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假如我是蔡英文總統,九合一敗選之夜,我會做的是......

2019-01-09 05:30

? 人氣

「如果我是蔡英文總統,在九合一選後當下,我會宣布放棄連任,因為成功不必在我,別人看到的是我展現的氣度與格局⋯⋯」(資料照,蔡親傑攝)

「如果我是蔡英文總統,在九合一選後當下,我會宣布放棄連任,因為成功不必在我,別人看到的是我展現的氣度與格局⋯⋯」(資料照,蔡親傑攝)

假如我是蔡英文總統,九合一敗選之夜,我會做兩個宣示:

一、辭去黨主席;

二、放棄競選連任。

接著,我會說:辭去黨主席之後,將扶植後進,全力備戰2020年總統大選,持續為鞏固臺灣主權而努力;而放棄競選連任之後,將盤點政府政策,檢討施政缺失,把握剩下的二年任期,專注國政,與全國人民肩並肩、攜手同心,發展經濟與解決民生問題。

2018年11月24日記者會,蔡總統在短短的敗選談話內容裡,強調自己「負起完全責任」、認為「民主給我們上一課」、「堅持走在正確的路上」以及「對的事還要繼續做」。復又在11月28日民進黨中常會前表示,自己作為總統,忘記應該要當政府與人民之間重要的溝通者,並強調改革推動沒有錯,但政府朝著進步的價值前進時,沒有注意到人民沒有跟上腳步。這種「改革沒錯,錯在人民跟不上」之充滿階級意識與權力傲慢的思維,極大化了政府與人民的距離,而這也正是蔡總統執政的最大謬失所在。

改革之目的為何,一言以蔽之:更好。因此,我們不得不問,何謂正確的道路?什麼是對的事?如果政府改革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是對的事,那麼,我們的生活有沒有更好?生活有沒有更好,這次九合一選舉後,人民給出了答案,但是,執政當局依然無感,說好的政務改革只是虛應故事,心繫的還是自我權力的鞏固以及自身利益的維護,一切仍舊「堅持」。政府是為人民而存在,改革須以人民福祉為依歸,道路是否正確、事是否對,端視人民生活改善與否,任何改革措施皆在追求「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與此背離,就不是正確的,就是錯誤的。

20181124-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與秘書長洪耀福發表選後感言。(蔡親傑攝)
「『改革沒錯,錯在人民跟不上』之充滿階級意識與權力傲慢的思維,極大化了政府與人民的距離,而這也正是蔡總統執政的最大謬失所在。」(資料照,蔡親傑攝)

蔡總統高舉改革大旗,暢言「進步的價值」,空氣污染防制法修法應是符合進步的價值之一,然而,修法爭議不斷。此次空污法修法重點之一,在移動污染源管制上,明文「環保署得加嚴出廠10年以上汽機車等排放標準」,試圖加速淘汰老舊汽機車。此舉引發了巨大的爭議與民怨,民眾灌爆總統臉書,指稱:「自己坐好車,叫人民換車」,同時網友也反映「誰有這麼多錢說想換車就換車」,更有網友質疑官員「可曾想過為何人民還開騎舊車?是因為人民填飽自己都很辛苦了,還換新車!」、「這是不得已的,如果有錢誰還開騎這麼多年的車?」於是,有500輛貨車集結癱瘓市區交通,強調「老汽機車無罪,反對強制淘汰」、有「全國老車自救會」在博愛特區連續三天的抗議。

另外一個與空汙防制有關的措施,同樣也引起爭議的是全面取締焚燒稻草。燒稻草是農民根深蒂固的習慣,農民的認知是,稻草就地一把火燒掉,既可以省去處理的費用又省時,且稻草焚燒不但可以改善土質、殺蟲殺菌、減少農藥使用,還可以當肥料,燒稻草更是代代相傳的農耕經驗。雖然,農業專家已經科學證實,燒稻草無法達成殺蟲殺菌及當肥料的目的,農委會農試所水稻研究室主持人賴明信博士更表示,燒稻草可說是「百害無一利」,他呼籲農民改變習慣,別再燒稻草了。空汙法修法後,全面取締焚燒稻草,祭出新台幣1200元至10萬元之罰款,農委會甚至發出公文,指農民若露天燒稻草被查獲累積兩次,隔年同一期稻作公糧將不收購,此舉讓基層農會幹部狠批農委會不輔導、不溝通,只會恐嚇農民。

九合一選後,民進黨大敗,主管業務之環保署署長李應元、農委會主委林聰賢被迫辭職下台。汰換老舊汽機車與取締焚燒稻草,兩者都是維護良好空氣品質的重要措施,但卻也都引起爭議與民怨,何以致此?不察民情、疏於溝通而已啊!就前者言,修法雖未明文要淘汰老舊汽機車,但在持續加嚴的環保檢驗標準之下,就是逼著民眾要換車,猶如杯水車薪之換車補助,不能讓民眾有感,尤其是政府完全忽視了經濟弱勢與城鄉差距的問題。在政府缺乏整體的政策規劃之下,受衝擊最大的貨車運送業措手不及,為了生計而被逼上街頭;就後者言,農改場之農業專家們,早有提出「採用翻埋或稻草分解菌有機質肥料」的處理方式,苗栗縣農改場更研發新型芽胞桿菌,一週內便可分解稻草,稻草分解入土,還可以省下基肥的費用。稻草完全可以免燒,但農委會不加強溝通及宣導,卻以拒收公糧和罰款來處罰農民,修法雖將最低罰款從5000元降為1200元,但不要說1200元,哪怕是1塊錢,都是農民辛苦的血汗錢,農民被迫無奈,只好跟你拚了,只好用選票教訓你了。

工農階級個個純樸率真、樂天知命,他們從不與人爭,只要有飯吃,他們就安份而快樂的活著。官員在辦公室裡思考法令規章、擬定政策,習慣於從台北看台灣,完全不知民間疾苦。官員不屑於脫掉西裝、放下身段與人民溝通,只想做大官而不願做實事。蔡總統聲稱政府在追求進步的價值時,沒有注意到人民沒有跟上腳步,以此推錯卸責,這是荒謬的思想!人民沒有跟上腳步,不是人民的錯,而是政府的責任,政府有責任協助及教育人民,讓人民跟上,不是嗎?口口聲聲說要組成最善於溝通的政府,兩年前的話,言猶在耳,如今呢?前賢陶行知曾言:「公家一文錢, 百姓一身汗。 將汗來比錢,化(花)錢容易流汗難。」執政者若能抱持這種恤民、愛民之情懷,視民如親,則一呼百應,何愁人民跟不上腳步!

2018年12月5日,作家苦苓在其個人臉書《有話就說》發文指出:「既然小英總統『堅持改革的方向沒有錯』,『只是人民跟不上』,那就乾脆下定決心,在剩下來的兩年內,把還沒有完成的改革,例如勞工年金、司法改革、同婚立法、非核家園、轉型正義等等…通通強力完成,然後宣布不再競選連任,等待歷史的評價。」

個人對這樣的看法,無法苟同,其一,「強力完成」必須作用在對的事情上,錯誤的堅持比不堅持更可怕,寧可不做,也不要堅持做錯誤的事,在沒有深刻反省、正本清源之前,個人反對堅持改革;其二,政治人物之歷史定位與百姓生活無關,老百姓無須成為「為偉大人物的歷史評價做試驗」之祭品。權力越大,可能犯下的錯誤將越大,此等風險及代價太過於高昂,人民承受不起,也不必承受,人民的要求很卑微,一口飯、一份工作,如此而已。事實證明,每個人都想改變世界,卻不願意改變自己,不是謙卑、謙卑再謙卑嗎?那為什麼不彎下腰來用心傾聽真正的民意?改變,要從自己做起。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發表當選感言。(顏麟宇攝)
「事實證明,每個人都想改變世界,卻不願意改變自己,不是謙卑、謙卑再謙卑嗎?那為什麼不彎下腰來用心傾聽真正的民意?改變,要從自己做起。」圖為蔡英文發表當選感言。(資料照,顏麟宇攝)

蔡英文總統是中華民國憲政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現在也有可能成為第一位無法連任的總統。第一位女性總統是美名,意指一種前所未有的歷史性成就;第一位無法連任的總統則是惡名,意指一種前所未有的歷史性失敗,然而,仔細推敲兩者內涵,卻未必如此。首先,第一位女性總統能否是美名,關鍵在於其政績,若是政績不彰,甚或倒行逆施,便會由美名而變成惡名,鄰近國家如韓國之朴槿惠總統以及緬甸之翁山蘇姬總統就是如此;其次,第一位無法連任的總統,若是基於國家大義、人民大利而放棄連任,則有可能由惡名變成知所進退的美名,國際上有例可循,例如美國憲政史上就有三位總統放棄連任。

「得天下易,治天下難。」是權力墮落與腐朽之歷史事實,揆諸蔡總統兩年執政,也應驗了明朝鄧凱在其《也是錄》序文中所言:「天步之艱如此、人謀之失如彼,天人俱失,何以為國?」選後蔡總統內外交迫的境況,依然是天人俱失的場景,若「堅持」競選連任,按照目前情勢,此戰將極度艱困,萬一敗選,批判與責難將如雪花般撲身,也將留下歷史罵名。

如果我是蔡英文總統,在九合一選後當下,我會宣布放棄連任,因為成功不必在我,別人看到的是我展現的氣度與格局,而當我放棄連任之後,無欲則剛,我變得最大,我反而可以放開手腳去施政,我一天當兩天用,兩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還是很有可為的。如今,時雖過,卻猶未晚,鄙夫之言,逆耳乎?

*作者為大學兼任教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