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順」二字到底害死多少台灣人?一名未婚女性的淚水,值得20年後的你我警惕…

2017-03-28 17:16

? 人氣

「回家照顧老人一星期,你就知道什麼是人生!」(圖/民視提供)

「回家照顧老人一星期,你就知道什麼是人生!」(圖/民視提供)

「回來照顧老人家一個禮拜,你就會知道,什麼叫作人生……」一個人照顧尿失禁、鬧起脾氣來連飯都不願吃的年邁父親,究竟多讓人心力交瘁?一部短劇《媽媽不見了》道出台灣年輕人未來20年可能的模樣:

媽媽離家出走後,原先專注於事業的明儀只能一人扛起照顧爸爸的責任,重要的會議被干擾、連海外工作機會都放棄、甚至影響和男友的感情,但為爸爸付出再多也只換來一句句數落,好像自己什麼也做不好……

替爸爸清洗身體後,明儀在陽台晾著被老人家尿濕的床單,望著這座城市一陣迷惘。明明有個重要會議要開,出門前,尿床的爸爸卻鬧脾氣說不想吃早餐。

明儀憤怒了,她對老父親大吼「你給我吃!起來、起來、起來……」,最後父女倆竟委屈地抱在一起痛哭。她蹺掉會議,替老人家善後那滿室臭氣。

就連明儀也不懂為何要對爸爸大吼,不懂那些憤怒何來,只知道自己的人生原本不該是這樣。年過30未婚,明儀外貌亮眼在公司也備受器重,生活人人稱羨,但在媽媽一通電話離家出走後,她的自信與自由全都毀了。

(圖/民視提供)
就連明儀也不懂為何要對爸爸大吼,不懂那些憤怒何來(圖/民視提供)

放棄海外工作照顧爸爸,卻換來一句「你們年輕人只替自己想」

爸爸脾氣不好,對家務極為挑剔,早餐沒菜脯蛋不爽吃,怒氣來了便拿起雞毛撢子羞辱妻子、將杯子甩成一地碎玻璃——或許終於受不了這樣絕望而緊繃的生活,媽媽撥了通電話告訴明儀「那個家我不會再回去了!」便瀟灑地拖個行李箱離家出走,換上一身許久未見的亮麗妝扮,腳步好輕盈。

「反正妳不是很行?」這句聽來實在嘲諷。原先家務和爸爸都由媽媽一肩扛起,她走了,明儀才發現原來自己什麼都不行,原來生活不是那樣理所當然。

小時候我們總跟爸媽說「長大以後就養你」,但在爸媽老後,我們真的能忍受一個大小便失禁、排泄物臭氣滿室、還隨時鬼吼鬼叫的大嬰兒嗎?原先總是帶著自信笑容在職場上極為風光的明儀,漸漸笑不出來了。

(圖/民視提供)
刁難而態度惡劣的父親,讓明儀心力交瘁,每有衝突便歇斯底里地大吼...(圖/民視提供)

買個早餐卻被嫌菜色差,去警局接回惹事的爸爸,他在大馬路中央鬧說要開門下車。原先可以外派到海外發展的,卻為了爸爸被困在台灣,明儀還來不及表達任何不滿,爸爸就先拋出一句句尖銳指控:

「你們這些年輕人只會替自己想,也沒替老人家想,算了啦,時代不一樣!」
「連飯都弄不好,難怪妳會嫁不出去!」

媽媽離開後,明儀才發現自己連垃圾都不會倒。「等一下、等一下!」她手提兩大包垃圾無助奔跑——但,命運怎會讓你「等一下」?清潔隊像嘲諷她的人生一樣,直直往前開,跑到手中垃圾散落一地,明儀也只能狼狽地彎腰撿著,撿了那一個又掉了這一個,像極她此刻的人生。

「不要太過份了,難道照顧妳爸是妳媽一個人的事嗎?」

「反正我什麼你都不滿意……你怎麼這麼討厭、討厭、討厭,討厭死了!」工作與家庭雙重壓力下,明儀終於忍不住對爸爸失聲吼叫,同時也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媽媽抓回家,把她認為媽媽本來該負的照護責任全都丟回去。

母女重逢時,明儀看見媽媽臉上許久未見的笑容、快樂在鄉間小食堂打工,她的第一反應是「憤怒」。明儀認定是媽媽的任性毀了家庭,對媽媽咆哮、宣洩這陣子的委屈,這時旁人一句吼叫,卻讓她說不出話了。

不要太過份了,難道照顧妳爸是妳媽一個人的事嗎?錦秀(媽媽)這輩子除了做人的媽媽、做人的牽手,難道這輩子不能讓她做一次陳錦秀嗎?」

難道照顧爸爸,真是媽媽一個人的事嗎?這句質問讓明儀柔軟下來,她陪伴彷彿飛出牢籠小鳥般快樂的媽媽,開始去理解媽媽離家出走的原因以及婚姻種種。

(圖/民視提供)
「為什麼父母的事情,我們這些做兒女的永遠都不知道?」(圖/民視提供)

本來勤儉到只敢撿女兒舊衣服來穿的錦秀,在好友陪伴下,試了從前完全不敢碰的爆乳低胸禮服,明儀一問才知道,原來朋友要替媽媽辦演唱會,原來媽媽曾頂替胡亂投資的爸爸入獄,在監獄裡用歌聲療癒獄友們,還拿了歌唱比賽大獎!憶起媽媽入獄那段時間,明儀只記得爸爸說,媽媽要「去朋友那裡住一下」……

媽媽為家庭犧牲太多太多人生,當女兒的卻毫不知情。「為什麼父母的事情,我們這些做兒女的永遠都不知道?」母女倆在海邊慢慢走著聊著的時光,或許是她們此生最貼近彼此的一刻。

而當媽媽穿上華麗禮服、高歌至個人演唱會謝幕後,她會回到那個家,繼續默默忍受照顧老病丈夫的絕望生活嗎?明儀與錦秀,究竟最後會選擇怎樣的人生?

(圖/民視提供)
個人演唱會謝幕後,錦秀真的會回家嗎?(圖/民視提供)

別讓「孝順」綁架你的人生

《媽媽不見了》一劇係由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鄭文堂導演拍攝,戲裡滿是他對年輕人的擔憂,以及對傳統家庭婦女的不捨,許多照護責任理所當然落到女性身上,而明儀與媽媽,正是台灣女性處境的代表。

劇中,錦秀不堪照護壓力而逃離丈夫,明儀也開始考慮是否該拋下爸爸遠走高飛。對於許許多多的照護者來說,照顧年邁家人是那樣心力交瘁,沒有未來只能等死,最可惡的情況是他不會感激你,只會嫌你做得不夠好,「孝順」很常只剩下「順」,必須順服得那樣理所當然,綁架了所有人的人生。

(圖/民視提供)
照顧年邁家人那麼心力交瘁,沒有未來只能等死,最可惡的是他不會感激你,只會嫌你做得不夠好(圖/民視提供)   

《媽媽不見了》劇中兩名女性的困境,究竟能找到怎樣的出路?隨著台灣社會越來越老、孩子生得越來越少,未來20年老病之人必然成為照護者最沉痛的惡夢。照顧老人家並不是任何一個人該獨自扛下的責任,必須全家共同分擔、或是尋求社會援助,而不管在哪一個國家,長照都是政府無可逃避的議題……

 

責任編輯/謝孟穎

本篇文章共 8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6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