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租屋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肅王府十四格格─川島芳子的最後抗告:《亂世的犧牲者》選摘(4)

造訪頭山滿(右方數來第二人)宅邸時的芳子。(八旗提供)

造訪頭山滿(右方數來第二人)宅邸時的芳子。(八旗提供)

新年過後,時間來到了昭和二十三年三月六日,芳子一方正式提請重審。

(《南京中央日報》六日北平)金璧輝死刑判決後律師提出新證據請求重審。    近日以來於獄中以日語寫成數千語自白書,此與重審請求理由書一併於下週一向法院提出。

但重審請求卻在三月十四日遭河北省高等法院駁回(《時事新報》昭和二十三年三月十六日)。

重審遭駁回後,芳子寫了如下的一封信給小方,可以看出雖然表面上逞強,但心中知道來日無多而感到焦急的心情。

內容以混雜變體假名的平假名書寫,欄外還以平假名寫著「隔牆有耳,四處都有耳目,什麼都不能說」,讓人聯想因為害怕檢閱,所以更以日本特有的假名書寫。此信已於第一章引用部分,為了方便讀者閱讀,此處加上標點,全文抄錄(舊假名用法仍依原文照錄)。

給八公

俺終於兩回死刑了,不過沒有洩氣,精神還算不錯,依舊每天邊想辦法邊呼呼噴煙。遇到這種慘事,也沒什麼解決辦法,不過沒關係。非常非常擔心你的健康,俺果然還是最愛小紋的爸爸啊。等著,保重身體,別掛了。哈哈哈。北平把俺的事情做成有聲片還是歌劇啥的。報紙上有寫,大為轟動。老爸,把不需要的內容,寫在信裡,給律師。裡頭寫得太過詳細,因而對我很不利。阿年全暴露了,俺非常驚慌。俺生於大正五年。趕緊幫俺改了,這樣事變當時才十六或十七歲,事變時根本沒能力做什麼,此點可能有救。老爸想袒護俺,詳細寫了,反而困擾。趕緊幫俺寫信,這是最大的問題,不行也得行,快寫信呀=. 小紋好像最近會到俺這裡來,不知道還記不記得俺,俺呢,每每看著天空流淚,呼喊著他    們,原諒了。你的衣服已經還回來了,別擔心。我會加油。辛苦啦。小紋的爸爸身子孱弱,俺很擔心。有梧桐淚嗎?這裡井邊有很多,想起來心中便百感交集。回憶起俺老是斥責小紋的爸爸,可是也最喜歡小紋的爸。俺不認為自己會死。加油。幫俺跟老爸說已經兩次都死刑。因為寫信即便寫錯一個字,都會變成麻煩事的蒸句,簡單說就好。如此可照俺的意思解釋,否則雙方說話不相符會造成困擾。俺不知道「籍」會出這麼大問題,照俺的方式幹,沒問題。俺想很快就能見面。趕快以航空郵件寄來。跟老爸說各式各樣的事情不要寫喔,三郎也進來了,因為呼呼了一年,很可憐不過也沒辦法,因為良心不好啊。十四死了。祥的親戚的妹妹因為呼呼也來了,關在一起。趕快把麥克阿瑟的證明寄來。拜託一下應該    就可以了。要求俺的事情,啥都不過問直接移交給日本。如果不成,下次就死定了。真的喔。第三次就全完了。即便對律師也不能全說真話。跟老爸說「強」式就是這麼麻煩,俺大爺木有大針,渾身清爽舒暢,是件好事吧。幫俺寫信給松垣問好。別忘了。為了二本幹了那些,現在竟然棄俺不顧,不要的話最初就說不要,不就全了結了。我這不憋屈嗎。誰都不能說,紋公的老爸應該懂吧,拉拉手玩玩遊戲就好了,人生沒啥大不了,調查也沒啥大便也沒,這就是「強」式。安心啦,跟老爸說,不要按照二本式的方式思考。最近更加亂來。北海道有個人。男的。啥都沒幹,只是「是!是!」的回答就無期。要保重身體啊,要孝順喔,等我回來了,大家都會好起來。可憐的紋公的老爸,如果喜歡你就好啦。 對啊。你很好,是好男人,我左思右想就是喜歡,沒用的傢伙,這是幹了很美好的事情,出來啦,我想你能懂吧。再見了。這別給人看,因為別人會笑話。律師是北平第一響噹噹的三人,免費。可是可是卻沒法安心,老爸的信沒送到啊,下次寄到聯絡部。要寫「必面呈」啊。四方在南京紅衣服了。可憐啊。還會再寫信給你。只能看著小福的夢想了。重點就是,如果事變當時俺不在十六歲以下,可能無法獲救。立刻轉達老爸,這是最重要的。 與其寄給律師不如直接寄給我,寫到聯絡部,由他們轉交。要快,如果不快,將趕不上最高院。不想死掉還得被驗屍。死了也沒人來。沒法寫長信,很困擾。因為沒○了。你偶爾寫信來。死刑檢閱特別嚴厲,不管啥都嚴厲。跟老爸講,如果有附上檢閱畢印章的信混有一些莫名其妙故意寫入的內容,叫他不要當真,因為可能寫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保重身體喔,寄到聯絡部來也會有檢閱,別忘了。緒方  福 筆

從最後幾行看來,芳子為了躲過檢閱,特意使文章脈絡更為混亂。重點在於芳子要以最快速度向麥克阿瑟提出請願書、要混淆年紀送來偽造戶籍謄本等,作為她最後的訴求。

芳子獄中書信的寄出人使用假名,或者寫下虛偽的住址等,有些也明確寫著住處是「中國北平宣外第一監獄」。過往拘留芳子的宣武門外第一監獄,也就是現在的「北京監獄」,據說曾於文化大革命時期拘禁過許多「思想犯」,芳子的胞妹默玉,也在毛澤東政權下在此服了十六年的刑期。從過往北京城護城河方向面對北京監獄正門,往內窺探可以發現內部相當深邃。接近死期,過著鬱悶日子的芳子究竟被關在哪個區域,完全無法推測。清朝最後王族姊妹,這個桎梏他們生命的場所,現實的沉重感在沉默之中飄盪著一股陰鬱的氣氛。

依據《南京中央日報》報導,昭和二十三年三月十七日午後,也就是芳子處刑的八天前,三位律師李宜琛、劉煌、李朋等,從河北省高等法院向最高法院提出書狀,請求撤銷原判決。這是芳子最後的抗告。

曾為李登輝寫過《虎口的總統》的日本作家上坂冬子,與她的著作《亂世的犧牲者:重探川島芳子悲劇的一生》(八旗文化)
曾為李登輝寫過《虎口的總統》的日本作家上坂冬子,與她的著作《亂世的犧牲者:重探川島芳子悲劇的一生》(八旗文化)

*作者為日本知名作家,曾為前總統李登輝著述《虎口的總統》,於2009年病逝。本文選自作者著作《亂世的犧牲者:重探川島芳子的悲劇一生》(八旗文化)。本系列結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