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大浪襲擊,他們幾乎滅頂……新冠病毒來勢洶洶,全球社會底層民眾掙扎求生

2020-06-05 07:30

? 人氣

新冠疫情衝擊,全國封鎖超過40天的南非,貧窮人口處境危急。(AP)

新冠疫情衝擊,全國封鎖超過40天的南非,貧窮人口處境危急。(AP)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許多窮人、社會邊緣人、少數族群等受到嚴重衝擊,封鎖令讓他們生計受到影響,面臨挨餓邊緣,生活難以為繼,甚至出現人道危機。

窮人

各國封鎖令則讓許多民眾的生計陷入困難,發展中國家到海外工作的移民受創甚深,而仰賴他們匯款度日的親人陷入絕望,憂心生活無以為繼。舉例來說,中美洲極度依賴來自美國的匯款,赫南德茲(Diana Leticia Hernández)與丈夫16年前從宏都拉斯(Honduras)到美國討生活,每月匯錢回宏都拉斯養親戚,但疫情讓他們收入受到嚴重影響,16年來首度無法匯錢回去。

【全文報導:疫情蔓延,經濟停擺》「沒錢沒工作,生病就會死!」仰賴海外親人匯款的窮國民眾陷入絕望

新冠疫情衝擊,全國封鎖超過40天的南非,貧窮人口處境危急。(AP)
新冠疫情衝擊,全國封鎖超過40天的南非,貧窮人口處境危急。(AP)

南非最大城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附近,許多小鎮的居民都仰賴在城裡擺攤、賣小吃給附近的中產家庭維生,每天的收入只夠溫飽,當局因疫情封城無疑是斷了他們生計。

慈善組織近日已開始在約翰尼斯堡附近的歐利文豪波許(Olievenhoutbosch)鎮上發放免費的米、麵粉、罐頭等食品,數千位民眾在烈日下排成好幾百公尺的人龍,期望快點回家哺餵老幼。

【全文報導:南非確診數飆升至非洲第一 半數貧窮人口陷生存危機

街友

美國拉斯維加斯(Las Vegas)街友人數可觀,疫情卻讓他們面臨人道危機:該市一處大型收容所出現確診病例,機構被迫緊急關閉消毒,卻導致多達500位無家者一夕間無處棲身。

當地政府迫於無奈,決定將卡仕曼中心(Cashman Center)大型戶外停車場改建為安置街友的臨時庇護所,鋪設一張張藍色地毯供無家者過夜。

新冠肺炎疫情侵襲美國,拉斯維加斯街友棲身露天停車場(AP)
新冠肺炎疫情侵襲美國,拉斯維加斯街友棲身露天停車場(AP)

【全文報導:停車格成為避難「安樂窩」 拉斯維加斯街友為保持「社交疏離」睡在露天停車場!

難民

德國境內的難民出現武漢肺炎確診案例,加深了安置困難程度,難民潮湧入的希臘第一站萊斯沃斯島(Lesbos),日前已有居民確診武漢肺炎,極右派反移民人士因此大打恐懼牌,將難民描述成「把病毒帶進國門的人」,可能引發德國反移民情緒進一步高漲,這也讓難民尋求庇護之路變得更加困難。

敘利亞難民。歐盟因防疫關閉外部邊界,難民營內的防疫狀況也成關注點。(AP)
敘利亞難民。歐盟因防疫關閉外部邊界,難民營內的防疫狀況也成關注點。(AP)

【全文報導:全球陸續封鎖邊境 難民庇護之路苦上加苦

賤民

數百年來,處於印度種姓制度最低層的賤民階層被迫從事清潔、拾糞、拾荒工作,這讓他們面臨較高的感染風險,而且疫情讓他們很難得到醫療及食物,甚至遭到進一步的歧視或陷入更貧窮的境地,導致印度社會變得更不平等。

印度原住民亞納迪族(Yanadi)波拉瑪(Polamma)住在東南部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維傑亞瓦達市(Vijayawada)山頂的貧民窟,她育有4個孩子,目前懷孕9個月,但她所在區域的亞納迪家庭被禁止下山,甚至被禁止購買食物及藥品等民生必需品。她走下250個台階下山,想到1公里外的雜貨店購物,但剛下山就被「宰制種姓」(dominant caste)的社群領袖阻止,她只能空手而回。

由於種姓制度,清掃廁所是賤民階級的工作,加上部分地區水資源有限,因此多數人仍選擇去戶外大小便(AP)
由於種姓制度,清掃廁所是賤民階級的工作,這也讓他們面臨較高的感染風險(AP)

【全文報導:人們說我就是新冠病毒!」沒有足夠防護裝備、不得購買食物與藥物…疫情讓印度賤民階級悲慘處境雪上加霜

戰區民眾

內戰經年的葉門衛生體系脆弱,篩檢能量極度不足,根本無力檢測或控制疫情。胡塞組織正極力掩蓋葉門北方3個省及首都沙那疫情越來越嚴重的事實,他們監視與恐嚇醫生、記者、病患家屬,不准他們說出實情,以保護經濟與部隊。世界衛生組織指出,葉門半數人口可能染疫,可能有超過4萬人喪生。

葉門亞丁,一名男性病患在醫院接受治療(美聯社)
葉門亞丁,一名男性病患在醫院接受治療(美聯社)

【全文報導:內戰未歇,瘟疫又起!世衛:葉門半數人口恐遭感染,數萬人可能喪命

少數民族

羅姆人(Roma)是據說源自印度的古老少數民族,另一個廣為人知的誤稱是吉普賽人(Gypsy)。羅姆人數百年來被排拒在城鎮之外、過著神秘但困苦的底層生活。

3月9日以來,義大利迫於武漢肺炎疫情而封鎖全境,平時工作只夠溫飽的羅姆人社群也陷入生計困難。多重因素交織下,羅姆人和居住在克難環境的難民一樣,受到疫情衝擊的力道遠高於城市居民。他們往往數代同堂,人口密度高,只有最基本的衛浴設備,甚至連自來水都沒有。

歐洲最大少數民族羅姆人,習於成群住在拖車屋營區,(圖/European Rome Rights Center)
歐洲最大少數民族羅姆人,習於成群住在拖車屋營區,(圖/European Rome Rights Center)

【全文報導:社區遭「歧視性封鎖」、靠市集維生卻無法出門 歐洲羅姆人受多重衝擊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