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大選》無法再忍四年!川普若連任總統 這群人揚言將移民

2020-11-03 08:10

? 人氣

2020美國大選:民主黨支持者佩戴口罩參與拜登的造勢場合。(AP)

2020美國大選:民主黨支持者佩戴口罩參與拜登的造勢場合。(AP)

「一直以來,我想要的就只有快樂、保持內心的平和,但我在這個國家沒有辦法做到這點。」美國總統大選日前夕,25歲的梅耶斯搭上從紐約飛往倫敦的航班,告別選戰期間的喧鬧動盪。雖然梅耶斯表示自己深愛美國,打算先在國外待上一個半月,但若3日選舉結果揭曉,川普再度拿下勝利,將成為令她下定決心離開美國的最後一根稻草。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梅耶斯(Gabi Mayers)的故事並非孤例,許多焦慮的美國選民正苦思「是否離開美國」的問題—在川普(Donald Trump)與拜登(Joe Biden)9月29日被公認為「美國國恥」的混亂辯論會落幕後,搜尋引擎谷歌(Google)上「如何移民加拿大」、「如何移民紐西蘭」等問題的搜尋次數瞬間激增。

為何想「逃出美利堅」?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指出,而儘管每回選舉都會出現類似聲浪,揚言若結果不如預期將移居海外,但今年如此表態的選民,顯然更加深思熟慮,慎重考慮移民的可能性。

已屆齡退休的加州居民麥姬(Inez McGee)強調,即便她與友人在2016年也曾笑稱「川普當選就離開」,但沒有人認真將這想法付諸實行,移民過往從不在她的考慮範圍內—直到維吉尼亞州沙洛斯維(Charlottesville)2017年爆發種族主義衝突,一名奉行白人至上主義的新納粹分子駕車衝撞反種族歧視者,造成至少1人罹難、35人輕重傷,也徹底扭轉了她的想法。

儘管川普目前的民調數字落後對手拜登,但2016年民調失準的殷鑑在前,任誰都不敢確定拜登穩操勝券。麥姬直呼,社會當前瀰漫的仇恨使美國面目全非,若川普真的勝選連任,她將樂於接受移居國外數年的選項。不過,她的丈夫吉姆(Jim)對此則感到十分矛盾:「這裡是我們的國家,我們不想將其拱手讓予那些正在濫用它—至少我們認為在濫用它的人。」

2020美國總統大選,川普拜登對戰組圖。(美聯社/風傳媒後製)
2020美國總統大選,川普拜登對戰組圖。(美聯社/風傳媒後製)

離開「川普王國」 沒那麼簡單

《紐約時報》(NYT)專欄作家、在女子文理學院巴納德學院(Barnard College)任教的博伊蘭(Jennifer Finney Boylan)也說,她一開始僅抱著幻想心態尋找可能去處,但隨著時間流逝,離開美國的想法越來越不像是玩笑,「我不確定自己還能不能再忍受四年。」

「陌生人當街朝我走來威脅我,我所指望的政府卻盡其所能貶低我這種人的人性。」致力倡議跨性別者權益的博伊蘭表示,自從川普當選總統開始,她不時浮現「在這個國家生活不安全」的真實感受,而她在《紐時》專欄也寫道,自己在這方面並不孤單,一整個世代的美國人都體會著渴望「逃出美利堅」的衝動。

但《衛報》也指出,除了各國當前因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設下的旅行禁令外,要離開美國並不是「說走就走」那麼容易,雖然有能力者可透過求學、就業、結婚等手段到海外生活,但美國智庫「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的名譽主席帕帕迪米特歐(Demetrios Papademetriou)直言:「我可以想像,對於絕大多數可能想離開美國的人來說,實際上到另一個國家生活幾乎是不可能的。」

居住在紐約市的巴特利特(Beverly Bartlett)坦承,自己也是上網搜尋如何移民到加拿大、紐西蘭的其中一員,但目前她打算以二戰時期反納粹德國神學家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為榜樣,留在美國堅守到底:「我能夠考慮遠走高飛這個選項,本身即是一種『特權』,最好還是留下來持續與其抗爭,因為絕大多數的人都無法離開。」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