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績爛可能被殺掉!《藍色項圈》拍下最殘酷的台灣校園,影評人卻點出美中不足的「橋段」

2018-09-18 11:52

? 人氣

《藍色項圈》拍下了讓台灣學生喘不過氣的教育體制,但影評人卻直言點出片中讓人頻頻出戲的關鍵。(圖/威視電影提供)

《藍色項圈》拍下了讓台灣學生喘不過氣的教育體制,但影評人卻直言點出片中讓人頻頻出戲的關鍵。(圖/威視電影提供)

改編作家張耀升同名短篇小說|入圍富川影展的World Fantastic Red單元|2018 台北電影節特別放映單元—《藍色項圈》。

2018 台北電影節07/07播映。

09/14(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Media_20180917170131_U3792
(圖/威視電影提供)

劇情簡介

每個學校都有一個傳說,歡迎光臨愛迪生中學...

向來教學形象完美、聲名遠播的「愛迪生中學」,流傳著一個神祕的校園傳說:「聽說成績不好的同學,只要進入420號房後還能活著出來,從此成績將會突飛猛進…」。剛轉學來到這裡的天才學生葉群,對這樣的傳說感到嗤之以鼻,更對校內充滿壓力的氣氛和扭曲的體制感到不可思議,單純的他想要改變現狀,卻不知道一場詭譎的風暴已直衝他而來!

1975年出生的小說家張耀升曾說過「黑,是最溫暖的顏色。」,擅長撰寫不是鬼故事的「鬼」故事,在其作品裡時常能感受到詭譎氣氛,善於用神秘感、懸疑感去包裝,於寫實故事底下描寫更多的是關於人性的黑暗面,有評論家形容張耀升的文字能「在意識的恍惚處銜接現實裡的張力」,認為他的寫作風格為台灣文壇少有。張耀升將自己對時事的觀察、想法清楚且細膩地寫進書裡,化做文字去和社會對抗、抨擊不合理的體制,其作品《伊卡勒斯》、《敲門》、《螳螂》等均曾獲得文壇各大文學獎肯定,其後集結成冊的短篇小說集《縫》更獲得時報文學獎小說首獎。

張耀升除了小說家身分外,他同時也擔任許多劇集編劇、也從事影像創作,先前曾和陳玉勳導演合寫《健忘村》劇本,還擔任朱延平導演《新烏龍院》編劇,去年底也推出導演作品、公視新創電影《再看我一眼》、短片《回魂》等作,可說是當今文壇與影壇備受矚目的文學家之一。他的作品有不少被改編成劇集,如《我的阿嬤是鬼》、《鮮肉餅》、《縫》等,今他收錄在《縫》裡的短篇小說《藍色項圈》也將搬上大螢幕,請到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恬妞、金馬獎最佳女配角謝欣穎、資深演員兼導演陳以文,以及三位學生演員演出,大膽諷刺台灣價值觀扭曲的教育體制,用超現實的劇情內容與懸疑片模式去呈現這或許比鬼還可怕的升學制度。

Media_20180917170131_U3792
(圖/威視電影提供)

《藍色項圈》不久前獲入圍韓國富川國際奇幻電影節中WorldFantasticRed單元,也在今年台北電影節作特別放映,光就題材而言讓人非常期待,可最終呈現出來的成果讓人稍微失望,多處出現不合邏輯的橋段安排、節奏掌握不佳、人設的前後矛盾、無可避免的學生演員生澀的表現、以及最讓人錯愕的校園大解放設計,多項缺點使得電影精心醞釀的懸疑氣氛功虧一簣,實力派演員的加入也無法挽救電影,觀影時時常讓人尷尬癌發作,本該安全的題材發揮不佳,難免讓人遺憾。

「成功就是人生唯一的樂趣。」

葉群頭腦聰明、總被旁人以天才稱之,別人要花三年才能學完的課業,他僅要花三個月就能學會,同時也是名駭客的他,對於原本的學校生活感到無趣,故駭進學校系統進行了惡作劇,雖因此慘遭退學可葉群卻毫不在乎,他的父母決定將他轉學至愛迪生中學,一所聲名遠播、升學至上的頂尖學校,軍事化教學法讓學生充滿競爭心,因此更出了不少傑出校友。

其中一項最為吸引人的,就是第一名的學生將獲保送哈佛大學的資格,這讓葉群與父親都興奮莫名,轉學到這的葉群認為哈佛保送資格非他莫屬,豈料進入愛迪生後發現事情完全不如他想像,第一天就觸犯了不少規定遭扣了不少分,不只得做愛校服務、更遭同寢室友惡言對待,正式上課後同學的讀書方式再度讓葉群嚇一跳,即便下課了也都沒人在玩耍,全都繼續讀著課本、複習習題,課程內容也早已超過國中程度直接跳級至高中範圍,完全跟不上進度使他嚐到求學以來的最大挫敗。

因為班級成績排名將影響能夠放假還是得留校,所以成績不好、拉低均分的人常成為別人的眼中釘,葉群同寢室、對他不太好的王自強就因為成績差時常被欺負,但他似乎也習慣了,被打了也不吭聲、不回手,這讓意外目擊霸凌現場的葉群看不下去,出手相救的舉動讓王自強因此對葉群態度改變,整寢室氣氛也不像剛開始如此緊繃。

只是葉群自自己也成了霸凌對象,即使已經犧牲睡覺時間躲到廁所念書,他的成績始終未見起色,甚至在一次段考時成了同年級墊底,為此他向學年第一名的林世文討教考高分的方法,未料對方竟將他帶到愛迪生中學裡傳說中的420號房,更告訴他只要在這裡上吊自殺後沒死,就能獲得考取高分的方法,即使林世文說只要時機抓準就能從死裡逃生,可葉群仍舊拒絕了這個方法。

Media_20180917170131_U3792
(圖/威視電影提供)

「努力六年,享樂一生。」

不久後,原先成績吊車尾的王自強成績突飛猛進,甚至在極難的考試中考取滿分,異常的出色表現以及丕變的態度,讓葉群懷疑王自強是否已經進去過了420號房,幾次考試後王自強的成績又開始下滑,原來這和420號房的秘密有關...接著突如其來的意外發生了,葉群也因為一些舉動面臨退學命運,在父母親的懇求下,校長決定再給葉群一次機會,只要他在下次段考中拿到第一就能免除退學處分,為了這個第一名,葉群還是踏進了420號房...

《藍色項圈》對我而言是部僵硬的驚悚片,看得出導演想完整呈現張耀升小說裡的懸疑氛圍,只是就像我前面提到的缺點不少,光就其中一項邏輯不合理處太多就讓人頻頻出戲,例如學校制定多項嚴規要學生遵守,若違反或不合格就要扣分,開頭一場舍監在寢室給葉群下馬威的戲就可知道其嚴格性,後面葉群會躲到廁所念書也是因為有熄燈時間,結果中間還安排王自強彈奏偷渡進來的烏克麗麗、更別提後面它們還和林世文大聲闊論著未來,荒唐的是這樣子舍監都沒出現制止(寢室內似乎還裝有監視器);王自強與林世文在廁所爭論420號房的事也彷彿全校只剩他們兩個一樣越講越大聲。可最大的荒謬橋段,應屬葉群惡搞學校系統後的那場「開導戲」,我實在不相信本來如此聽話、把成績視為一切、努力遵守規矩深怕被扣分的學生們,會因為葉群癱瘓學校系統,於是就開始大解放,在走廊追逐嬉鬧就算了,還集體射紙飛機...完完全全就是為了反擊而硬給出的結論,莫名其妙到讓電影扣了很多分,也叫人看的非常尷尬。

Media_20180917170131_U3792
(圖/威視電影提供)

在演員部分就屬恬妞讓人驚豔,氣場強大完全不是其他演員能比的,尤其本片有不少演戲經驗不多、甚至沒演過戲的學生演員,對比之下就顯得恬妞的表現異常突出,戲份不多可都令人印象深刻。另外談到謝欣穎我覺得非常可惜,光她從秉持愛的教育的老師、因為遇到不少事而逐漸轉變教育方法、人也變得冷酷嚴肅這樣的心境轉折變化,就給了她很大的發揮空間,可她卻沒有抓住機會,從頭到尾都是單一表情,語調也毫無起伏,整體表現有點綁手綁腳,至今為止最愛的還是她的《有一天》,《藍色項圈》絕不是她最好的演出。幾位學生演員無可避免的問題是太像在背稿,為表現情緒而刻意加重表演力道,這點在爭執戲更為明顯,不過往往會不小心變得刻意、不自然。

《藍色項圈》用藍色形容自由,用項圈象徵著喘不過氣的教育體制與思想,或許現在看來如愛迪生這樣的學校似乎已不存在,可有些東西是會被延續的,事實上沒有學生能真正獲得自由,還是有太多無形壓力如繩索般套勒住,當大人拼命灌輸著孩子「成績代表一切」、「成績好未來才會好」、「別人可以你也可以」等觀念時,又有誰能掙脫這繩索?我喜歡《藍色項圈》的警世寓意,用驚悚片的方式去做包裝,效果與衝擊性會更為強烈,可惜的是發揮不好,沒能把《藍色項圈》原本的精髓呈現,還在最後安排一場戲再扯電影後腿(多介意),結果只能說不如預期吧。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