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對抗獨裁者,「我不怕你」比核彈更有威力!

2018-03-31 07:10

? 人氣

李凈瑜救援夫婿李明哲已經一年。(陳明仁攝)

李凈瑜救援夫婿李明哲已經一年。(陳明仁攝)

上週日,有幾位就讀研究所的年輕人相約找我交流對話。我抱著知無不言的態度欣然赴約,總是希望能多理解新世代的年輕朋友們之所思所感,也期待能從他們身上找到台灣未來的希望。畢竟台灣的未來是他們的,他們理應最具發言權。

「Born Free」乃是新世代自帶的「天然」基因

首先,我第一個碰到的問題是:什麼叫「天然獨」?這題目看似簡單,早在好多年前開始,簡直對每個人都已是耳熟能詳了,何以會在這時候還是這幾位年輕學子們的困惑與憂心呢?細問之下,方知乃係前些日子的一分民調惹的禍。該民調發表時說:「意外發現,當問到兩岸政治關係時,『統一』選項首度翻轉,出現上揚趨勢;國人自認台灣人的比例,更下滑至5年新低。」民調就是民調,陰晴圓缺,起起落落,參考值罷了。

2018-03-18-台灣民意基金會3月民調,台灣民眾統獨傾向趨勢長期[比較,1991年至2018年。(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2018-03-18-台灣民意基金會3月民調,台灣民眾統獨傾向趨勢長期[比較,1991年至2018年。(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所謂「天然獨」,我的想法很樸實,重心在「天然」而不在「獨」字。

我們這一輩人絕大多數生長在黨國威權體制下(新住民例外),從聽得懂人話就開始跟著高唱「反攻大陸」、「萬惡共匪」、「殺朱拔毛」、「蔣總統萬歲」等等等。在整個成長過程中也被教育得對之深信不疑,並認為服從黨國就是天經地義的人生指標。一直要到出國留學後,有機會接觸到一些真實史料了,才突然驚覺在島內所有的價值認知竟然都是謊言,都是詐騙!整個生命價值體系也因此而自我做了個大革命。

話說現在的中生代們一出生,多數家庭裡大抵都已有了電視機、電冰箱,冷氣機、洗衣機、微波爐,甚至是機車、汽車等生活交通工具了,就像空氣與水一樣,他們會毫無疑慮的優先認定這些生活用品都是「天然」(生下來時,眼睛一張開時)應有的,如果沒有,那才是真的是很「費解」的怪事!

再輪到解嚴後出生的這一世代來看待自己生存的世界:言論自由、人權與民主,也跟空氣與水一樣,就是他們一生下來就本該擁有的權利,誰也不能來奪走的一種天生與俱的基本權利。

老伙伴和中生代們都曾經歷參與或目睹過公民權的抗爭過程,多少都能領會所謂「自由、民主、人權」是經過相當長時間流血流汗才爭來的,所以大抵上還不至於會認為那是與生俱來的基本權利。但是對新世代們,卻是誰也不能從他們身上剝奪掉的神聖認知。這樣的「Born Free」我們稱之為「天然」基因,是必然要伴隨其一生一世的。

2018-03-18-台灣民意基金會3月民調,台灣民眾統獨傾向趨勢。(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2018-03-18-台灣民意基金會3月民調,台灣民眾統獨傾向趨勢。(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為何是「天然獨」而不是「天然統」?

然後我們才來細究這樣的基因為何是「天然獨」而不是「天然統」。

台灣社會基本已經形成公民社會的雛型,自由、民主、人權的生活方式也基本滿足了新世代所自帶的認知基因;反觀中國,不但是「自由、民主、人權」的強烈對照組,近期伴隨著習近平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在其國內強力打壓網絡言論和掃除反對言論的種種措施,更在在強化著其反「自由、民主、人權」的極權專制統治,也即是跟「Born Free」基因是完全相悖離的。那麼答案就很自然浮上來的,新世代們究竟會有多少比例出現「天然統」?

網紅「人渣文本」在前年7月即撰文《不是天然獨,而是中國臭》,他說:

「我認為其實沒有「天然獨」世代。台灣多數年輕人並未認真思考或主張獨立,對於推動台獨當然也沒什麼熱情。年輕人單純就是討厭中國而已,講白一點,就是認為「中國很臭」,站得離中國越遠越好。所以看起來像台獨。」

有趣的是,這位以酸文馳名的暢銷作家,還不忘繼續端出超級酸辣湯盡情消遣統派人士:

「雖然統派一直主張台灣年輕人是不瞭解中國,所以才會「天然獨」,讓他們多接觸「中國的真相」就能改善,但實情正好相反。台灣年輕人對中國的瞭解,甚至比中國人對自己的瞭解還深刻,台灣年輕人只是不講而已,用「好臭」般的逃避反應來取代口語的批判。因為講了,中國人也不會聽,浪費時間。」

人渣文本於臉書中  痛批某些基督徒「作假見證」(圖片來源/人渣文本臉書)
人渣文本認為不是天然獨而是中國臭。(圖片來源/人渣文本臉書)

中國「天然」越臭,台灣的「天然」就必定越獨

我很佩服「人渣文本」運作酸言辣語的深度功力。他罵人都大概會帶上「髒」字,而且還讓讀者在其精心烘培的「髒髒包」裡看得既爽且樂。他在這論述裡所提到的「中國臭」,本來就是要對應到「天然獨」所自帶的「Born Free」基因。而當習近平在去年10月的19大演講,花了3小時時間洋洋灑灑闡釋「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復將之定名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並明確揚棄西方式的所謂普世價值觀。用人話來說,就是根本性的否定西方價值的「自由、民主、人權」。這一來,等於宣告跟「天然獨」所自帶的「Born Free」基因徹底背道而馳了。易言之,中國「天然」越臭,台灣新世代的「天然」就必定越獨。

中國從九龍治水的「黨天下」走上個人獨裁的「家天下」之路已是「匹馬長驅揚塵而去,誰也拉不回頭了。那麼在228當天祭出的「對台31條」,意圖想要買走新世代的「心」,或是要來挖盡台灣人才,其必不可免的遲早要陷入高度尷尬的撞車境地。

我話才剛說完,3月28日就傳出:原定4月13日在中國上映的台灣攝製影片「強尼.凱克」,在中國的「上映問題已經被擱置」。理由是「不會允許持台獨立場和具有台獨言行的台灣藝人(柯宇綸)參與的影片在大陸上映。」

中國國台辦對外宣告說:如果這些台灣藝人「認識到台獨的錯誤和危害,從思想上、行動上發生轉變,我們持歡迎態度;目前該片在大陸的上映問題已經被擱置。」

要賺中國錢就必然要確認你是支持中共政權的,更且是不容批評的。所以呢,政治全面介入及指導藝術文化,適足以自曝中共統治本質跟「Born Free」基因的嚴重不相容。政治審查將永遠置放在你一輩子的生命中成為思想監牢。創作者的表意自由一旦順從了政治鉗制,其創作心靈即無異於自宮似的棄甲受戮。於是「害怕」將開始幻化成夢饜,「害怕」將逐步對你展開吞噬,直到造成自我閹割、自我聾啞,而這正是獨裁統治者們想要的。這不是嚴重違背「天然獨」所自帶的「Born Free」基因嗎?則「天然獨」又豈會有機會轉為「天然統」?生而自由是基本權利,台灣會有多少新世代的藝術創作者,只是為了覬覦中國市場而甘於自動上繳這項權利的?

人類的獨裁者所奉行「要你怕我!」的行動準則

中共的這種政治威權的審查打壓手段,其真正目的就在於「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用白話說是,「聽話的有糖吃,不乖的就叫你去死。」最後再歸結為一句話:「一定要你怕我!」

3月28日才剛從中國探視丈夫李明哲回台的李凈瑜,在記者會上有人提問說:「不怕一直開記者會會害到丈夫嗎?」李淨瑜坦然而言:

「害怕開記者會會害到李明哲,這就是一種「自我審查」的心態。威權統治要的效果,就是讓人們什麼都沒做便開始害怕,李明哲在「那個地方」有些言不由衷,「我會在自由世界去做我能努力的事情。」

「讓你害怕」是人類亙古以來的所有獨裁者最擅長使用的控制模型。先建立威權,然後運用威權強力打壓,之後再釋出小恩小惠的胡蘿蔔,然後再繼續運用威權進一步打壓。如此周而復始,其統治至高策略就是:只要你必須「害怕」於他,你就必須「唯一選擇服從」。正如小英總統所曾說過的那句順民心聲:「威權時期,大家不是都選擇服從嗎?」時間久了,順民心態就自然被扭曲並內化為一種自我禁錮式的傳統習慣,包括為虎作倀、助紂為虐等等行為也全都丟失了道德上的自我省思能力,也就是大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撻伐的「邪惡的平庸」。縱使自己淪為加害者,也仍猶然理直氣壯的抬出「奉令行事」「依法辦理」而縱容人性之惡盡情做賤。中國的文革浩劫正是如此,蔣家幾十年的威權統治也是如此,如今中國卻又要在統治者編織的「民族主義」之夢的催眠下,繼續殘虐自己的人民!在新世代所自帶的「Born Free」基因裡,中國當然「更加臭不可聞了!」

李凈瑜首度成功赴中探視李明哲,並於今(28)日返台。(李明哲救援大隊提供)
李凈瑜首度成功赴中探視李明哲,並於今(28)日返台。(李明哲救援大隊提供)

當「我不怕你!」的思維態度回流到中國時

新疆人民有沒有「天然獨」?西藏人民有沒有「天然獨」?當然有,宗教就是他們自帶的基因。當中共統治者要剝奪掉他們天生與俱的宗教信仰並剷除其宗教領袖時,他們自然要起而反抗。疆獨和藏獨也就應運而生。

那麼,香港人民有沒有「天然獨」?也當然有的。在英國長達90年的殖民統治下所執行的「自由」早已形成其港民自帶的基因,在回歸中國後20年,當中國擺出姿態公然拋棄50年不變的承諾,且開始要剝奪他們的自由基因後,雨傘運動爆發了。「港獨」也正式跨越「中國民族主義」的破籬笆,對中共政權嘶喊「還我香港!」假以時日,縱令中共強力壓制,港獨也照樣會代代相傳,日益壯大。

「我不怕你!」在紅色大地上仍還閃現微光

有人問,「Born Free」基因在中國那片紅色土地上也存在嗎?答案是肯定的。我舉個近日的一則報導來說明:

「北京大學5月4日將舉行120週年校慶,近期卻傳出元培學院常務副院長李沉簡撰文直呼『自由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拒做犬儒,並與院長鄂維南、通識副院長張旭東一同請辭。」

李沉簡引用了英文格言 “Freedom is never free” 並寫道:

「自由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有骨氣的人們付出沉重的代價換來的,其中北大的先人多有這樣的典範:胡適一輩子敢於批評蔣介石和國民黨專制;馬寅初堅持自己的學術觀點,在批判之下拒不認錯;林昭在瘋狂的文革年代毫不退縮,隻身和反人類的罪惡鬥爭到底,直至被槍殺。北大之所以成為中國神聖的殿堂,不僅因為她有思想,更因為她有為了理念不惜付出一切的師生。」

文章還提到,「從文字獄到株連十族,當敢於『一士之諤諤』的人被消滅的時候,負淘汰的結果自然剩下的是『千士之諾諾』。在這種千年嚴酷的條件下,人們甚至被剝奪了保持沉默的權利,而被迫加入諂媚奉承的大合唱。

該篇逆鱗文章在結尾處更呼籲:「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以筆為旗與懦弱卑微做不妥協的抗爭,也至少做到不出賣人的起碼尊嚴和思想獨立。北大人、元培人當共勉。」

北大教授李沉簡。(新浪教育)
北大教授李沉簡。(新浪教育)

Freedom is never free

人類演進的發展歷史讓我們看到,有時候會是進三步退一步,有時候則會是進一步退三步。但只要人類還保有希望之光,人類就一定會攜手往更好更光明的方向邁進。

台灣的「天然獨」對疆獨和藏獨儘管距離很遙遠,但依然是個可以遠望的一盞微弱燈塔。同時的,對離我們較近的港獨而言,卻是清楚昭示著:「我們雖然很微小,但我們根本不怕你!」

是的,「我不怕你!」是一種態度,是一種思維,更是一種武器。台灣只要繼續保有這樣的武器,並持續努力讓這武器更尖更銳,中國就不可能對我們如其所願的予取予求。

而且,如果「我不怕你!」某一天被偷渡到中國並開始跟紅色大地上,仍尚微弱的那點火種結合再滲透再蔓延,是否該換由中共政權來怕你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更多好文請看〈陳昭南專欄〉。作者每周發表於《風傳媒》的專欄系列,已收錄於作者新著《迷航的國度》一書。欲優惠購書者,請填寫申購單(請點擊進入),或電洽蔡先生(0912661869)。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