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美國聯邦政府與難民問題─美國價值大亂鬥

2019-01-09 05:30

? 人氣

滯留在美墨邊境提華納市的中美洲移民抗議美國的移民政策。(美聯社)

滯留在美墨邊境提華納市的中美洲移民抗議美國的移民政策。(美聯社)

在越來越多難民湧入的前提下,川普政府與美國民眾的「美國價值」之戰

2018年年底美國國會因為對於修牆預算無法達共識,導致政府又再度陷入停擺,目前依舊懸而未決。筆者在2017到18年間曾在華府的難民人權組織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以下稱IRC)擔任實習生,以下就川普政府對移民與難民問題造成的衝擊做出些個人看法。

2018年初,川普計畫在2019年9月正式取消TPS身分的合法性(Temporary Protection Status,1990年國會通過,發予中南美洲難民的暫時身分,如來自薩爾瓦多,宏都拉斯等國的難民)筆者所在IRC Silver Spring分部中的中南美洲部門(Central America Program)因為不敵現實影響而決定縮編,並採取漸進式的裁員,再再反映出從中南美洲「合法」 進入美國的難民減少的事實。但是,在邊境的另一頭,我們看到了不止歇的難民潮(caravan);一群又一群的難民徒步從南美,一路經過墨西哥到達美墨邊界渴望尋求庇護。這時候不得不說到組織ICE(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旨在維護邊境安全)。ICE在美國國內多遭負評,部分民眾認為他們是川普的爪牙,表面上是在維護國安私下卻行拆散家庭之實,大大與美國「眾生都是平等(都是新美國人」的理念背道而馳。

在美國巡邏隊員對美墨邊境發射催淚瓦斯的情況下,三名洪都拉斯移民擠在河岸邊。他們和一群移民在2018年11月25日在墨西哥蒂華納過境後越過墨西哥警方。(美聯社)
在美國巡邏隊員對美墨邊境發射催淚瓦斯的情況下,三名洪都拉斯移民擠在河岸邊。他們和一群移民在2018年11月25日在墨西哥蒂華納過境後越過墨西哥警方。(美聯社)

政府停擺迫使法官放上無薪假,造成許多有關移民的法案審判延宕,勢必對在收容所等待判決的難民影響最鉅。川普政府自從上任以來一直對於移民問題動作頻頻,去年六月的分離政策(Separation Policy)更是引起美國國內的譁然與討論。因為交友圈與身處的同溫層影響,在2018年一月「阻止外國恐怖分子進入美國的國家保護計劃」滿一年之際,我也參與了抗議活動。因為如我大部分的民主黨朋友,我認同移民群求庇護的權利。

但是對政府來說這個議題要複雜得多,抑或是川普政府把此議題政治化-如同愛美國就要反移民?除了牽涉到國安問題,對川普來說,移民政策更多的是民族主義的成分在裏頭,就如他自述的他是個民族主義者Nationalist(還是民粹Populist?),他擁護美國至上,因為美國無庸置疑是世界上最好的國家。(就此論點我問過我民主黨與共和黨的朋友的看法,與我本人預測的結果相符:民主黨大多不認同美國是最強大的國家,共和黨反之。)但川普忘了美國是如何建立,如何靠不同國家的移民胼手胝足建立起來的;他擁抱的是city upon the hill 的美國而不是林肯的美國,或是魏特曼的(Walt Whitman)。

你可以說這是我的同儕或我一個浪漫的想像;一個對於「美國價值」的理想投射。川普是政府停擺的罪魁禍首嗎?我說是。但移民問題反應的層面是更廣的,但基本上就是一場「美國價值」的大亂鬥。民主黨的價值是守衛美國的多樣性;共和黨是正統性。孰對孰錯?我想美國民眾心中自有衡量。

*作者為專業口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