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之角奇蹟》不被國際承認而缺乏外援 《明鏡》:索馬利蘭發展依然突飛猛進

2021-03-08 14:36

? 人氣

東非索馬利蘭(Somaliand),全世界最後一處野生原始的「乳香木」(frankincense)森林。(資料照,AP)

東非索馬利蘭(Somaliand),全世界最後一處野生原始的「乳香木」(frankincense)森林。(資料照,AP)

位於非洲之角的索馬利亞原訂2月進行總統大選,最後卻因現任總統任期爭議而未如期登場,甚至引發動盪,而分家獨立的索馬利蘭則將在5月舉行國會大選,德國周刊《明鏡》指出,儘管索馬利蘭基礎設施仍待加強,但相較於失敗的索馬利亞,只仰賴部分國際援助的索馬利蘭發展已是突飛猛進。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索馬利蘭(Somaliland)和索馬利亞(Somalia)1960年分別自英國及義大利獨立,之後雙方合併組成索馬利亞共和國,但軍事獨裁者巴雷(Siad Barre)1980年代掀起內戰,直到1991年初倒台,控制原本英屬索馬利蘭的「索馬利民族運動」(Somali National Movement,SNM)宣布與索馬利亞分家,獨立建國至今。

不靠外援使發展更好

《明鏡》(Der Spiegel)引述德國記者恩格哈德(Marc Engelhardt)和魯爾(Bettine Rühl)在所寫書籍中的說法稱,相較於終結衝突,國際援助更助長衝突,「援助物資成了搶奪的重要資源之一」。索馬利蘭獨立未受國際承認,無法直接獲得世界銀行(WB)、國際貨幣基金(IMF)貸款,反而有助於建構援助制度。

由於缺乏國際援助,索馬利蘭與人民和企業協商,尋求財務支持。「外援、外國投資在內戰後就全沒了」,索馬利蘭首都哈爾格薩(Hargeisa)的人權中心創辦人賈瑪(Guleid Ahmed Jama)告訴《基督科學箴言報》(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代表人民一開始就負責建設國家,這些是他們的錢和投資」。

人民信任是成功關鍵

不過英國、丹麥、荷蘭等國仍透過提供索馬利亞的援助,給予索馬利蘭援助資源,但索馬利亞人口約是索馬利蘭3倍,像是2018年給索馬利亞的20億美元援助中,索馬利蘭僅分得1億5000萬美元。《明鏡》稱,索馬利蘭靠人民和企業投資,因此很早建立稅務制度,強化民主並減少貪腐。

不同於其他開發中國家,索馬利蘭的教育、衛生、社會服務等事務主要由援助機構執行。金錢和經驗是索馬利蘭能夠順利發展的因素,但哈爾格薩大學經濟專家法拉(Ahmed Dalal Farah)向《明鏡》直言:「人民相信這個國家,這就是他們回來並投資這裡的原因。」

前外長栽培醫療人才

高齡83歲的索馬利蘭前外長伊斯梅爾(Edna Adan Ismail)早就卸下公職,退而不休的她2002年開設醫院,目標是降低生產時母親與胎兒的死亡率,且該醫院是利用1處垃圾場的土地所建,此處在巴雷時期是行刑場。伊斯梅爾曾在1980年設立醫院,但遇到內戰爆發,她只能選擇逃離家園。

台灣駐索馬利蘭技術團由台灣代表羅震華(左)及索馬利蘭代理外長歐斯曼揭牌(台灣駐索馬利蘭代表處提供)
台灣駐索馬利蘭技術團由台灣代表羅震華(左)及索馬利蘭代理外長歐斯曼揭牌(台灣駐索馬利蘭代表處提供)

伊斯梅爾之後開設醫院的資金沒有國際援助,主要來自流亡海外的索馬利蘭人捐款,她也賣掉原本的賓士、豐田(Toyota)汽車,把錢投入此計畫,改開印度車「塔塔」(Tata)。《明鏡》表示,伊斯梅爾現住在醫院1樓的小公寓,用不到的必需品則全部移交給醫院。

台灣協助提升保健功能

為了培育相關人才,伊斯梅爾還在醫院旁設立大學,首批畢業生已進駐醫院擔任醫師,而醫院開設至今,已訓練出數百名助產士。正在開發道路上的索馬利蘭生活步調輕鬆緩慢,但伊斯梅爾強調,「我沒有太多時間了,要動作快一點」,而她正在進行目標,除了再培育千名助產士,還要開設農業學校。

另外,我國駐索馬利蘭代表處2020年8月正式揭牌,雙方外長異地簽署《技術合作協定》,由我國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國合會)成立「駐索馬利蘭技術團」,同年12月簽訂《孕產婦及嬰兒保健功能提升計畫執行協議》,而我國代表處強調,醫衛領域是台灣與索馬利蘭之間的「旗艦級」合作項目。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