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源專文:看「對」問題 既有樂趣更有門道

2020-06-05 05:10

? 人氣

本書的企圖,就是告訴讀者「看見問題」和「看對問題」的差異在哪?(圖片擷取自Youtube)

本書的企圖,就是告訴讀者「看見問題」和「看對問題」的差異在哪?(圖片擷取自Youtube)

近年來,受惠於數位時代的發展,人們取得資訊的成本愈來愈低、享有的資訊也愈來愈豐沛。可惜的是,龐大且多元的資訊流,卻未必讓人們能快速看清許多事件的本質,有時反而得繞上一大圈遠路,才找到接觸它、理解它、解決它的正確途徑。這種情形,也觸發了我在經濟預測、總體經濟學、銀行實務等本職領域的研究工作以外,另擇時間撰寫本書的念頭。

有別於前幾本書,以全球或台灣總體經濟情勢或事件為主題,這回我嘗試以偏故事性與案例的筆法,深入淺出地探究許多你以為你知道,但其實沒弄懂的事。

就拿經濟預測來說,很多人聽到預測二字,腦中可能會浮現許多複雜的數理模型。確實,數理模型是做預測的重要工具之一,英國央行(Bank of England,BOE)更有一個近800條方程式,被視為趨近「完美」的總體經濟計量模型。但經濟預測是不是只能靠數理模型才做得出來?它有沒有更容易被發覺、更親民的方式?其實是有的。

有些還無法被量化,且發生在你我週遭看似不起眼的小事,或許正在默默傳遞出景氣即將轉變的訊息。像是你可能聽過紅酒銷量持續上揚,可視為景氣回暖前兆;各大飯店下午茶餐廳爆滿且連菜藍族皆爭相投入股市,可當做股市有過熱之虞的訊號。

中國股市場整體市場風險偏好,已回升至2月底3月初海外疫情爆發前的水準。(AP)
有些還無法被量化,且發生在你我週遭看似不起眼的小事,或許正在默默傳遞出景氣即將轉變的訊息。(AP)

還有沒有其他的案例呢?《訊號》(Signals)作者瑪姆葛倫(Pippa Malmgren)指出,2009年6月國際知名的《時尚》(Vogue)雜誌破天荒地以超級名模裸身姿態作為封面,即是釋放出服飾產業頓失發展方向的訊號。

按理來說,《時尚》是時裝風潮帶動者、品牌業者與設計師們亟欲獻上自家產品的平台,更是名媛貴婦追逐時尚的採購指南。這回卻讓封面女郎一絲不掛,著實詭異。這一切或可從2007年前後,豔麗花俏、用色大膽的幾何印花風格服飾,席捲英國街道談起。

雜誌封面藏了重大訊息?

當時,各服飾店櫥窗內必有這種以義大利Pucci品牌為首的亮麗產品,許多女性無論合宜與否,皆追逐這種原本為嬌小體型女性所設計的服裝。就時尚與美感而言,這種「流行」已達荒謬程度。但服裝設計師卻難以逃離這個趨勢,僅能不斷跟風地設計出「更新、更與眾不同」的Pucci風格服飾。

為什麼呢?主要原因有三:一是中國與孟加拉等新興市場提供大量且低廉的製造產能,使服飾生產者與過度依靠信貸便利環境的消費者均能獲得「物超所值」的效益;二是設計師們以推出「新穎設計」吸睛為己任,形成莫名的Pucci設計競賽;三是服飾企業積極擴大規模的產業樂觀氛圍凌駕一切,便任由生產「更多」的現象蔓延。這種種明顯過度生產、過度消費的現象,一步步吹出時尚泡沫。直到金融海嘯爆發,強迫眾人從泡沫中醒來。

澳大利亞時尚雜誌frankie(圖/澎湃新聞提供)
時尚雜誌的設計可能隱藏某種意涵。圖為時尚雜誌示意圖。(澎湃新聞提供)

照這樣推論下來,《時尚》以超級名模裸身作為封面,只怕不是要刻意展現「別出心裁」的設計意圖,反倒可能是編輯群在飽受金融泡沫榮景沖刷後,從潛意識透露出的茫然與不確定,也代表服飾產業從設計、製造到零售等整體商業模式,到了必須重新思考與改變的關鍵時刻。

由此可知,不只嚴謹的經濟計量模型可預測景氣變化,在人類社會無處不藏有景氣訊號下,許多你我都可以發現的小事,亦可能透露出景氣轉變的重大訊號。也難怪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坦言,世間百態無法全然以數學法則解釋,因為「並非每一個有意義的東西,都可經由計算理解」(Not everything that counts can be counted.)。

預測解讀者是重要關鍵

或許有人會說,即使週遭可能藏著若干景氣轉變的訊息,但在忙碌的工作與生活中,實在沒有察覺它們的力氣,能不能乾脆聽從專家預測算了?尊重專業當然是好事,也很省事,但你可能會發現,「專家」百百款,有些專家時而神準、時而失算,有些則是常常看走眼。

問題出在哪裡呢?我們不妨從世界上最早的預測競賽來看看。

西元前550年某日,利底亞(Lydia)王國末代君王克羅伊斯(Croesus)找了7間神廟來預測他當日做了什麼事。結果,只有德爾菲(Delphi)神廟祭司皮提亞(Pythia)答對國王當天在烤羊肉及燉烏龜。

克羅伊斯當然不是閒來無事要來驗證神廟預測能力的好壞,而是希望藉由這樣的競賽,找出哪間神廟具有較好的預測能力。德爾菲神廟在這場預測競賽勝出後,克羅伊斯要求皮提亞預測利底亞是否應該攻打波斯。請示神諭後的皮提亞,是這麼回答的:「如果利底亞出兵波斯,一個偉大的帝國將會被摧毀。」

克羅伊斯聽完神諭後便信心滿滿地進攻,卻遭逢大敗,最後更在西元前546年被波斯滅國。是神諭出錯了嗎?

神廟遺址聖母堂(曾廣儀攝)
神廟時常有許多預測競賽。(資料照,曾廣儀攝)

事實上,戰爭過後的確有一個偉大的帝國被摧毀,但皮提亞並沒有點名是哪個國家,克羅伊斯便先入為主的認為被摧毀必是波斯,而非自身,遂大膽地挑起了戰事。從利底亞亡國的經驗可知,預測失準不見得是預測本身的問題,還與預測解讀者有莫大的關係。

如何正確解讀預測,並據以形成決策,遠比預測準確與否更重要。尤其是當前經濟社會相當複雜,即使能做出看似無懈可擊的預測,也必須時時刻刻揣想是否有其他的可能性。

誠如賓州大學管理與心理學教授泰羅克(Philip Tetlock)指出,檢視1984~2004年間的政治預測後發現,絕大多數的專家預測都失準,只有一小部分的預測者,不以單一因素做為判斷依據,抱持開放的心胸採納多重資訊來源,才使其預測結果較經得起考驗。

再者,愈經得起考驗的預測,往往都不執著於早前既定的結論,而是會隨著外部環境的演進適時調整預測。就像美國獵殺賓拉登行動的指揮官、時任中央情報局(CIA)局長的潘內塔(Leon Panetta)受訪時所言,當年執行任務時,CIA情報員經過層層情報分析鎖定賓拉登(Osama bin Laden)躲在巴基斯坦的阿伯塔巴德(Abbottabad),並研判出藏身於某院落的機率從最低的30~40%,至最高的90%及逾90%以上皆有,類如電影《00:30凌晨密令》(Zero Dark Thirty)的演繹。在如此分歧的預測結果下,若非潘內塔能讓不同資訊的優劣互補,做出準確決斷,狙擊任務必無法成功。

畢竟,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事情,預測也是一樣。若想提高預測在決策中的功效,預測者必須廣泛地分析各種可取得的資訊,且不固執地認為自己的預測結果必然神準,而願意隨著外在環境變化,調整預測的結果;對預測使用者而言,除了尊重預測者獨立判斷的空間外,還必須建構足以站在對立面挑戰預測的機制,進行各種腦力激盪、截長補短,才能檢視預測是否有破綻,並讓預測真正發揮它應有的使命。

你「看對」問題了嗎?

透過前述雜誌封面、利底亞遭滅國及獵殺賓拉登行動的故事,相信你對預測必然有了不同於早前的認識。其他關於預測準不準、專家可不可信的故事,都在本書「卷1  準不準,對不對─經濟與預測的二三事」中有更深入的描述,暫不再多言。

在這裡要再與大家分享一個貫穿本書主題的觀點,那就是「看見問題」和「看對問題」的差異在哪?

二戰期間,美國海軍以某日任務結束後的資料為樣本,發現轟炸德國佔領區後能夠安全返航的戰機有316架。其中,以機身受創最多,有彈孔者達105架,比例為32%,因而歸納出「只要在戰機受損最多之處」以鋼片強化,就能提高返航機率的初步結論。

但這個結論雖有客觀數據支撐,卻令海軍頗為納悶。因為,一般人按常理都可知道戰機最怕受損的地方是引擎,而非機身。於是,海軍向美國統計學家沃德(Abraham Wald)求教,以釐清這項客觀數據為什麼和常理存有落差。

沃德指出,由於引擎被擊中的戰機絕大多數未能返航,海軍自然無法收集到資料,便只能「看見」機身彈孔,卻沒有「看對」問題。而且,與其關注安全返航的戰機,有多少架是機身受損的機率,不如倒過來瞭解在機身或引擎受損的情況下,有多少戰機無法安全返航的機率,才能找出真正的致命傷,予以補強。

為此,沃德像個解剖學家般,既分析敵機可能攻擊的角度,也與維修工程師進行實地訪談、檢視受損的殘留物、要求實地模擬射擊等,以便更精準推算戰機受攻擊的情況,藉此建構出一個可填補遺失數據的架構(被擊中且未返航者),並估算戰機引擎(或機身)受損,卻能安全返航等各種條件機率(conditional probability)。

事後證實,沃德提出的條件機率模式,避免了美國海軍將經費花在「不存在的危險」上(即機身),而是著重在強化引擎的保護,以提高戰機被擊中,卻能安全返航的機率。沃德也因為替美軍打造出一套「生存能力推薦系統」(survivability recommendations system),而獲頒二戰獎章。

從這個案例可明白,即使看見問題攤在眼前,甚至有客觀數據在手,也很容易錯看問題的真正關鍵,無法對症下藥。更遑論「看見」問題往往比「看對」問題來得簡單,使組織或個人常常將精力投入那些被看見的問題上,最後卻僅能得到事倍功半,甚至徒勞無功的結果。因此,本書的「卷2  想清楚,弄明白─藏在你我週遭的難題」及「卷3  小故事,大收獲─簡單卻不易懂的老道理」,就是要帶著大家體會「看對」問題的樂趣。

《窺見:你以為你知道,其實沒弄懂的事!》立體書封。(台灣金融研訓院)
《窺見:你以為你知道,其實沒弄懂的事!》立體書封。(台灣金融研訓院)

*作者為美國杜克(Duke)大學經濟學博士、國立清華大學科技管理學院榮譽教授,現任元大寶華綜合經濟研究院董事長暨院長。本文選自作者新著《窺見-你以為你知道,其實沒弄懂的事!》 自序。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