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養老異象:八旬奶奶偷竊盼多關幾年、監獄老人多到得聘看護,高齡犯罪究竟為何猖獗?

2018-03-30 16:28

? 人氣

牢獄生活已然成為日本養老的一環。日本政府統計數據顯示,監獄囚犯中的老人百分比年年創新高,目前幾乎每 5 個女囚就有 1 個是年屆 65 歲以上的長者。愈來愈多獨居無緣的貧窮老人們因高買被定罪收監,而且即使刑滿出獄亦不惜再犯,寧當階下囚,不做自由人,不圖別的,只為安老。

日本人口老化嚴重,除了使經濟疲弱,竟然還衍生治安問題?根據 2017 年法務省的犯罪白皮書數據顯示,近 10 年 60 歲以上長者佔全國罪犯比例不斷上升,從 2006 年的 17.5% 升至 2016 年的 26%,當中過半因店舖盜竊獲罪。

日本長者在全國囚犯中亦佔比近 20%,遠超美國與南韓同期的 6% 和 11%。這些高齡罪犯中,約 6 成已喪偶,近 5 成獨居,4 成屬於無親無故或與親友少有來往的無緣老人。有人因為年老無依、窮困交迫,為了保證生活,而選擇長留監獄,亦有人只因生活空虛,入獄尋找人生樂趣。統計顯示,超過 4 成高齡罪犯出獄後,會在半年內再犯,重犯 6 次以上的人竟不在少數。由於獄中高齡罪犯人數眾多,政府甚至需要另建監獄、特設護老職員應對。

(圖/路透社,*CUP提供)
(圖/路透社,*CUP提供)

因應「需求」,監獄營運成本遞增,2015 年單是懲教設施的醫療開支就突破 60 億日元(約 4.5 億港元),比之前 10 年急增 80%。監獄需聘請護老人員,每天協助年老獄友如廁洗澡。曾在專門收押犯罪長者的德島監獄任職的手塚聰美(音譯)透露,處理老人失禁竟也是懲教所職員的職責之一,是以獄中捱得過 3 年不離職的女性懲教人員不足 7 成。

有警務人員透露,犯罪長者本身活在最低的生活水平,盜竊放手一搏,無後顧之憂:「老人偷東西,僥倖逃過耳目的話自然有賺,被捉到了,等著他們的都是冷暖氣齊全、保證三餐的拘留所或監獄。因此他們根本沒有悔改的意思,就算被『斷正』都只會擺出『隨你喜歡』的姿態,讓我們很是無奈。」為此,日本政府 2016 年推出「再犯防止推進法」,嘗試透過改善福利和社會服務系統,加強支援,遏止年老囚犯出獄後再犯的問題,只是對部分女性年長積犯而言,導致她們屢屢入獄的問題根源,似乎已非政府力所能及。

(圖/路透社,*CUP提供)
(圖/路透社,*CUP提供)

今年 74 歲的 K 女士因偷取可樂和橙汁入獄,她平日依靠社會救濟維生:「出獄後就得重過 1,000 日元(約 新台幣270元)1 天的生活了,外面實在沒甚麼值得期待的事。」

80 歲的 T 女士已是第 4 度入獄,今次因盜取食品和雜貨獲罪,刑期為 2 年半,兒女雙全,然而丈夫 6 年前中風,自此卧床不起,兼之罹患老人痴呆,常有妄想和偏執,使照顧他起居的妻子非常吃力。她沒有傾訴對象亦沒有宣洩壓力的出口,鬼魅心竅下竟然選擇偷竊:「我不想回家,又無處可去,求助監獄是我唯一的出路。」

同樣 80 歲高壽的 N 女士,3 次進出監獄,丈夫健在,兒孫滿堂:「我每天都很孤獨,我丈夫給我很多錢,但我要的不是錢…… 我形容不到在監獄工場工作有多快樂,每次因為手巧有效率而被讚賞都令我很開心。我第二次出獄時就下定決心不再回頭了,偏偏無法擺脫對這裡的思念。」

因偷竊被判刑 1 年 5 個月的 O 女士,第 3 次入獄: 「監獄就是我的綠洲,是讓我安心、放鬆的地方。在這裡我沒有自由,也沒有需要擔心的事了,這裡有很多會陪我說話的人,有一天三餐營養餐…… 我女兒說我很可悲,我覺得她說得對。」

除了以入獄安老為最終目標的的盜竊長者外,近年犯下殺人搶劫等重罪的「暴走老人」也有上升趨勢。2015 年的殺人犯中就有 18% 屬於長者。筑波大學犯罪社會學教授土井隆義認為,當中成因是社會現實與這些老人的理想出現落差所致:「現代長者都經歷過經濟高速增長的黃金時代,即使老去也不會忘記當年的風光,常常惦記著要再闖社會,然而,社會並沒預留位置給這群長者發揮。日常生活的鬱悶和不滿累積下來,只需小小的契機就能引爆殺意。」

文/AMBRE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日本養老異象:「監獄是我的綠洲」)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