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專欄:少了各說各話 九二就沒共識

2020-07-02 11:00

? 人氣

國民黨黨內為了如何處置九二共識爭吵不休。(林瑞慶攝)

國民黨黨內為了如何處置九二共識爭吵不休。(林瑞慶攝)

國民黨改革委員會主張「超越九二共識」,黨大老與對岸國台辦都認為不可,但九二共識得不到台灣社會的支持,是必須面對的客觀現實。

共產黨壓縮了九二共識各自表述的空間,民進黨遵循共產黨的邏輯、扭曲其意涵,國民黨自身辯護不力,其中的罪魁禍首,還是共產黨。

季辛吉的創造性模糊

以前兩岸協商平台上,雙方多只講「九二共識」四個字,台灣在自家場合只談「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對岸也只在面對他們的人民時才說「反台獨的九二共識」,彼此留下各自詮釋的空間。

但民進黨執政後,中共在交流場合把話越講越硬,大力強調大陸對九二共識的單方面定義,壓縮了九二共識中各講各話的空間,讓九二共識的精髓──「創造性的模糊」失去作用。

「創造性的模糊」是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穿梭各國調停衝突時常引用的概念。一九七三年以色列與埃及爆發贖罪日戰爭,蘇聯直接軍援阿拉伯集團,而美國也被迫支持以色列。

後來在美蘇協商後,聯合國在十月二十二日通過了停戰提議,但以色列不顧停戰提議的撤兵要求,仍包圍埃及第三軍團,戰爭沒有完全平息,劇烈衝突的可能性驟升。

為了止紛,季辛吉前往中東六趟,往返雙邊協商。後來以色列與埃及達成了「六點協議」,這是以色列獨立戰爭後,首度與阿拉伯國家簽署的協議,從此外交交涉伴隨著武力衝突,在中東舞台上更迭演出,打打停停成為常態。

六點協議便是季辛吉創造性的模糊概念下的產物。六點協議的第二條寫著:「雙方同意立即開啟協商,在聯合國主持的停戰與武力脫離架構下,解決如何回復到十月二十二日的情形。」白紙黑字的條文提供了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各自解讀的空間,埃及認為六點協議明確要求以色列需依照聯合國的提議撤軍;而以色列則認為六點協議的重點在於「促談」,不以撤軍為前提。

1980年,時任埃及副總統的穆巴拉克與美國國務卿季辛吉。(美聯社)
1973年以埃衝突,時任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左)奔走折衝,用「創造性的模糊」手法調停。圖為1980年時的季辛吉與埃及副總統穆巴拉克(右)。(美聯社)

一方要把模糊講清楚就破功

六點協議的創造性模糊,看起來沒有徹底解決紛爭,卻有效地降低衝突,在埃及和以色列都能顧及顏面的情形下,中東的衝突不至於把美蘇捲入造成世界大戰,阿拉伯國家當時稱季辛吉為外交超人。

創造性的模糊,可貴在於其模糊之處,當一方要求對造非得把模糊講清楚,逼對方接受己方的詮釋時,模糊就破功,紛爭再起。中東此後幾次衝突,就是因為協議的各方總有人對模糊不滿足,紛爭再啟。

九八年的「貝爾法斯特協議」也是創造性模糊的典範,該協議由兩份協定組成,第一份是英國與愛爾蘭共和國簽署,第二份則由北愛爾蘭各政黨達成的協定。

貝爾法斯特協議涉及了十個簽約主體,人多嘴雜,特別是在解除北愛爾蘭共和軍武裝的部分,歧見甚深,但最後仍然能完成簽署,創造性的模糊功不可沒。

喜歡這篇文章嗎?

新新聞施威全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