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觀點:核電廠安全與核廢料處理的釋疑

2018-09-18 06:50

? 人氣

以核養綠公投送件,公投發起人、清大原科院長李敏(左)與領銜人黃士修在連署書前合影。(甘岱民攝)

以核養綠公投送件,公投發起人、清大原科院長李敏(左)與領銜人黃士修在連署書前合影。(甘岱民攝)

「以核養綠」公投第二階段314,135張連署書已於9月6日下午送抵中央選舉委員會,待審核通過後,期待於11月24日的九合一選舉時進行投票。一個沒有政黨支持,亦無組織及資源的「以核養綠」公投,在普遍不看好的情形下,能夠連署成功,固然是所有的志工積極投入的成果,但也反應出社會大眾對於政府現行能源的憂慮與不信任。

在尋求連署的過程中,確實有民眾對使用核能發電所衍生的核電廠安全與放射性廢料處置的議題有所疑慮。卓鴻年博士9月7日在某平面媒體上,發表〈「以核養綠」公投 可行嗎?〉一文,再度針對前述兩議題提出質疑。民眾依法提出的公投案,當然可以執行,怎麼會有不可行的問題!

如果「以核養綠」公投可以順利的立案,正好提供了一個絕佳的機會與平台,讓對核能有不同看法的個人與團體,能夠負責地將問題做一個釐清。讓全民對核能有更清楚的認知,再一起決定「以核養綠」是否可行。

20180913-最後一批二萬三仟多份以核養綠公投連署書遞送,為了收件截止日和中選會起爭議並遭收,以核養綠公投把一箱箱連署書堆放在中選會外人行道上,靜坐抗議,右是發起人黃士修(左)、右是廖彥朋。(陳明仁攝)
最後一批二萬三仟多份以核養綠公投連署書遞送,為了收件截止日和中選會起爭議並遭收,以核養綠公投把一箱箱連署書堆放在中選會外人行道上,靜坐抗議,右是發起人黃士修(左)、右是廖彥朋。(陳明仁攝)

核電廠安全

談論到核電廠安全時,大家馬上聯想到的過去三次核電廠事故,並且擔心類似的事故會不會在台灣發生。首先為1979年3月發生的美國三哩島事故,該事故發生的原因實乃電力公司未依程序書運維核能電廠、事故發生後運轉人員處置失當、以及電廠人機介面有待改善的地方等因素造成。在此強調的是,沒有任何電廠工作人員或民眾在故中受到輻射傷害。三哩島事故發生後,全球核能工業界與法規管制單位做徹底的檢討,耗費大量的人力與物力,並長期投入電廠安全的改善作業,如今距事故發生已將近40年,同類型肇因的核電廠事故再也沒有發生過。

至於1986年4月發生於前蘇聯的車諾比爾核電廠災變,從任何角度來看,該災變是完全沒有辦法接受的。車諾比爾電廠所使用的石墨水冷反應器與西方世界所使用的普通水反應器,在設計理念上有所差異,其物理特性也完全不同,該類型反應器在低功率運轉時,有可能「爆衝」,在1970年代出版的核工教科書中都有所描述。前蘇聯採用此類型的反應器,是因為該類型反應器可以產生軍用的鈽元素,以及當時蘇聯的工業技術尚無法製造普通水反應器的大型壓力容器;在這裡我可以非常負責任地說,類似車諾比爾的災變不可能發生在我們使用的普通水反應器的核電廠。

談到2011年的日本福島事故,肇因為超大型天然災害。該事故同樣也沒有造成民眾的輻射傷害.地震震央附近四座核能電廠15部機組,其中女川電廠離震央更近,海嘯的高度也更高,但其3部機組都順利停機。事實上,大地震並沒有造成福島一號電廠安全設備的損壞,是後續的海嘯讓其喪失應有的功能,釀成事故。福島電廠的防海嘯設計需要改善是東京電力公司早就知道的事,但是未積極處理。福島事故本來是可以避免的,但東京電力公司不願意犧牲電廠的經濟價值,錯失了核電廠注入海水的時機,致使事故演變得更加嚴重。核電廠在情況危急時,可以注入海水或其它緊急用水,防止事故的惡化,是電廠緊急操作程序的一部分,但是東京電力並未將這些納入訓練與演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