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鵬程專文:道法能開頃刻花,文字難度盲信眾

2018-11-06 05:50

? 人氣

「校在礁溪鄉林美山上,雲深霧繞,若登仙都。下瞰蘭陽平原、龜山島,晨面朝暉,夕見星斗遍布腳下。」圖為佛光大學人文學院——雲起樓。(取自佛光大學網站)

「校在礁溪鄉林美山上,雲深霧繞,若登仙都。下瞰蘭陽平原、龜山島,晨面朝暉,夕見星斗遍布腳下。」圖為佛光大學人文學院——雲起樓。(取自佛光大學網站)

施教化

佛光山是世上最大的佛教教團,遍布五大洲一百多個國家或地區。以「人間佛教」為旗號,深入各社區,不限於寺院,故還有國際佛光會相輔翼。星雲法師雄才大略,不徒僧中第一。我們本不認識,他打電話來,以辦大學之事託我。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後來常有人問他為什麼,他都說仰慕我是國學大師。其實他是長者,那時我不過三十來歲,他則比我大三十歲,很感謝他的賞識。

但這可能也替他帶來不少困擾。例如我建議老師宿舍可建樹屋,掛在樹上。又要在校內挖地做酒窖,釀藏建校紀念酒。學生宿舍樓頂則擬闢為月光音樂舞臺。還認為學校既建在山裡,應有麋鹿魚鳥之勝,既便師生優遊歲月,也可遽增知名度。因此去募了老虎、水鹿、黑熊、孔雀、梅花鹿等一大批動物來。結果比丘比丘尼們想到要跟虎豹熊羆一起生活,在虎嘯聲中打坐,都嚇壞了。諸如此類異想天開的點子太多,想必也頗令他頭痛。故常有人提醒他:「龔某人龍性難馴,在陸委會剛鬧過大新聞,把黃昆輝搞得如此難看,你怎麼敢用?」他老先生倒回答得挺好,說:「我又不是黃昆輝!」

當時他發動僧尼及信徒環島托缽,我進而提議發起百萬人興學運動,凡認同我們理念的,每人每月捐一百元新臺幣支持建校。這本身就是很好的宣傳,更是讓社會參與的文化運動,新教育、新大學、新社會關懷。而且錢來自大眾而非一二大豪,也避免了私校通病的私產化。因此響應熱烈,後來擴大為捐書、捐藝術品、捐物資等等。辦了許多場拍賣會,也順便又建了幾座美術館。

這種辦校的過程就是一大特點,超越恆蹊,豪壯動人(兩所大學建校就花了百多億臺幣,是臺灣佛教界最大的動員與投入)。第二個特點,則是學校的屬性。我強調「是佛教辦學,但不是辦佛教大學」,屬於面向社會的公眾大學,非佛學院。西方,神學院早已轉化為現代大學了,中國這才是第一所。

又因現代大學都走知識化切割道路,所以我要反覆強調通識教育、全人教育;有禮樂教化、跨學科整合。這也是第一或唯一的。

現代大學當然也講綜合,但所謂綜合只是各門各類知識聚增,學校越來越大而內部切割愈甚。學生又越來越多,老師連學生也不可能認得,更別說性命身心相印證了。我的學校則要小要精緻,師生可以共同生活共同成長。

學生少,老師聘得多,入不敷出,怎麼辦?所有私校都朝多收學費、減少人事支出的路子走。我卻反之,要減少學生交費,甚至根本不收費,強調非營利經營;多聘好的教師、貴的教師。認為越有資望的教授愈能帶來資源與聲望,學校也才能越辦越好。辦得好了,才能爭取認同,才可獲得獎助、補助、捐助及社會支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