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鮑威爾的央行總裁時刻

2018-12-26 06:20

? 人氣

不理川普叫囂依舊升息,鮑威爾迎來其「央行總裁時刻」,之後傳出川普想將其撤職。(資料照片,美聯社)

不理川普叫囂依舊升息,鮑威爾迎來其「央行總裁時刻」,之後傳出川普想將其撤職。(資料照片,美聯社)

美國聯準會(Fed)主席鮑威爾在上周迎來他的「央行總裁時刻」─不懼川普大帝與市場的壓力,決定升息一碼。這個決定,應該可以讓鮑威爾成為一位被認可的「中央銀行家」。

對央行獨立地位的要求舉世皆然

依照傳統教科書對央行的定義與期待,是以獨立地位、不受政治與市場干擾,能專業的擬定並執行貨幣政策。大部份政府單位都不會特別強調「獨立」行使職權這件事,但央行會特別強調這點,因此央行總裁採任期制、不受政權更替影響;主要是央行貨幣政策寬鬆、利率高低,對經濟情勢、金融市場的影響既是立竿見影、又是深遠廣泛─而政客往往為其政治利益而希望影響央行決策。

簡單的說就是:央行降息行寬鬆貨幣政策,對經濟成長有幫助、可拉抬金融市場,但可能在未來造成通膨、亦未必有利長期經濟。不過,執政者永遠希望、也會給央行壓力,要央行以降息或不升息方式支撐經濟;企業與市場當然也期待低利率環境。

律師出身而後進入商界的鮑威爾是由川普提名、在今年2月接替葉倫擔任Fed主席,他的形象較溫和,是近幾任主席中唯一非博士經濟學家,也被視為較溫和的鴿派,市場甚至擔心鮑威爾會過於順從白宮而讓Fed失去獨立性。鮑威爾上任後,其實是依照已有的升息腳步循序漸進,而12月的利率會議,在外界的預測與Fed的計劃中,原本是該升息1碼。

川普痛駡FED荒謬、發瘋,FED維持獨立依舊升息

不過,10月之後,因貿易戰擴大疑慮與經濟走緩等因素,讓美股大跌下修,向來口無遮攔的川普,可不管什麼總統不宜對Fed指指點點的傳統自律要求,多次對Fed強力抨擊:從較含蓄的說對 Fed 確實感到「不滿意」、到更明確的指責一直升息是「太荒謬」,到後來說出「我認為 Fed 犯了一個錯誤。他們過度緊縮。我認為 Fed 已經發瘋了」、「我最大的威脅是Fed」,「我提名了鮑威爾,這或許對,或許錯。我還提名了其他二位人選,也對他們感到不悅。」

可以想見Fed及鮑威爾為此承受的壓力,市場也期待Fed能「懸崖勒馬」以免造成股市再挫低,外界因而對是否升息開始持保留。但最後鮑威爾領導下的Fed挺住這波政客的無賴干擾繼續升息─最新的消息則是川普與幕僚討論想要撤換鮑威爾。

曾與總統「閉門大吵一架」的FED主席馬丁

上世紀50-60年代、傳奇性的Fed主席馬丁(1951年-1970年間擔任主席,是任期最長的主席,先後與5名美國總統共事過)曾說:Fed的角色是「在派對才要開始熱身時,下令把雞尾酒盆拿開」。也因此,大部份Fed主席都碰過要對抗總統或市場壓力的情況。

例如馬丁就碰到總統詹森強力要求其不得加息,甚至威脅要換主席、尋求總統將Fed成員撤職的合法權力,不過馬丁不理壓力如期升息,為此兩人「閉門大吵一架」。另外一位卡特總統任命的Fed主席伏爾克,在高通膨時代上任並誓言「殺死通膨這條巨龍」;他把利率調高到20%要把通膨「擠」出經濟,結果當然是經濟慘不忍睹─失業率飆破10%、貨品滯銷、商家與失業者抱怨信件塞爆Fed,一塌糊塗的經濟讓卡特無緣連任。不過,這個故事有一個喜劇結局,伏爾克終於成功壓制通膨,並為之後美國經濟大復甦打下基礎。

終於是一個中央銀行家的時刻

葛林斯潘也在接任主席後的幾個月,就碰上是否升息的難題:通膨徵兆已現、市場壓力則大,葛老最後決定升息,伏爾克為此留下紙條給他寫著:恭喜,你現在終於是個中央銀行家了。意指其能抗拒壓力,依專業判斷作出升息決定─幾年後葛老也因大選前升息惹惱競選連任的老布希,老布希把連任失敗怪罪在葛老升息頭上。

這次鮑威爾在川普的狂罵叫囂與市場殷切期盼下,仍決定升息,依照伏克爾的標準,應該也是「終於是個中央銀行家了」。而對川普的壓力,他的回答算是漂亮得體:「關於我們在貨幣政策上的討論,政治並不是一個考慮因素。」

純粹以經濟形勢來看,Fed這次升息有其道理與必要。美國第2季經濟成長率4.2%、第3季3.5%,預料第4季降到3.0%,經濟確實走緩,但仍是強勁的成長;失業率已降到3.7%、臨近50年來最低點;金融市場下挫,不過問題是美股原本就已在高點,這次修正幅度只有1成多,並不構成暫停升息腳步的理由。

楊金龍何時迎來其「央行總裁時刻」?

另一個Fed必須趁景氣好時升息的原因,是為了讓「利率正常化」,下次碰上不景氣或金融風暴再起時,央行口袋中好歹會有多一點的工具因應。這次升息是今年第4次升息了,把聯邦基準利率提高到2.25%至2.5%之間,這個利率水準其實還是低─依照學界看法,利率水準在3%以上時,央行才會擁有較「安全」的貨幣政策空間。

天下太平時,央行總裁當然不難當;金融波動大時,這就是天下最難幹的位置─金融危機下的阿根廷,今年已報銷2名總裁;土耳其央行則與政府槓上難分難解,印度央行總裁更與總理莫迪衝突而辭職。國內央行總裁楊金龍是今年2月才上任,外界且拭目以待,看其何時迎來其「央行總裁時刻」─當然,像那種連促轉會重印鈔票的鬼話都要聽的話,楊金龍就永遠無法成為真正的「中央銀行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