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沙龍》「日本沒有那麼美好,也沒有那麼恐怖」東大教授阿古智子談「不成熟的民主國家—日本」

2018-11-06 11:40

? 人氣

阿古智子。(李忠謙攝)

阿古智子。(李忠謙攝)

龍應台基金會11月3日舉行思沙龍活動,由東京大學教授阿古智子以「歷史的記憶、歷史的忘卻—日本,這個不成熟的民主國家」為題,輕巧而溫柔地帶著聽眾一起檢視了她對於戰爭記憶、歷史記憶的觀察。阿古教授非常重視教育與批判思考在民主政治中所扮演的角色,不過她也對台下的聽眾畏懼「強大的日本可能發動戰爭」感到驚訝。阿古說,日本人並不像台灣人想到那樣團結、那樣美好,內部也有很多矛盾與缺點,但她也同樣不希望再看到日本發動戰爭,會以學者的身份繼續努力

戰爭與歷史的記憶,每個人都不一樣

阿古教授說,戰爭與歷史的記憶,與每個人的背景密切相關,所以她也介紹了自己的成長背景與經歷。阿古智子其實並非歷史或戰爭的專家,她1971年在大阪八尾市出生,在大阪外國語大學主修中文。後來在香港大學拿到教育學博士後,以一名社會學者的身份在中國研究現代社會的變遷,關注留守兒童、維權律師、公民社會等議題。

阿古教授說,她從小在大阪郊區的八尾市長大,那個地方有許多「部落人」(江戶時代社會地位最底層的人)、被強迫來日工作的朝鮮人、來自中國貧困地區的留學生、政治犯的孩子。這樣有趣而多樣的社會組成,讓當地的老師非常重視「反歧視教育」,當時老師編纂使用教材的自由度也比現在高。可能也是這樣的生活經歷,阿古說,她在東京的家空間雖然不大,但總會保留一兩個空房間,給來自中國貧困地區的學生住。但她也說,可惜大阪的左派傳統沒有保留下來,如今大阪的政治氣氛已經變得非常保守。

阿古智子。(李忠謙攝)
阿古智子。(李忠謙攝)

阿古教授說,自己原本沒有想當老師,而是想到國際的NGO從事一些扶貧的計畫。不過到香港大學念書之後,才以一邊做計畫、一邊讀書的方式來對中國進行理解。阿古後來到中國做田野調查,也同樣喜歡深入社會底層,所以她不喜歡跟她的老師輩出訪,因為這些學者多半是跟當地官員喝酒,然後取得研究所需的資料,「這樣就看不到當地人民比較草根的生活了」。

我的戰爭記憶

阿古智子教授說,二戰的時候她的父母還小,自然不可能上戰場,包括她的祖父母同樣沒有上過戰場,她笑著說:「所以我對靖國神社沒有什麼感情,因為我的家庭沒有這種背景。」但阿古先生的爺爺確實到南京附近打仗。阿古說,她的公公是一位三重縣的農民,在中國作戰時受傷,中國人救了他之後就被送回日本,「但他從來不告訴我們發生過什麼事情」。 

阿古的公公自己有兩座山,從林業方面的工作。他住的村子非常寧靜而樸素,村民都是從事放牧或耕種的工作,不過當戰爭爆發,村子裡三分之二的百姓都上了戰場,大家都要為天皇與國家效力。他們根本不理解紀錄片所說的事實:日本在根本不可能打贏的情況下作戰。不過阿古的公公是一位自民黨的黨員,雖然參與並不積極,但為了領取退休金,所以還是選擇支持自民黨。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