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專欄:東方之珠變色 各國只能噤聲?

2020-06-05 11:00

? 人氣

港版國安法」通過後,示威者被控分裂國家或因言獲罪的風險大增。(美聯社)

港版國安法」通過後,示威者被控分裂國家或因言獲罪的風險大增。(美聯社)

「輪不到你關心。」過去一年,我跟中國政府官員,包括一些外交官和駐港人士討論香港問題時,經常會遭遇這樣的勸告,他們說的理由是「香港是中國內政」。

每當我聽到中國官員那樣的勸告後,立即回應:「日本這麼多企業把亞洲重要基地放在香港,還有數不清的日本人在港開日本料理店,我們關心香港的未來有什麼不對嗎?」

「香港沒有以前文明了」

香港是自由城市又是國際金融中心。根據港府統計,在香港設置分支機構的國家,日本居全球第二;到二○一九年六月為止,在港設置分支機構的外國企業共有九○四○家,前五大國家依序是中國大陸(一七九九家)、日本(一四一三家)、美國(一三四四家)、英國(七十三家)、新加坡(四四六家)。

道理很簡單,既然中國要跟國際社會接軌,在尊重既有的國際秩序和通商規則下,得傾聽和尊重國際社會的看法,除非打算鎖國,或在國際社會上徹底創造另外一個秩序和規則。

香港最近風暴再起。導火線是中國人大通過「港版國家安全法」。接下來,中央政府有關國家安全的機構(公安部、國安部等)可以根據形勢和需要在香港設立機構執行任務。中國公安部長趙克志召開黨委擴大會議時表示:「全力指導支持香港警隊止暴制亂。」

中國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前後,中港警隊明顯增派防暴員警到處巡邏。我住在西環中聯辦附近,經常會走過那棟建築物。有一天路過那裡,一些員警明顯帶著懷疑的眼光看著我、跟蹤我,還拿出智慧型手機拍我的樣子。我沒有違法,但很不舒服,感覺基本權利和隱私受到侵犯。

香港對中國的外匯供給有不可替代性,這也是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主因。(新新聞資料照)
香港長期是國際金融中心,來自世界各國的企業在此地設置分支機構,但當一國兩制名存實亡後,香港的未來將如何演變呢?(新新聞資料照)

最近在港的經歷也讓我回想起在中國大陸生活期間各種被監視的場景,比如在書店辦完講座後,突然有來歷不明、也不自我介紹的兩個男人以「送你回家」的名義要我上車。我也想起了去年十月採訪香港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時,他說:「香港員警變了,沒有以前文明了。」

中國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主張國安法不會改變「一國兩制」。特首林鄭月娥於五月二十九日致全港市民的信說:「市民可繼續依法享有言論、新聞、集會、示威、遊行、出入境等自由。」中聯辦發言人則主張該法是「香港法治和市民生活的『守護神』」。

「習近平」不給碰,奢談言論自由

做為關心香港問題的日本人,我有幾點疑慮。如趙克志說,針對涉及到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是中央政府「指導」香港政府,在港「合法」執行任務。至於哪些行為、活動、言論屬於顛覆國家安全,其解釋權必然在中共中央,而不在香港政府,更不在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

這就牽涉到標準問題。既然國家安全的判斷標準由中央政府統一決定,並對違反行為和活動採取措施,那「一國兩制」必然要質變。

我一八年到香港後,深深感覺到,雖然在圖書出版和購買方面明顯不如以前自由和開放,但香港的言論環境跟中國大陸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互聯網開放的標準也截然不同;香港大概是國際標準,中國大陸則是中國標準。

在中國進入習近平新時代的今天,政治改革、公民社會、普世價值這些在胡錦濤時期可以適當討論的概念,現在「連碰都不能碰」。去年,我在大陸某家報紙寫稿,客觀提及了習近平的政策,結果編輯回覆說:「不能寫習近平三個字,不要說批評,讚美也不行,你沒資格碰他。」這就是新時代的中國標準,大概也是中共接下來判斷香港言論和行動是否「顛覆國家安全」的標準。

2020年中國兩會。2020年5月22日,中國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開幕,習近平出席(AP)
中國進入習近平新時代,對政治改革、公民社會等普世價值「連碰都不能碰」?圖為習近平出席中國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開幕。(美聯社)

歸根結柢還是信任問題,即國際社會如何信任中共繼續貫徹「一國兩制」的承諾。舉例來說,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寫明:「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試問連習近平三個字都不給碰的言論環境是享有自由的嗎?大陸媒體幾乎沒有獨立、自由採訪和報導的權利;微博、微信的網上言論被二十四小時監控,被公權力斷然刪除封鎖,有時發文者還被逮捕拘留,這是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嗎?中共是在依法治國嗎?我只能把它理解為「說一套,做一套」。

香港的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

中共可以說這就是中國特色的言論自由。問題在於,香港不是大陸,倘若中共把這一標準放到香港,拿這標準來判斷一些言論和行動是否顛覆國家安全,並指導港府抓人,那結局必然是顛覆性的了。

做為利益攸關方,國際社會有權利關心香港是否還有「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我此刻的判斷是,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說的一句話反映了國際社會的共識,即國安法實際上是讓「一國一制」代替「一國兩制」的產物。亦如日本共產黨委員長志位和夫回應該法是「使一國兩制名存實亡的動作」。

*作者為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客席副教授

新新聞1735期
新新聞1735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