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天徒步2000公里,走到雙腳腫脹、渾身佈滿傷口!印度民工為了回家,靠雙腳穿越半個國家

2020-05-31 17:11

? 人氣

新冠肺炎危機中,印度展開全境封鎖,許多勞工只能靠雙腳長途跋涉返鄉。(AP)

新冠肺炎危機中,印度展開全境封鎖,許多勞工只能靠雙腳長途跋涉返鄉。(AP)

因為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印度在3月24日宣布全境封城後,絕大部分商業活動、鐵路、交通全部停擺。一夜之間,各大城市裡至少1億名來自農村的民工頓失生計,沒有積蓄也無法坐火車回家。他們別無選擇,只好踏上徒步之旅,靠雙腳走回遠在上千、數千公里外的家鄉。

26歲的印度工人邱漢(Rajesh Chouhan),在5月12日決定走路回家,家鄉距離他工作的邦加羅爾至少2000公里之遙。他打著算盤,原本想靠搭便車度過大部分旅程,但因為警察嚴格執行交通盤檢,司機都會索取高額的「偷渡費」,讓他只好作罷。邱漢與同伴就在印度豔陽下,一邊躲避警方檢查哨,一邊靠茶或餅乾等零食充飢,跋涉2000公里,走到雙腳腫脹,渾身佈滿傷口。

印度民工邱漢(Rajesh Choouhan)與10位同伴在10天之內徒步2千公里返鄉之旅。(資料來源:CNN;製圖:風傳媒)
印度民工邱漢(Rajesh Choouhan)與10位同伴在10天之內徒步2千公里返鄉之旅。(資料來源:CNN;製圖:風傳媒)

「我想我此生忘不了這趟旅行,」邱漢說:「這段記憶充滿了焦慮和傷心。」

「這段記憶充滿了焦慮和傷心」

邱漢來自北方邦的崔卜文納賈(Tribhuvan Nagar),接近印度與尼泊爾邊界,在那裏,他的日薪只有約250盧比(新台幣100元)。2019年12月,他決定搬到科技重鎮邦加羅爾工作,在這座人口多達840萬的大城市裡當一名建築工人,他的收入可以增加一倍。他和同樣外出打拚的兄弟每月匯給家裡1萬4000盧比(新台幣5500元),足以養活一家11口,包含他自己的2個孩子、年邁父母等等。

邱漢與另外10位同伴決定走路返鄉時,印度已經實施封鎖好幾個星期,鐵路雖在5月3日恢復部分運行,但需要繁複的申請手續才能搭乘,而且民工最常搭乘的最低等車廂,票價還從300盧比漲到1200盧比。CNN報導,準備返鄉的民工被要求向警局報備「旅遊計劃」,光是5月5日當天,就有21萬人登記欲離開邦加羅爾所在的卡納塔卡邦(Karnataka),臥鋪車廂一票難求,維持秩序的警察不時用警棍痛打買不到票而推擠的群眾,邱漢批評:「我們被打了很多次,我們是窮人,但不代表不會痛。」

苦等在車站5天仍買不到車票之後,邱漢一行人決定走路回家,僅帶著一點點衣服、毛巾、水和幾百盧比,就趁著警察換哨時上路。不過他們不敢告訴家人,就怕家人擔心。

新冠肺炎危機中,印度展開全境封鎖,連火車都停駛,許多勞工只能靠雙腳長途跋涉返鄉。(AP)
新冠肺炎危機中,印度展開全境封鎖,連火車都停駛,許多勞工只能靠雙腳長途跋涉返鄉。(AP)

攝氏40度的高溫天氣,每小時走8公里

他們沿著鐵路行走、避開人潮,因為只有9部智慧型手機,為了節省手機電力,一次只開啟一部手機查看Google地圖的方向。前兩天,一行人走了整整46個小時,才終於通過五個邦的第一個邦。在高溫達攝氏40度的天氣下,邱漢每小時可以走上8公里,約2小時停下來休息一次。他說:「真的很想休息或小睡,但我們發現每次坐下後就更難爬起來。」

一路上,邱漢遇見很多跟他們一樣的民工,試著走回奧里薩邦(Odisha)、恰蒂斯加爾邦(Chhattisgarh)、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與比哈爾邦(Bihar)等地,都是印度跨邦民工的主要來源地。平常限制著印度人民的種姓制度,在漫長的徒步旅行中也變得沒有意義,同行旅人有的屬於較高種姓的婆羅門(Brahmin),也有四大種姓之外、地位最低的恰馬爾(Chamars,俗稱賤民),但他們毫不在意這些而互相扶持,肚子餓的時候共同出資買餅乾,有人鞋子壞了也集資買雙新的,患難情誼動人。

無奈的徒步之旅中,也有很多人沒有成功回到家。印度媒體5月初報導,16名徒步返鄉的民工以為火車完全停駛,半夜就臥倒在鐵軌上休息,結果被貨運火車列車輾過,無一倖免。也有不少人因為過勞、脫水或飢餓而死,有時警方會救起疲累的民工,但也只會將他們送回原先工作的大城市。

走到第四天,邱漢終於抵達中部城市卡努爾(Kurnool),他們必須在這裡橫越一條大河,警方檢查哨卻封住了必經的大橋,一旁的貨車司機又向他們獅子大開口,要求每人2500盧比的偷渡費,以免被警察抓住。不得已之下,他們下到河床準備涉水而過。邱漢說:「男人、女人、小孩跟老人都走了過去,他們都行,我們為什麼不行。」

剛入夏的河水只有1公尺深,一行人把行李、包袱高舉在頭上溯溪而過,身高最高的男子還把10幾歲的姪女背在肩上渡河。邱漢表示:「我們真的很怕被沖走,只能告訴自己這是唯一的路,那100公尺的距離應該是這趟路最可怕的部分。」

新冠肺炎危機中,印度展開全境封鎖,連火車都停駛,許多勞工只能靠雙腳長途跋涉返鄉。(AP)
新冠肺炎危機中,印度展開全境封鎖,連火車都停駛,許多勞工只能靠雙腳長途跋涉返鄉。(AP)

雙腳腫脹到無法多走一步,渾身佈滿大大小小的傷口

幸運的是,還是有些善心人士伸出援手,一位老伯請邱漢與同伴吃了4天來第一次像樣的晚餐;另有位運送白米的司機看他們可憐,將他們送到最近城市海德拉巴(Hyderabad)外圍;他們甚至遇到慈善組織發放食物,雖然仍在現場遇到警方刁難。當他們穿過中央邦(Madhya Pradesh),當地茂密的熱帶森林曾經啟發英國作家吉卜林(Rudyard Kipling)寫下《叢林奇譚》(The Jungle Book),這裡的人民似乎也比較熱情,卡車司機、公車司機屢屢對他們伸出援手,甚至還有村民提供他們食物及洗澡的水缸。

離家門愈來愈近時,邱漢一行人反而愈發疲累,一位夥伴某天面朝下倒在地上,全靠友人不停潑水才甦醒。距離目的地只剩3公里時,他們又遇上了警察攔檢,這次他們已經完全沒有逃跑的力氣,乖乖讓警方安排隔離。此時,邱漢已經瘦了整整10公斤,雙腳腫脹到無法多走一步,渾身佈滿大大小小的傷口。

至少數十萬民工在疫情中被迫長途跋涉返鄉,但不少人返鄉後立刻確診染上病毒,光是北方邦就有超過80萬位返鄉民工被隔離起來,其中5萬人接受病毒檢測,1569人確診感染。但卻完全沒有辦法統計病毒如何藉由返鄉潮而擴散。

邱漢指出,當他動身時邦加羅爾還只有186個確診案例。他也對疫情嚴重性一無所知,徒步的民工擠在一起睡覺、搭便車、吃飯,根本無所謂「社交距離」。他的姪子在路上開始發燒,旁人也說那不可能是新冠病毒,因為他們以為新冠肺炎一定會伴隨咳嗽等症狀。無論如何,旅程中還有比病毒更需要擔心的事,例如疲勞、痠痛與飢渴。印度非營利組織統計,封城期間至少有205位民工死在跋涉返鄉的路上,而且這可能只是登上報章的冰山一角。

「當我們離開邦加羅爾時,已經把命運交給了神,」邱漢說。

終於回到家人懷抱的邱漢說,他回到家才發現,家人因為疫情忍飢挨餓,糖尿病父親積欠了醫藥費鉅款,這代表他未來還是要到外地打工掙錢。邱漢的狀況在崔卜文納賈村並非特例,他的一位同行旅伴回家幾天後,竟在簡陋的家中被蛇咬傷,還沒送到醫院就死了,如影隨形的貧窮讓這群勞工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外出謀生。

「我離開邦加羅爾時,以為再也不會回去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