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極致策略─林文伯,從史可法轉身變作平西王?

2015-12-14 06:50

? 人氣

矽品董事長林文伯出奇招引資紫光,從史可法變身為平西王?(資料照片,葉信菉攝)

矽品董事長林文伯出奇招引資紫光,從史可法變身為平西王?(資料照片,葉信菉攝)

「當大家以為林文伯要成為史可法,誰料到他扮演起平西王來著。是耶?非耶?化做蝴蝶。」

這是一名在投行工作者,乍聞紫光入股矽品後,立即為此新聞下的標題。

林文伯「引清(清華紫光)兵入關」

矽品董事長力抗日月光的敵意併購,引進鴻海股權交換的「鴻矽戀」受挫後仍表示「會繼續堅持到底」,但日月光已兵臨城下,林文伯眼看就要如明末死守揚州的史可法一樣要「壯烈成仁」了;誰知其突出奇招,引進「外人」─中國的半導體國家隊清華紫光入股25%,此所以有搖身一變為「引清(清華紫光)兵入關」的平西王吳三桂之說。

林文伯讓紫光一口氣入股25%,不論說了多少「早就與紫光談合作」等等的理由,但外界還是認為主要是為對抗日月光;這種全面向紅色供應鏈靠攏的作法,在台灣與業界大概也難逃譏諷、責罵之聲,不少人的直覺反應都是:其作法有如清末慈禧「寧予外人,不給家奴」。不過,撇開這些情緒與責難不談,林文伯這手「死裡求生」的步數,確實是奇招,而且其思慮周詳,不愧為棋藝高手。

紫光入股之效益肥美

林文伯這次精確又大膽的抓住紅色供應鍵潮流,正是中國國家隊急於向外拓展搜購企業的時機,出來的買家個個都是腰纏萬貫、面不改色一擲千金的大財主,也因此可在短期內定案,而且談出一個非常漂亮的價格。

對矽品而言,引進紫光後,一口氣拿到568億元,不論是要擴張、作研發、留人才,都更有本錢,堪稱肥美的成果。更重要的是直接融入紅色供應鏈,而且可望成為「核心成員」,對矽品未來的公司發展、在中國的立足成長,絕對有很大的正面幫助。

對林文伯而言,引進的是中資而不是國內企業,對繼續鞏固其在矽品的領導地位亦有幫助。現階段、甚至可見的未來,中資即使全盤掌控某家台灣重要企業,一來「人生地不熟」,二來要考慮社會觀感與政府反應,因此不可能大喇喇的以接收者姿態入主,浮上檯面;因此仍需要原有的經營團隊繼續幫忙掌控企業─講難聽是有點像需要一個「買辦」吧。因此林文伯在矽品的地位至少仍可維持一段時間。

而為顧及社會反應,也考慮到讓政府願意通過這個投資案,紫光入股案中,也特別強調未來8成的投資都會在台灣,儼然是藍綠兩黨「台灣優先」政策的實踐者。紫光擁有25%股權,但只取得一席董事─這在外界觀感上會較佳,不過實際上有公司派鼎力合作,取得幾席董事的意義與重要性不高。

「柯里昂先生」讓日月光進退維谷

而這招更陷日月光於進退維谷的窘境;不僅日月光原本取得的25%股權被稀釋到18%左右,到手的「最大股東」飛了,更重要的是日月光在矽品到底要採與公司派合作還是對抗,將陷人一個非常尷尬的局面。

如果沒紫光,日月光作為最大股東,是公司派較需要看其臉色。有了紫光,等於公司派找來「柯里昂先生」(教父)當靠山,日月光再跟公司派對幹,簡直就是跟紫光過不去。而這位「柯里昂先生」背後還是另一個更大的靠山─中國國家隊。日月光能怎麼辦?

不過,這個案子與之前的「鴻矽戀」一樣,都必須面對與先通過一個關卡:股東會。矽品為此案不僅必須修改公司章程、提高資本額,不同於與鴻海以換股進行策略聯盟案本身不必股東會通過,私募案需要股東會通過。因此,矽品已

訂在1月28日召開臨時股東會,議決此私募案與修改公司章程(提高資本額)。如果臨時股東會不支持這些議案,這段「戀情」還是只能終止。

但這次的難題轉到外資手上了。鴻矽戀時,外資認為該換股案價格低,股權稀釋嚴重、綜效不明,只是林文伯為保經營權的策略,「有公司治理疑慮」而反對該案,使鴻矽戀胎死腹中。

股東會中外資支持與否再次成關鍵

這次則情況不同,雖然同樣股權稀釋嚴重,高達33%,不過價格漂亮,紫光以每股55元入股,比日月光45元的收購價高,更比與鴻海換股的每股35元高出多多;矽品可立即取得568億元的資金,這又與跟鴻海換股只是印股票,現金一毛錢都不會入袋不同;矽品因此案而能融入紅色供應鏈,對公司在中國市場的發展亦有幫助。在利弊參見情況下,外資到底會採那種態度,頗讓外界好奇,同時也影響著此案的成敗。

過了股東會這關後,接著還要面對經濟部審查這關。依照矽品的時程計算,1月底臨時股東會如果通過就送經濟部審查,時間大概需要2-3個月,如果順利要在明年上半年完成私募案─顯然要拚政權更替前通過。但明年審查時大選已結束,如無意外就該是換民進黨執政了。面對即將上台、兩岸政策又偏向保守管制的未來主子,經濟部是否敢冒大不諱的讓本案通過?

日月光能投票嗎?

最後要提到日月光。日月光手中持有25%矽品股權,如果1月底臨時股東會可投票,當然是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但矽品公司派控告日月光持股無效的訴訟仍在法院,昨日記者會中,林文伯也說,因為與日月光仍有訴訟,所以「不便私下先告知」─顯然在公司派的定義中,日月光還不具有大股東身份。到底日月光能否參與投票,最後可能仍要由法律攻防決定。

但不論如何,只要紫光入股真定案,日月光確實尷尬為難,現在看得到的選擇大概不外:繼續當第二大股東、賣股退出、增加持股再一搏,張虔生如何回應,倒是業界關注焦點。

人性抉擇:當史可法還是平西王?

對林文伯出此奇招,外界倒不必過於苛責─林文伯將因此引來不少批評指責,但或許大家更該想想兩岸產業變化,從企業策略面「欣賞」其謀略。更何況,以人性角度看,如果有得選擇,你是會選擇當史可法還是平西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