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零到站上世界舞台「38年有感」 朱宗慶:思索讓藝術為各行各業加值

2020-09-02 08:10

? 人氣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接受專訪時指出,藝術工作者現況和以往大不同,表演藝術除了要越深越廣之外,也要慢慢為各行各業所用。(蔡親傑攝)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接受專訪時指出,藝術工作者現況和以往大不同,表演藝術除了要越深越廣之外,也要慢慢為各行各業所用。(蔡親傑攝)

歐洲街上總是很多咖啡館,有的小小的、有的在露天廣場邊,昏黃燈光啣著每一位來客的心緒。在維也納的咖啡館裡,年少的朱宗慶獨自坐在裡頭,垂著頭滿是懊悔,他剛剛弄砸了一場演岀。

那天他跟音樂學院的同鄉會剛前往養老院義演,他原預計以木琴演奏巴哈A小調小提琴協奏曲,豈料到了現場才發現,要用來伴奏的鋼琴太老舊,調音根本來不及,於是大家果斷放棄;由朱宗慶在沒有伴奏的情況下獨自上場,臨陣變卦讓他亂了腳步,站上台什麼都忘了,當下腦袋只剩一片空白。

「那時候挫敗到不行,我在想我是不是要回來做工。」坐在咖啡店裡,他反覆思索為何學音樂這麼久、演岀這麼多,上場還是會遇到這種事?最後咖啡喝完,他決定還是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20200827-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接受專訪。(蔡親傑攝)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曾赴奧地利留學。(蔡親傑攝)

那時他發現,自己過去的學藝其實並不紮實,儘管樂譜總會練上千遍、萬遍,然而對於樂理、樂曲分析、音樂使等課程,其實多半只是應付考試;痛定思痛之後,朱宗慶回頭把基礎耕得紮實,重新再出發。

獲文化獎卻為疫情所困 朱宗慶貸款苦撐不裁員、不減薪

從奧地利學成歸國至今,已經過了38個年頭,這些年來朱宗慶馬不停蹄前進,他創立朱宗慶打擊樂團、舉辦國際打擊樂節;任北藝大教授、校長,後更出任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超過半甲子的歲月眨眼即逝,從當年國內仍未有打擊樂科系,到如今台灣擊樂家已能站上世界舞台。

今年他獲頒行政院文化獎,該是特別的一年,但2020年對全世界都是個離奇年份,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席捲世界,人類近代來建立的秩序瓦解了,實體、現場的活動紛紛喊停,表演藝術更首當其衝,朱宗慶打擊樂團自然無法置身事外。

20200820-第39屆行政文化獎今舉行頒獎典禮。左起為文化部長李永得、得獎者陳錫煌、打擊音樂家朱宗慶與行政院長蘇貞昌。(文化部提供)
第39屆行政文化獎日前舉行頒獎典禮。打擊音樂家朱宗慶(右二)出席受獎。(資料照,文化部提供)

第一時間面對困境,為了穩定軍心,朱宗慶宣布樂團不裁員、不減薪,心裡盤算去銀行貸款,至少還可以撐1年,但也暗自擔心,倘若疫情延燒超過2年,自己就不一定扛得住;幸好台灣疫情快速獲得控制,但他依然有所警惕,現在的安穩,不代表未來不會再有變數,「所以我就想這樣情況下,怎麼穩住這個團隊?」

樂團趁疫情總體檢 海外演出、活動推廣、演出人員大風吹 

於是朱宗慶重新盤整整個樂團,從各大方向到小細節都進行調整。譬如朱團每年約有3次前往海外國際演岀,未來將減少1次,因為團隊人數眾多,加上大量樂器需要高規格貨運,海外演岀其實多半入不敷出,他形容這看起來轟轟烈烈,但常常要倒貼錢。

回過頭來,朱團每年國內演岀加上各地推廣活動,總共有200多個場次,朱宗慶則希望縮減為150場左右;在人員上也會重新定位各團,從後年開始,團內不再分資深、中生代、新生代,期盼一團團員都是能承攬大局的中堅份子,新生代則是指20歲以下的二三團團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