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多妻制惹禍 美國摩門教小城罕病居民比例較常人高出100萬倍

2017-08-10 10:10

? 人氣

猶他州一名男子布朗(Kody Brown)有4名妻子,正在與美國政府打官司爭取多重婚姻的權力。(美聯社)

猶他州一名男子布朗(Kody Brown)有4名妻子,正在與美國政府打官司爭取多重婚姻的權力。(美聯社)

1890年,美國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LDS,俗稱摩門教)宣布,「一夫多妻」不再是教會認可的生活方式。

可是,一批頑強信徒不願放棄,他們在1930年搬到了猶他州和亞利桑那州交界,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這群人被稱為「基本教義派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FLDS),成員至今仍過著一夫多妻的生活......

時光快轉至1990年,亞利桑那州一名兒童罕見疾病專家塔比(Theodore Tarby)遇上一位10歲男童病患,這是塔比從沒看過的案例,男孩的前額突出、耳朵長得較下方,眼距很開,下巴很窄,還患有許多其他生心理障礙。

塔比把男童帶往研究罕病的州立貝洛神經外科研究所(Barrow Neurological Institute),最後診斷出男童罹患「延胡索酸酶缺乏症」(fumarase deficienc),這是一種嚴重影響代謝和發展的先天性高乳酸血症,當時全球已知患者只有13例,以1990年的全球人口53億來說,每400萬人才會有一人罹患。

塔比醫生2005年受訪時回憶,他原本還在驚奇,竟有機會親眼目睹這種罕病,但他聽到男孩的父母說,男孩還有一個罹患腦性麻痺的妹妹,便要求父母把妹妹也帶來檢查,果不其然,妹妹也是這種罕病患者。

一個家庭出現了兩位病患?這機率微乎其微,塔比醫生開始懷疑是遺傳基因闖禍。塔比和同事展開調查,很快地,他們迅速蒐集到另外8個病例,這些病患都是2至12歲不等的孩子,都有著一樣的臉部特徵,身體也都呈現無法行走或坐直,最重要的是,他們全都來自亞利桑納州和猶他州一個邊境城市:淺溪鎮(Short Creek Community)。

橫跨兩州的淺溪鎮,現在已經拆成兩個部分,猶他州的一邊名叫希爾戴爾(Hildale),亞利桑那州的一邊名叫科羅拉多市(Colorado City),這個面積跟台灣差不多大的地區,就是當年FLDS一手打造的社區,住了約1萬人,鎮上仍然奉行一夫多妻制。

一夫多妻、排外、近親通婚

先前提到,延胡索酸酶缺乏症是一種遺傳疾病,造成此病症的基因屬於隱性基因,只有父母同時帶有此基因,才會生下患病後代。但是在人口不多的淺溪鎮,由於一夫多妻加上排外風氣,居民常常近親通婚,鎮上每一個人幾乎都有血緣關係。

做個簡單假設,在一夫一妻下,如果每一代都生3個孩子,那一個男人在5待以後就會有243個直系後代,如果家族每個男人都有3位、5位甚至10位妻子呢?那麼生下幾千個後代也不成問題。

FLDS在加拿大也有分支,圖中男子布萊克摩爾(Winston Blackmore)有20多名妻子。(美聯社)
FLDS在加拿大也有分支,圖中男子布萊克摩爾(Winston Blackmore)有20多名妻子。(美聯社)

「大多數家庭至少有3位妻子,」比斯特林說,因為FLDS相信,「男人有3位以上的妻子才能進入天堂。」比斯特林自陳,他自己就有3個母親和27個兄弟姐妹。

BBC報導,回溯地方志會發現,當地兩大姓氏為傑索普(Jessop)和巴洛(Barlow),來自淺溪鎮的創立者約瑟夫·傑索普(Joseph Jessop)和約翰·巴洛(John Barlow)。

當地歷史學家比斯特林(Benjamin Bistline)指出,約瑟夫·傑索普和第一任妻子育有14名子女,其中一個女兒後來嫁給了約翰·巴洛,雙方血緣交錯多年之後,比斯特林2007年統計,鎮上約8成居民都跟兩位創立者有血緣關係。

淺溪鎮的創始人傑索普,如今鎮上有8成人口是他的後代。(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淺溪鎮的創始人傑索普,如今鎮上有8成人口是他的後代。(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更糟的是,在一夫多妻制之下,小鎮上必定有很多男性娶不到老婆,FLDS發展出「拋棄男孩」的習俗,男孩長到13至21歲之間時,常常因為偷看電視、偷偷跟女生說話等「犯了清規」的理由被趕出家門,家庭從此當作沒這個兒子。他們被稱為「被拋棄的男孩」(Lost boys),不僅被家庭放逐,也相信自己被教會驅逐,得不到來世救贖。

如此一來,少數男性的血統決定了下一代的多數基因,鎮上的基因多樣性嚴重縮減,鎮上居民罹患延胡索酸酵素缺乏症的比率,是全球平均值的一百萬倍,全球至今不到100名的病例中,來自淺溪鎮的病患至少有20名。

BBC指出,得到這種病的患者,新陳代謝障礙會嚴重影響腦部發育,從而出現癲癇、智力低下和種種生理上的發育遲緩症狀,比斯特林的一名遠親菲斯(Faith Bistline)說,和她同輩的堂表兄弟姊妹中,就有5人罹患此病,菲斯說:「他們生理和心理都有殘缺,只有一個人會走路,偶爾會發出一點聲音,但不會說話。」

菲斯說,這些病患連爬行都不會,進食也須用餵食管,菲斯過去擔任他們24小時的看護,直到她2011年決心離開教會和家庭。

BBC指出,一夫多妻制和近親繁衍引發的基因問題,讓許多治病的隱性基因問題得以顯現,也讓科學家有機會了解基因和罕見疾病的關聯。目前世界上主要允許一夫多妻制的地區以中東和非洲居多,在較封閉的非洲區域,科學家也曾找到遺傳基因與疾病的關聯,例如喀麥隆一個多妻制族群中,患有口吃的比例就高出許多倍。

全球多重婚姻制合法情形。(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全球多重婚姻制合法情形。(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可惜,雖然醫生在27年前就找出遺傳基因和罕病的關聯,當地居民仍然不願意放棄信仰多年的生活方式。報導指出,FLDS拒絕現代化娛樂和教育,不看電視、不上網、不看新聞,竭力與外界資訊隔絕,大部分人教育程度都很低,根本聽不懂醫生解釋的疾病原因。

「他們有自己的說詞,」塔比醫生回憶:「他們覺得是水或空氣出了問題。」

早在1953年,亞利桑那州第9任州長派爾(John Howard Pyle)也曾試圖消滅一夫多妻制,他促使該州公共安全部和國民兵,一口氣逮捕400多名淺溪鎮居民,該事件稱為「淺溪鎮大圍捕」(Short Creek Raid),是美國史上針對多妻制最大的逮捕行動。

令人意外,大圍捕行動見諸媒體後,竟引發美國社會同情聲浪,不少人認為大圍捕法律基礎薄弱,而且手法粗糙、侵犯宗教自由。「犯人」之中有263名都是未成年的孩子,他們被帶離父母身邊超過兩年。

這起事件重創派爾的政治生涯,從此之後,亞利桑那州再也沒有公部門敢吭聲,只能對FLDS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美國部分摩門教分支教派還奉行一夫多妻、遠離現代娛樂等傳統。(美聯社)
美國部分摩門教分支教派還奉行一夫多妻、遠離現代娛樂等傳統。(美聯社)

直到現在,該地區居民還是奉行著一夫多妻,但多數人只在第一次結婚時註冊登記,其他妻子都沒有法律名分,要以重婚罪起訴並不容易。但近年以來曾傳出數次刑事案件,都是不願意結婚的少女控告男子性侵,最知名的案件是2006年FLDS領袖華倫‧傑夫斯(Warren Jeffs)被控安排未成年少女與老男人結婚,他本人也被證實犯下兩起性虐兒童聯邦重罪,遭判20年有期徒刑。

猶他州的FLDS女性成員,都穿著長袖素色洋裝。(美聯社)
猶他州的FLDS女性成員,都穿著長袖素色洋裝。(美聯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