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飛進中國,閹割版谷歌「蜻蜓」蓄勢待發!專家:隱私保護不足,對市場也沒吸引力

2018-09-18 11:03

? 人氣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

最新消息顯示,谷歌為重返中國市場醞釀的搜索服務「蜻蜓」可以從技術上收集用戶的手機號碼和搜索歷史記錄,讓中國當局追蹤查詢敏感信息的用戶成為可能。技術專家表示,這在中國早已經是家常便飯。問題是會有多少中國用戶會選擇「閹割版」的谷歌。

以公開報導美國政府國防及情報機構機密信息而聞名的線上媒體The Intercept日前發表報導稱,谷歌即將在中國推出的名為「蜻蜓」(Dragonfly)的搜索安卓手機應用中,加入獲取用戶手機號碼的功能。如此一來,該手機用戶的在搜索功能中鍵入的關鍵詞,以及搜索歷史從技術上來說就有被追蹤和存儲的可能。

The Intercept援引知情人士做出了上述報導。早在今年8月初,該線上媒體就曾引述谷歌內部文件及知情人士報導稱,Alphabet旗下谷歌正在準備為中國推出審查版的搜索應用,將屏敝一些網站及特定搜索詞匯。報導稱,這項計劃的代號為「Dragonfly」,自2017年春季開始進行。

報導稱,谷歌首席執行官(CEO)皮查伊(Sundar Pichai)及中國政府一名高層官員在12月進行會談後,計劃加速進展。谷歌一直不願就相關消息予以置評,但曾表示已在中國推出多項移動App,並與當地開發者合作,以維持在中國的業務。針對最新有關在中國推出的手機APP會獲取用戶手機號碼的報導,谷歌也沒有回覆包括轉載媒體「The Verge」在內的置評要求。

習以為常

考慮到話題的敏感性,不願意透露真實身份,生活在北京的APP技術專家科比向德國之聲表示,安卓本身就是由谷歌主力開發的手機操作系統。安卓以及其系統內的APP能夠獲得用戶的手機號碼和搜索瀏覽內容,早已經是「正常」的事情。中國現有的其它各大互聯網搜索服務提供商,例如百度,都會通過包括瀏覽器產生的Cookie等技術手段收集用戶搜索信息。關鍵是所有APP應用軟件或網頁服務提供商都會在用戶使用前要求其認可隱私協議。而像收集用戶手機號碼及搜索瀏覽內容等信息的條款可能會被寫在隱私協議中非常「不起眼」的位置。

另據The Intercept的報導,谷歌已經為醞釀中的「蜻蜓」創建了一個敏感詞「黑名單」(Blacklist),包括例如「人權」、「學生抗議」、以及「諾貝爾獎」這樣的中文詞匯。有國際人權組織對此提出批評,指出谷歌這樣做可能讓它成為侵犯人權行為的直接幫凶。批評一方提出的核心問題是,除了對內容的審查以外,谷歌在中國大陸存儲的數據有可能被交給中國當局,而後者關注的調查目標經常是政治活動人士和記者。

就此科比表示,雖然手機應用獲取用戶手機號碼在中國大陸已經是十分普遍的事情,但APP的運營方無法獲得手機號碼擁有者的真實身份信息。而從理論以及中國現有的互聯網監管制度來說,中國當局可以讓所有在中國從事手機APP開發的企業向政府或安全部門遞交用戶的使用信息。對於中國的國安部門來說,獲取用戶的手機號碼及搜索記錄信息,從而追溯到用戶的真實身份信息,在實際操作的過程中是可以輕易實現的。

人權觀察組織的高級研究員向The Intercept表示:「從隱私的角度來看,這是非常有問題的。」因為這種邦定用戶手機號碼的APP可以「更詳細的跟蹤和分析人們的行為……把電話號碼和搜索歷史結合在一起的做法會讓人們更難以躲避在中國普遍存在的那種政府過度監督。」

變身「蜻蜓」的谷歌 能否贏得用戶?

2010年,谷歌公司宣布退出中國大陸市場。關閉了其中國版網頁搜索服務。專用香港域名及服務器為簡體中文用戶提共服務。此舉當時被廣泛認為是谷歌不原意服從中國的審查制度,向其發起抗議的一種義舉。如今在谷歌欲推出「閹割版」搜索應用,重返中國大陸市場等消息廣泛傳播的背景下,有報導稱谷歌內部已經有5名高級科研人員辭職。其中一位名為保羅遜(Jack Poulson)的工程師告訴The Intercept,他在辭職信中表示:「我認為我們有意向審查和監督的要求投降, 以換取中國市場的做法簡直就是葬送了我們的價值觀,並且降低了我們在全球範圍內和政府談判時的地位。」

但在科比看來,谷歌現在努力重返中國大陸,尤其是推出「閹割版」的互聯網搜索服務,不會給其帶來多大的市場競爭力。最後會有多少用戶使用它的服務,都是一個未知數。「它(谷歌)現在就是佔個席位而以,因為它任何本地化的內容都不如中國國內現有的服務提供方。」同時,谷歌也無法和那些「打擦邊球」的公司共同競爭。科比的疑問是:谷歌中國版搜索應用的價值何在?「它能提供什麼更牛逼的東西嗎?又不能『越獄』,所以市場價值比較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