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如果蔡英文只是傀儡,藏鏡人是誰?

2017-12-15 06:2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出席民進黨中常會。(顏麟宇攝)

總統蔡英文出席民進黨中常會。(顏麟宇攝)

蔡英文到底是不是傀儡?不是一個問題,因為做為國家領導人,不可以是傀儡!但這是一個懸疑,蔡政府就任一年七個多月,所有遭民怨之事,都是總統想做的事嗎?背後誰幫她出謀畫策?如果只是一個月又七天,那還能寬解,時間太短不可為證,一年七個月就不一樣了,這麼多爭議法案、政策、事件,總統不拍板不默許,誰還能做?蔡英文身為國家元首,執政黨之領袖,還用白話文公告周之一切責任她承擔,那就不是誅心之論,這當然就是蔡英文所想,但真的是嗎?

勞基法一修二修都釀成抗爭事件可以做為一個範例,初就任,華航抗爭可以全接受而化解爭議,她還強調勞工是民進黨心中最軟的一塊,結果,一年半後,一修被丟鞋二修創造二位「站神」─徐永明和蔣萬安,法案送出委員會進協商凍結期,還是沒有解決疑問:再修法是蔡英文要的還是賴清德要的?

答案可能是兩者皆要,但要的方法不一樣,因為前任院長林全在總統拍板修法砍了七天假後,聲言打死不再修法;繼任者竟立刻決定再修,不可能沒事找事,賴清德肯定有非修不可的壓力,怎麼修有經過黨內商量嗎?

賴清德,林全(總統府)
蔡政府第一位行政院長修勞基法砍七天假,第二位行政院長賴清再修法搞彈性,都備受勞團批評。(總統府)

再如慶富案,打百分之百的包票,國防部肯定沒跟賴清德報告,包括挪調二十四億預算,如今確定解約,蔡政府還是沒給一個交代,誰准國防部違反國會決議亂調預算?這個答案從總統府、行政院到國防部沒人敢給一個答案,中科院甚至秘密投資軍火公司,還不肯受立法院監督,這不是開民主的玩笑,而是無法無天!

其三,農田水利會要改官派,決策在蔡英文、前任林全還是現任的賴清德?農田水利會官派之後,鄉鎮市長是否也要官派?都官派,民進黨就認為是長治久安了嗎?萬一政黨再輪替,贏者全拿全官派,一定好嗎?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下達動員令要抗爭到底,坦白講,抗爭不過又如何?如果國民黨爭氣,政黨四輪替,所有官派職位又輪流轉到國民黨派,有何不可?但這真的對台灣好嗎?或謂就政治現實而言,先清剿掉張榮味勢力為重,張榮味再厲害,雲林一輸再輸三輸,有何可懼?誰綁了張榮味誰倒楣,包括陳水扁,這個還看不透嗎?

遺憾的是,這一年七個月以來(預估接下來蔡政府大概依然故我不肯回魂)蔡政府做的每一件爭議大事,都是十多年前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扁政府要做而未竟其功之事,包括促轉條例之「廢中正」,民進黨可能認為因為當時國會席次少,如今全面執政非全面清剿不可,卻疏忽了權力職位可以清剿,但人心清剿不了,動作愈大而民調愈低,人心不等同於席次,席次多不表示爭得人心!

公投法下修門檻三讀通過後,民進黨市議員梁文傑、不分區立委郭正亮、前立委林濁水都提出「不同意見書」,有用嗎?事前不講事後放馬後砲,不過留一個未來出事自己有言在先的紀錄,卻無法改變民進黨多數執政多數怯懦的事實,民進黨可以譏諷未來國民黨執政還是會面臨公投不斷的窘境,卻無法重寫重大政策黨內無人敢在三讀前提不同意見並擋下的事實。

20171212-立法院院會,審理公投法爭議條文,訴諸表決後,三讀通過,執政黨立委們舉牌歡呼口號。(陳明仁攝)
公投下修門檻三讀通過後,市議員梁文傑、立委郭正亮、前立委林濁水都提出不同意見,但已經沒有用了。(陳明仁攝)

民進黨不是第一次執政,二度執政沒有經驗不足還要學習的問題,遑論民進黨已經全面執政,照民進黨的做法,只要國會多數,不當黨產委員會可以無視憲法,促轉會可以無視中央機關組織基準法,總統府可以愛設任務編組的委員會就設,而新南向辦公室都說設就設說廢就廢,未來政黨再輪替而且國民黨在立法院佔多數席次,這些沒頭沒腦的「法律」或「機關」,同樣動員表決就可以全廢之,這不是兒戲嗎?

蔡英文台大法律系畢業,不懂政治總該懂法制吧?放下民進黨奪權或霸權不放的考量,能不能用一點腦看看這些到底是不是合乎民主法制人權之事?總統不是傀儡玩偶,不能由得民進黨或派系操控之,何況蔡英文還留學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用點腦吧,不能當了總統就老鬧自言是左派的笑話,是非可否還是有標準的,總不要鬧到任期結束,蔡英文的法制素養比貪汙的陳水扁還差的評價吧?

總統不是傀儡,坐在偌大的總統府辦公室裡,蔡英文應該重頭檢視這一年七個月來,到底有多少是自己真想做的事,有多少是不得已的事?做為一國之元首豈可只為一黨服務,如果蔡英文甘心情願為之,那只能說,蔡英文令人失望,民進黨叫人噁心,因為他們心中沒有全民,遑論國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