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台灣民主自焚 周婉窈:鄭南榕「面向未來」而死不是終結,而是開始…

2018-03-30 18:42

? 人氣

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於「鄭南榕&言論自由」研討會感嘆,鄭南榕是要以自焚鼓吹台灣人的民主概念:「社會需要為了捍衛民主尊嚴犧牲奮鬥的人,鄭南榕扮演了這樣的角色……。」(資料照,陳明仁攝)

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於「鄭南榕&言論自由」研討會感嘆,鄭南榕是要以自焚鼓吹台灣人的民主概念:「社會需要為了捍衛民主尊嚴犧牲奮鬥的人,鄭南榕扮演了這樣的角色……。」(資料照,陳明仁攝)

「以自焚鼓吹台灣民主概念,鄭南榕是面向未來,做了這個令人心痛的決定……面向未來而死的鄭南榕,那不是終結,而是開始!」近30年前,黨外運動雜誌《自由時代》周刊創辦人鄭南榕於雜誌社自囚、隨後點燃汽油自焚,震撼社會,而今(30)日,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於「鄭南榕&言論自由」研討會感嘆,鄭南榕是要以自焚鼓吹台灣人的民主概念:「社會需要為了捍衛民主尊嚴犧牲奮鬥的人,鄭南榕扮演了這樣的角色……。」

為「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與台灣獨立自焚:剩下的,就是你們的事了

1989年4月7日,鄭南榕遭以涉嫌叛亂傳喚出庭,當時鄭南榕表示「國民黨不能逮捕到我,只能抓到我的屍體」,開始於《自由時代》雜誌社自囚,遭警方攻堅仍堅持「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拒捕,最後點燃汽油自焚。

20180330-鄭南榕基金會與台北市政府民政局合辦「鄭南榕&言論自由 學術研討會」,葉菊蘭女士出席。(陳韡誌攝)
鄭南榕基金會與台北市政府民政局合辦「鄭南榕&言論自由 學術研討會」,鄭南榕遺孀葉菊蘭出席。(陳韡誌攝)

鄭南榕留下「剩下的,就是你們的事了」一語至今依然時常被引用,而他自焚的4月7日,也於2016年被定為「言論自由日」。而在「言論自由日」前夕,鄭南榕基金會與台北市政府民政局舉行「鄭南榕&言論自由」研討會,邀集學者討論鄭南榕相關研究,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便受邀回應演講者之一、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博士生柯汎禧的研究。

「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意義究竟是什麼?人云鄭南榕是為言論自由而死,柯汎禧則提醒,鄭南榕係以言論自由來界定獨立的價值:「在台灣現在,我認為台獨有很複雜的涵義,但鄭南榕明顯把獨立界定為『要脫離中華民國憲法的統治』……他以言論自由界定獨立價值。」

20180330-台北市長柯文哲、鄭南榕么弟鄭清華(左)、鄭南榕基金會副執行長黃啟豪(右)30日出席鄭南榕紀念館揭牌儀式。(顏麟宇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鄭南榕么弟鄭清華(左)、鄭南榕基金會副執行長黃啟豪(右)30日出席鄭南榕紀念館揭牌儀式。(顏麟宇攝)

「鄭南榕以言論自由起點,界定台灣獨立終點」

「雖然李敖是個統派啦……」對於言論自由與台灣獨立的關聯,柯汎禧引用李敖過去所述來說明:「鄭南榕要以言論自由的起點,界定台灣獨立建國的終點。」

柯汎禧回顧鄭南榕過去言論、包括公開與私人發言或日記,表示鄭南榕認為歷經38年戒嚴統治的台灣人,是因為不把自己當一個人才會捨棄自身言論自由,因此才要以自焚這樣的行動,來證明言論自由(與獨立的價值)是對的:「他要以自焚行動,訴諸台灣人民言論自由的信念。」

柯汎禧也引用了鄭南榕這句話:「我相信我抗拒國民黨這種強制拘提,我死了,不會只是犧牲,後面的影響、意義會非常大。」

周婉窈:社會需要為捍衛民主尊嚴犧牲奮鬥者

對於柯汎禧的報告,年少時代便投入民主運動的周婉窈回應,確實鄭南榕主張的是「台灣獨立」,而不是「黨國主張的中華民族主義」;鄭南榕不只對抗黨國,還要由下而上以台灣公民的民主思維來取代中華民國官方的民族主義。

周婉窈指出,在黨政軍、媒體與教育系統的長期宰制下,當時的台灣人民無從得知自身歷史,已被馴化成順民,而鄭南榕的各種行動,意義之一便在於喚醒這樣的群眾。

周婉窈相當認同柯汎禧所述,鄭南榕是想以自焚來鼓吹台灣的民主概念:「鄭南榕是『面向未來』,才做了這個令人心痛的決定,現在我們想起來還是很心痛……面向未來而死的鄭南榕,那不是終結,而是開始,所以才會有『剩下的,就是你們的事了』這樣的精神傳承下來。」

鄭南榕「行動哲學家」非思想家

雖然柯汎禧的研究意在探討鄭南榕的政治思想,周婉窈表示,鄭南榕是一名「行動哲學家」而非思想家,他的行為是為了「對未來的世界起作用」(例如積極進行黨外運動、創辦雜誌、或是最終的自焚)。

談起這位台灣民主運動史上的要角,周婉窈也強調:「社會需要為了捍衛民主、尊嚴犧牲奮鬥的人,鄭南榕扮演了這樣的角色。」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