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里現場》罹癌、失業將她推落谷底 單親媽媽更愁被都更掃地出門

2016-06-13 08:30

? 人氣

眼看著房子就要被拆,整宅租戶卻連住的地方都無處可尋,不禁感嘆要被社會淘汰了。圖為蘭州整宅租戶。(曾原信攝)

眼看著房子就要被拆,整宅租戶卻連住的地方都無處可尋,不禁感嘆要被社會淘汰了。圖為蘭州整宅租戶。(曾原信攝)

為了加速斯文里公辦都更進度,市府透過都更中心向三期整宅的住戶們喊話:哪一期住戶先整合完成,就能先都更。

於是,當3樓鄰居興奮地告訴王媽媽,3樓已經全部都同意都更時,租戶王媽媽當晚就失眠了。當都更噩夢已從傳言變為現實,接下來她不需要入睡、就能感受到恐懼。

20160613-風數據,公辦都更專題,蘭州國宅、斯文里整宅位置圖
 

斯文里整宅剛建好時,市府環保局分得三期4樓的15戶做為員工宿舍。拜父親在環保局工作所賜,王媽媽跟著家人自小就住在4樓轉角的一戶邊間。長大成家後雖然一度離家,但離婚後王媽媽決定帶著兩個小孩住回娘家,並在原本的房子旁再租了一小間,做為自己和兩個兒子的棲身處。

20160528-003-SMG0035-風數據,公辦都更專題,蘭州國宅租戶王媽媽小檔案。(曾原信攝/影像合成:風傳媒)
(曾原信攝/製表:風傳媒)

4樓的住戶們大多在清潔隊上班,凌晨出門、傍晚回家,一周上班7天,領的是名符其實的22K。早年附近大同公司的電子廠還在時,當女工一個月薪水至少2萬,要是每天都加班、最多還能領到3萬。電子廠遷移後,大家「轉戰」餐廳做洗碗工,工作同樣不用看學歷,只要有經驗就加分。

「台灣怎麼會變得這樣難賺錢?」

一個人養家的王媽媽,白天做清潔工,夜間到飯館洗碗,晚上10點半回家後,還得把桌上沒吃飯、沒洗澡就累得睡著的兩個孩子「挖」起來盥洗。但碰上經濟不景氣,餐廳生意也難做,後來只剩大節日會招募臨時工,於是平常連碗也沒得洗了,「台灣怎麼會變得這樣難賺錢?」

就在工作益發難找時,王媽媽發現自己得了乳癌。由於癌細胞擴散到淋巴,王媽媽只得辭了工作,日子從灑掃街道改為三天兩頭跑醫院做化療、電療、標靶治療,全家也只能改靠每月1萬8的低收入補助過活。

化療引發的不適與生活的困境交織,讓憂鬱症也跟著找上門。兩種疾病一種消磨肉體、一種消磨意志,唯有孩子能讓她掙扎地活著。念高中的大兒子知道家裡狀況不好,每天早上3點半起床去附近菜市場開門,回家睡會回籠覺再出門上學,如此每月也拿回3000元分擔家計,「兒子還說,以後要買大房子給我住,我說我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活那麼久?」

王媽媽其實不期待擁有自己的房子。50多年來爸媽也是領著2萬出頭的薪水拉拔她和兄妹長大,現在既然沒有能力,至少原來的生活還是過得去的。然而,社會留給像斯文里整宅住戶們的生存縫隙,似乎一年比一年窄。當市府公開宣布斯文里要都更,鄰居告訴王媽媽,房子要拆了,原本環保局的房子要收走了,接下來統統得自己打算。

蘭州國宅內部空間狹小,頂樓加蓋也非常頻繁,許多人更為租屋者。
公辦都更是否能帶來更好的生活仍是未知數,但社會留給弱勢的的生存縫隙,似乎一年比一年窄。圖為蘭州國宅頂樓加蓋,狹小的空間卻住著許多的租屋者。(曾原信攝)

住進中繼宅 就不能再領租金補助

接著又有人告訴她,像她這樣的租戶,只有兩條路可走:住進市府安排的中繼宅、一坪租金800塊;或是自己出去找房子。可王媽媽卻怎麼算都覺得不合理:住中繼宅就不能再領租金補助,但10坪房子每月租金就要8000元,幾乎是每月低收補助的一半;若要搬出去另找租房處,可是市裡又哪有租金5000元一套的公寓?

各式各樣的消息在低矮昏暗的樓梯間流竄,王媽媽每聽到一套說法就心驚一次,卻老是不知道究竟誰說得才準。原本以為罹癌後生活的困苦已到了頂,沒想到現在連住的地方都可能失去,接下來究竟什麼時候得搬、要搬去哪,成了王媽媽每天揮之不去的煩惱。

蘭州整宅租戶
在公辦都更的消息傳遍社區後,不少住戶反而更感茫然,不知道未來將何去何從。圖為蘭州國宅租戶。(曾原信攝)

千頭萬緒沒個答案,王媽媽眼下只有一個解決辦法。「我跟兒子說,如果要都更,就不要再念(大學)了。」她說,大兒子原本早就盤算著要輟學工作,還是她擋下、要他怎樣都要多念點書;如今想想接下來一家人很可能因都更流落街頭,還是得狠下心讓兒子放棄學業,否則當住都成問題,「(兒子念書)哪有合?(台語)」

金字塔最底層的日子,王媽媽說,即使努力往上爬、最後都會滑下來,所以只要有一間房,小小間的也沒關係,讓一家人待著就好。現在眼看著房子就要被拆,一家人卻連住的地方都無計可施,王媽媽的結論,儼然是已準備放棄抵抗:「像我們這種,感覺是要被淘汰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