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咱們又回到了台灣錢淹腳目時刻

2020-09-02 07:10

? 人氣

美國持續零利率讓國際市場湧入熱錢,筆者認為這讓台灣又回到錢淹腳目的時刻了。(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持續零利率讓國際市場湧入熱錢,筆者認為這讓台灣又回到錢淹腳目的時刻了。(資料照,美聯社)

台灣經濟社會似乎又重返到當年的「台灣錢淹腳目」時代了。

不過時隔三十五年後,又見到新一代台灣錢淹腳目時刻,但所不同的是,今天幾乎所有台灣人所看到,所深切感受到的,無非莫大強烈的經濟前景不確定性感,而竟毫無先前那波「台灣錢淹腳目」時代給予台灣人振奮飛揚與跋扈社會氛圍。

不知錢該投向何處的無頭錢潮湧動

1980 – 90年代前期的台灣錢淹腳目時刻,處處湧動的錢潮,幾乎全都來自於外銷出口廉價貨品賺取辛苦錢外匯所得的積累高堆;但是,在新冠Covid-19疫災當頭且在在盤旋不去的今天,我們經濟社會又見到新一波台灣錢淹腳目時刻,但這次錢潮又見湧動原因,卻是政府當局為了防疫抗疫兼紓困的大印鈔大撒幣,更加上2020上半年全世界大量撤出美國市場的逐利型國際資金,沒有流向歐洲,卻齊聚湧入亞洲區域經濟體的「外資推波效應」,所兩相共振向上推升結果。

先前那一波台灣錢淹腳目時刻,可謂是全體台灣人捧著錢想追逐更多錢時刻;但是,這一波台灣錢淹腳目時刻,是台灣人揣著錢卻不知道該投向何處時刻。

今天這一波台灣錢淹腳目時刻,是台灣社會極為鮮見的無頭錢潮湧動時刻。

內外在大環境變數的威力波及效應

今天這波又見台灣錢淹腳目時刻,是台灣社會極為鮮見的無頭錢潮湧動時刻。

今天這一波又見台灣錢淹腳目時刻,是外在大環境變數的威力強大波及效應,更疊加台灣本身內在環境變數的堆疊累積效應,及近期大撒幣措施的共振結果。

為因應世界金融海嘯危機衝擊,美國在2009年3月到2014年1月間三度QE印鈔救市,並因此蔚為多數先進國家紓救經濟復甦的主軸對策;而為了應對新冠疫災Covid-19衝擊,川普政府於2020年3到5月積極重啟新QE印鈔救市政策,在接近零利率情境下,大發美國國債,財政擴張大撒幣;而此時台灣也步武美歐社會作法,以《因應疫情振興紓困特別預算》令名方式,採取大撒幣救經濟措施,使台灣「也處在新QE時代」的「先進性表徵」,充分顯露出來。

當然始於2008年國際社會之普遍走上貨幣量寬政策創造性QE救經濟新趨勢,肇致全世界全面性步入一個全新的「金融經濟大膨脹時代」,國際資金大浮濫,對於先進國家社會及包括台灣在內的新興市場經濟體社會,都帶來莫大影響。

日本英國領先QE開展零利率時代

2020年第一季Covid-19大發威,橫掃全世界所有先進社會;幾乎所有國家政府都為了紓解「防疫封鎖」所引申而至的 {疫災經濟大衰退},無不紛紛「量寬印鈔救市」面對產業經濟及社會民生家戶個人「大撒幣」,以期振興國家經濟惡劣態勢。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