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小墨索里尼」現身 義大利內政部長成為歐洲最可怕的人物

2018-09-18 06:10

? 人氣

義大利副總理兼內政部長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AP)

義大利副總理兼內政部長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AP)

「幸運的是,我們還沒聽到長統馬靴的頓地聲,還沒有出現希特勒,但或許已經出現幾個『小墨索里尼』;我們靜觀其變。」

歐盟經濟與金融事務專員(經濟部長兼財政部長)莫斯科維奇〈Pierre Moscovici〉日前在巴黎對記者如是說,語調半開玩笑,也沒有指名道姓,但是卻激怒了一個來自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家鄉的政客,大罵莫斯科維奇應該「洗洗自己的臭嘴」,不要侮辱義大利、義大利人與義大利政府。

這是義大利副總理兼內政部長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不只跟莫斯科維奇吵,薩爾維尼還槓上盧森堡外長阿瑟伯恩(Jean Asselborn),而且兩場架吵得異曲同工。14日在維也納的一場歐盟會議上,薩爾維尼形容近年湧入歐洲的非洲移民有如「新奴隸」,將會取代歐洲的下一代,阿瑟伯恩當場忍不住飆粗口,事後還痛批薩爾維尼學舌「1930年代的法西斯主義者(fascists)」。

薩爾維尼今年才48歲,幾個月前還默默無聞,但是這一期《時代》(Time)雜誌的歐洲版,他成了封面人物「歐洲的新臉孔」(The New Face of Europe),專訪的標題更是聳動「為什麼薩爾維尼是歐洲最可怕的人物」(Why Italy's Matteo Salvini Is the Most Feared Man in Europe)

「徹底撼動、徹底改造」歐盟

為什麼可怕?簡而言之,薩爾維尼有可能把1993年成立至今的歐盟給「拆了」,以《時代》的說法就是「徹底撼動、徹底改造」(shake the E.U. to its foundations, remake it from the inside out)。薩爾維尼受訪時說:「改變歐洲是一個大目標,但我認為已經伸手可及。」

薩爾維尼生於義大利北部大城米蘭(Milan),年輕時是個左派,但一路往右偏移,1990年加入北部分離主義組織「北方聯盟」(Lega Nord),一方面從事新聞記者工作,一方面積極從政,2004年、2009年兩度當選歐洲議會議員(MEP),中間做了1年2個月的國會眾議員,2013年成為「北方聯盟」總書記。

2014年歐洲議會選舉,薩爾維尼直接打出「拋棄歐元」(Basta Euro)口號,帶領「北方聯盟」堅定走向反歐盟、反歐元、反移民、反體制(菁英)、反全球化的道路,與法國「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勒潘(Marine Le Pen)、荷蘭「自由黨」(PVV)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等極右派政黨與領導人。

非洲移民跨越地中海,欲前往歐洲。(AP)
非洲移民跨越地中海,欲前往歐洲。(AP)

2015年移民、難民潮湧現 「北方聯盟」水漲船高

雖然「北方聯盟」在這場選舉的成績不如預期,但薩爾維尼已經站穩領導人地位,並開始向全國擴張「北方聯盟」的勢力,在義大利中部、南部建立姊妹政黨。隨著大批從北非利比亞出發的非法移民、難民湧入義大利,造成社會混亂與沉重負擔,反移民旗幟鮮明的「北方聯盟」也水漲船高。

2017年12月21日,「北方聯盟」正式拿掉黨名中的「北方」,改稱「聯盟」(Lega)。2018年3月4日,義大利舉行大選,「聯盟」締結前所未有的佳績,拿下17.4%選票,成為右派第一大黨,薩爾維尼原本得隴望蜀,但後來還是與得票最多的民粹政黨「五星運動」(M5S)合作。6月1日新政府成立,薩爾維尼「屈就」副總理與內政部長。

這是薩爾維尼政治生涯的新高峰,但他顯然隨時準備要更上層樓。儘管恐新總理由「五星運動」的孔蒂(Giuseppe Conte)出任,但是薩爾維尼執掌警政、國安與移民,而且人望節節高升,各國政要來到羅馬一定要見的人是他,不是那位從政資歷幾乎空白的法學教授。

「義大利優先」之外 他要當歐洲民粹、民族主義勢力的「共主」

「聯盟」從地方型政黨發展成一個全國性政黨,薩爾維尼居功厥偉,支持者都叫他「隊長」(Il Capitano),也讓他的民粹強人色彩益發鮮明。薩爾維尼高喊「義大利優先」(Prima gli italiani),但歐洲各界很快就察覺,他的野心不只是要在義大利當家作主,他似乎還想當全歐洲民粹、民族主義勢力的「共主」,或者說,他要當「歐洲的川普」。

這樣的野心很快就得到來自美國的認證。9月7日,川普2016年總統選戰頭號軍師巴農(Steve Bannon)造訪羅馬,會見薩爾維尼,商討明年5月下旬的歐洲議會選舉,如何歐洲的極右派勢力結合起來,奪取議會主導權,抗衡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與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先為歐盟整合(一體化)踩剎車,再開始逆轉、裂解這個進程。巴農已經在歐盟總部所在地布魯(Bruss els)成立一個組織「運動」(The Movement),最新加入者正是薩爾維尼。

從領土、人口到經濟規模,義大利都不是「歐洲(歐盟)之最」,但義大利與薩爾維尼代表歐洲自2015年「難民/非法移民潮」以來,一股日益強勁、不斷擴散的逆流──反歐盟、反移民、反體制(菁英)、反全球化、反伊斯蘭,2016年6月英國脫歐(Brexit)公投過關是第一個高峰,但恐怕不是唯一的一個。尤其義大利,已經被許多分析家視為「歐洲民粹主義的實驗室」。

德國、匈牙利、波蘭、奧地利、丹麥、瑞典…… 極右派勢力蒸蒸日上

義大利之外,德國、匈牙利、波蘭、奧地利、丹麥、瑞典等國的民粹民族主義極右派勢力都蒸蒸日上。歐洲與歐盟火車頭德國去年大選,「德國另類選擇黨」(AfD)躍升為第3大黨、最大在野黨,梅克爾總理今年還遭遇執政聯盟內部反移民勢力倒戈,差一點提前交出政權。

瑞典向來是歐洲社會民主主義(Social democracy)的重鎮,但是在9月9日舉行的國會選舉中,極右派、反移民的「瑞典民主黨」(SD)拿到破記錄的17.6%選票,硬是逼出一個「懸峙國會」(hang parliament)的局面。「瑞典民主黨」雖然不太可能入閣,但已經讓布魯塞爾膽戰心驚。

儘管今年以來,地中海的非法移民/難民潮已大幅紓緩,但移民政策仍然是許多國家最重要的議題之一,薩爾維尼也抓住每一次能夠強硬表態的機會,就算被批判為違反國際法與歐盟條約、違背人道原則也在所不惜。

逆流:反歐盟、反移民、反體制(菁英)、反全球化

薩爾維尼和他在其他國家的同路人,信誓旦旦要「拿回國家的掌控權」、削弱布魯塞爾對各成員國的約束管制;這群領導者之中最惡劣的──例如匈牙利總理奧爾班(Viktor Orbán)──根本質疑自由主義民主體制的價值,一心嚮往成為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那樣的獨裁者。

奧爾班2010年再度上台之後,為了長期掌權,開始強力鉗制公民社會、扭曲司法體制,嚴重違反歐盟的核心價值,歐洲議會12日以448票贊成、197票反對,史無前例地通過啟動《歐盟條約》第7條的動議,準備暫停匈牙利在歐盟的投票權。這是對歐盟對「小墨索里尼們」的殺雞儆猴,然而薩爾維尼與奧爾班這對「命運的戰友」代表的民粹民族主義逆流,恐怕還會在歐洲泛濫很長一段時間。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