五分鐘編輯自己的頁面或是擺弄Google 地圖。和聚友網的研究對象一樣,用臉書的學生自我感覺更好,差別是他們的自我重視程度提升,但是自戀程度並沒有。何以如此?研究者推論,臉書會促進一種社群經驗,人們會和別人接觸並且互相支持,然而聚友網卻鼓勵個人的表現狂。這項研究顯示,正確使用社交媒體,也就是強調社交的意義,其實可以提高自我價值。這也證實其他自戀研究的發現:真正的連結會降低自以為與眾不同的欲望。

如果想要確定自己在網路上不會完全失去本質,就必須走出「唯我」,轉為「唯我們」。

讓自己與真正的朋友為伍

我第一次進入社交媒體世界時,不但不知所措,也覺得孤單。我尚未在網路和任何好朋友聯絡上,因此數位世界對我來說,不過是必須讓他們留下印象的無臉觀眾。他們不是喜歡我,就是不喜歡我,這是我們唯一的關係,而這也是我對點閱人數著迷的原因。人們覺得與人失去聯繫時,被人欽佩和注意的渴望必然會激增。

想想看當你在聚會上首次認識陌生人時,你有「演出」的壓力,有「贏得好感」的強烈欲望。在社交媒體上,這種感覺更嚴重。如果你在介紹時說話結結巴巴,或是喝得有點茫,在鄰居辦的聚會上爆出髒話,可以指望大家在聚會結束時忘了這回事,而且在聚會結束前你還可以躲在桌子後面。可是網路記得每一件事──永遠不忘。你打上去的所有文字會一直流傳,每一個人都看得見,沒有低調這種事(除非決定退出)。因此,很難不陷入留下好印象的努力。

想要紓解這個壓力,在網路上的表現就要像在聚會中一樣。首先,找到你認識的人,愈多愈好。一個房間裡有朋友,總是比較容易認識陌生人。不過在認識新朋友時要小心。除非你想經營專業的社群,否則聚集數以千計的朋友或追蹤者是錯誤做法,這也是自戀者經常玩的遊戲。他們在沒有真正交往的情況下,只好做戲。這是「唯我」最糟糕的結果──滿屋子盡是精心打扮、搔首弄姿、吸引注意的陌生人。

本文經授權摘錄自時報出版《不用怕,自戀:找到愛自己剛剛好的位置,用自戀的正能量,點燃人生的活力與熱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